返回

周下载

将夜 《将夜》

一段可歌可泣可笑可爱的草根崛起史。 一个物质要求宁滥勿缺的开朗少年行。 书院后山里永恒回荡着他疑惑的声音: 宁可永劫受沉沦,不从诸圣求解脱? …… …… 这是一个“别人家孩子”撕掉臂上杠章后穿越前尘的故事。

战神医婿 《战神医婿》

    所有人都以为楚天是个抛妻弃子的废物女婿,却不知他乃是炎国万军之帅,不仅医术超凡,武力值更是恐怖的爆表,在他王者归来后,却发现妻儿被辱,一怒之下,伏尸万里!

蝉翼剑 全集 《蝉翼剑 全集》

深秋,寒风细雨,天空好似蒙上一层灰色,见不到丝毫阳光,令人无比压抑。 长达十日的绵绵秋雨,道路泥泞难行,昔日川流不息,由潼关直通古都长安的官道半日过去,却未见一车一马。黄昏时分,终于自潼关方向远远驰来一骑,马上之人国字脸,浓眉大耳,年二十几,一身正气,当是英伟不凡的豪杰之士。他轻装简从,背负一个长条形包袱,在秋风细雨中,疾马狂奔。 刚刚爬上一个小山坡,青年骑士胯下骏骑突然悲嘶一声,四蹄一软,口吐白沫,再也不起。骑士处变不惊,应变甚是神速,足尖一点马鞍,飞掠而起,落在地上,一身白衣已然溅了不少泥浆。 骑士厉声喝道:「无名鼠辈,不用躲躲藏藏,出来吧。」秋风将冰凉的雨水刮在他头上,顺着下颚落下,却未令他坚毅的面容有丝毫色变。 八道人影电射而出,个个黑衣蒙面,手持利刃,将骑士团团围住。 骑士双掌一错,凛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意欲何为?」 其中一名显是首领的黑衣蒙面人嘿嘿笑道:「少总镖头明知故问,只要把东西留下来就行了。」 骑士嘲讽道:「东西?一群不是东西的东西在大白天藏天露尾,不怕江湖人耻笑么?」 那黑衣蒙面人仰首哈哈一阵大笑:「少总镖头说这些话,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活得不耐烦的怕是阁下吧。」骑士冷哼一声,右手马鞭一挥,扬起一片浑水,向一竿黑衣蒙面人泼去。 那些黑衣蒙面人显是早料到他有此一着,略一闪避,各展绝技,一起向骑士身上招呼。 骑士以一敌八,片刻间已与敌人交手十余招,雨势更疾 ==== 还是佟青先发话道:「大家都是师兄弟,利息就不必了,你要借多少?」 「一百五十两。」杨飞大是感激的瞧了佟青一眼道:「我要办一件很要紧之事,本来需要二百两,现在我自己已有五十两,还差一百五十两。」 佟青犹豫一下道:「飞扬,看在你的面上,我借给你,不过我是有家室的人,不能借得太多,这样吧,我借你十两,这里这么多人,想必也凑得齐吧。」言罢,便将一锭元宝放在他面前。 佟青这么一说,其他的师兄也不好意思不借,一人十两,刚好凑足一百两,在场之人却已无人没借了,原来有些师兄见势头不对,径自偷偷溜回房去。 虽然还差五十两,杨飞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找来笔墨写好十张借据,将银子用包袱包好抱在怀中,心头却是一阵茫然。 这最后五十两欲往何处去寻,想了半天还是只能去找付峻想想办法。 请继续期待蝉翼剑第二集

攻击高度4000米 《攻击高度4000米》

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闷热的一天即将过去。在德国西里西亚州新瓦尔特城旁,古树的枝头仍沐浴着夕阳的余辉,而树下已是暮色低垂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傍晚恬静的到来,城下是一片繁忙。传令的摩托车发着嘟嘟的响声沿着土道开来,逐级传达着空军的命令。一辆挡泥板上标有侦察中队标志的小型装甲侦察车又疾驰而去,土路上扬起滚滚沙尘。 沙尘遮盖了眼前的一切,给这里的景象增加了一种严重脱离现实的感觉。沙尘吸掉了噪音,沙尘使人们的喉咙发干,喘不过气来。 然而,你意识到明天将要发生的事了吗?明天就要爆发战争啦! 十八点三十分,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从波茨坦附近的韦尔德尔狩猎公园发来一封密电。这里驻的是东部两个航空队所属的师、团,几天来他们一直焦急地等待着这道命令。如今,命令终于发来了。命令中写道:“八月二十六日四点三十分,实施‘厄斯特马克’(当时的德国东部边境地区)飞行”。这封密电的暗语意味着“用武力解决波兰问题”。 新瓦尔特城位于德国西里西亚州政府所在地罗森贝格东部不远的地方,它前面有一条公路,通往离这里十公里的边境城镇格卢施纳。“特命空军指挥官”沃尔夫拉姆·弗赖赫尔·冯·里希特霍芬少将的前线司令部就设在新瓦尔特城。 这位活跃的将军最不喜欢呆在远离前线的后方,他说:“我们的‘电话线’必须和进攻的步兵先头部队联络上”。 他所说的电话线指的是通信机构。如果发挥不了通信机构的作用,任何一个指挥官都无法调动军队。德国空军在西班牙的最大教训之一,就是没有组织好通信工作。 里希特霍芬是西班牙内战后期“秃鹰军团”军团长,现在他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几乎全是他在西班牙时期的老相识。这使他处于一种特殊地位。在为对波兰作战而组建的空军指挥部中,只有他一个人具有新鲜的实战经验,特别是从空中有效地、决定性地支援进攻中的地面部队的经验。 现在,里希特霍芬恰好担当这项任务。他的部队(俯冲轰炸机四个大队,强击机和驱逐机各一个大队)要帮助从西里西亚出击的第十集团军在波兰国境要塞群中打开一个突破口,尔后支援该集团军的坦克部队直捣华沙。 里希特霍芬把他的司令部设在紧靠前沿的地方。甚至夜间刚打过仗的地方,第二天一早地就想把司令部搬到那里。因此,他要求通信机构必须充分发挥作用。可是眼下,能否做到这一点,将军是很不放心的。因为自从通信线路的维护勤务交由空军管辖以来,至今谁也不清楚管理的情况究竟如何? “要留心,赛德曼!”里希特霍芬对首席作战参谋说,“明天早上的事即使有变化,怕也来不及通报了。”当时差几分钟到晚八点。谁知,他的这种疑虑竟很快变成了现实,这倒是里希特霍芬所没有料到的。 在通往格卢施纳的国境公路上,站着第十集团军司令冯·赖歇瑙炮兵上将和传令官维特斯海姆少校。一支机械化部队从他俩身旁经过,在向东调动,该部队是从三十分钟以前开始从这里通过的。 新瓦尔特城位于第十六军集结地的正中,赫普纳中将率领的这个军,是第十集团军的先头部队。他所指挥的第一、四两个装甲师,将于明天清晨四点三十分,在这里突破数公里长的一段国境线。尔后趁敌惊慌混乱之际,果断地猛插敌人纵深。部署在该城南部的部队,将从卢布利尼茨的小碉堡群插过去,北部的部队要插过维卢尼前面的要塞群。南部的部队在通过琴斯托霍瓦工业区以后,要径直向腊多姆斯科附近的瓦尔塔河渡口挺进。 这就是里希特霍芬慎重选择司令部位置的理由。此外,他还请求第十集团军司令部也把前线指挥部设在新瓦尔特。第十集团军司令赖歇瑙接受了他的请求,并对此表示感谢。因为新瓦尔特城是一座别致的城堡,它是按城主冯·施图德尼茨家族精选的风格修建的。 实现里希特霍芬的“密切联系”的理论,无需别的条件,只要陆军和空军的指挥官住在一栋房子里,而明天一大早参加进攻的坦克部队的将军和为坦克部队开路的俯冲轰炸机部队的将军住的房间紧挨着就行了。 赖歇瑙和里希特霍芬并肩站在门口,此刻是二十点刚过。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长的车队从他俩身旁隆隆驶过。就在这时,汉斯·赛德曼突然出现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说:“报告阁下,明天不进行‘厄斯特马克飞行’了。” 里希特霍芬目瞪口呆,直楞楞地盯着这位首席作战参谋。 赛德曼接着说:“这个命令是第二航空师转来的。总统命令撤消预定八月二十六日开战的命令,继续按原计划集结待命。” 里希特霍芬喘着粗气说:“糟糕!赛德曼,你无论如何要设法把停止进攻的命令发出去。不妨两遍、三遍。有线、无线通信和传令兵同时使用。叫部队接到命令后立即答复。明天早上不能有一个人开火,一架飞机也不能起飞,否则,他要承担开战的责任!” 里希特霍芬对赖歇瑙说明了一下情况就急忙走开了。在无线电通信车和在城堡旁通信部队的帐篷里,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命令被编成密码,报务员在焦急地联络,书面命令由传令兵火急送往各部队。 里希特霍芬所属的各部队在当天下午进入各自的出去基地,有的部队没有发回任何报告,也不知道它们的确切位置。各基地彼此都离得很远,而且都在远离前线的后方。

迷欲侠女 《迷欲侠女》

各位好久不见。 这是写‘散花天女’当中为了放松心情而写的另篇,算打枪文而不是小说,有闲请进来看看。 1 “贼子休走!”女子银铃似的呼声响起,显是愈追愈近,前面奔逃的两人吓的背心生汗,说不出的畏惧。两人虽都是风月高手,但手上的技艺却远远不如床上威风,身后追杀而来的侠女又是个个剑艺高明,方才在外面一碰面两人便知不是对手,连打都不敢打便落荒而逃,没想到身后的侠女们却怎么也不肯放过,两人心知身犯淫戒,对江湖侠女而言绝无松手的可能,不由逃的更快了。 只没想到那几个侠女们虽是一时追不上自己,却也跟着不肯放,连遇林莫入的规矩都忘的干干净净;若非两人心知双方武功差距太大,便是二对一也力有不逮,更何况是二对四!根本就连陷阱都不敢设,只专心奔逃,若换了心智诡点的或武功高点的,那里能任得侠女逞威? 奔入了林子又奔出了林子,两人脚下一软,滚到了林外河边,却是再跑不动了,索性停了下来,抱着溪边大石喘息着,狠目瞪着身后追来的侠女们,也不知这样狠瞪,能不能吓退她们? “怎么?不逃了吗?”追出了林子,见河水流过,此处已是山外,奔在最前的两个女子不由面面相觑,非但没有进逼,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满面狐疑难解;她们才一停,后面的两个女子也追了出来,见到此处景象,也不由怔了怔,其中一女美目微凝,缓缓走近问了出来。 “不…不逃了…反正也打不过,给我们兄弟个痛快吧!”心知已是无幸,躺卧在地的两人索性再不动弹,那胖子低低地叫了出声,“求求你们小声一点,此处虽是山外,但若是…若是弄醒了里头那魔王,麻烦可大的紧…” 听两人这么一说,四个女子互望一眼,眼色中竟带了一丝惊疑,方才出口相问的那女子迟疑了一会,这才开了口,“朱朋、苟酉,你们跟那射日邪君…没有关系吗?” “再怎么样也不会跟他有关系!”似是听到了射日邪君的名头就觉得晦气,那胖子啐了一口,这才细心打量面前四个女子,只见四女都是一身白衫,打理的无比清洁,连丝杂色也无,身上连点簪饰也没有,一女如此还可说是洁癖或怪癖,可四女一模一样,简直…就好像守孝一般。 尤其四女面目颇为肖似,一看便知若非姐妹也是亲属,方才追在前面的两女个头娇小,面上稚气未褪,神色颇有以后面二女马首是瞻的味道,显然该只是小妹子;而出口相问的那女子面带犹疑,时不时向身边那女子望去,似询似求,年纪虽较长看来也不是主事之人,反倒是那一面冰霜的女子虽是一语不发,神情却沉静端然,一望便知多半是四人的大姐。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大航海时代】【加勒比海盗】【欧陆战争】这是风帆战列舰最后的辉煌时代……欧洲大陆酝酿着风暴,加勒比海骷髅旗飘扬。拿破仑心怀着憧憬,告别了残破的西西里农庄;纳尔逊当上舰长,修长的战船起锚出港。还有那些神秘的传说在世界的角落里流传着,发酵着。不老泉、炼金术、占卜、巫师,以及那些流传在血脉里,几百年也不曾稀释过的神秘力量……海上恶龙的子孙又一次挂起了私掠许可证。洛林迎着风高喊:“瓦尔基里,扬帆,起航!”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彻底打破辅助系的神话!第二武魂:冰蔷薇之剑!攻击力碾压昊天锤,成就大陆最强器武魂!在素云涛震惊的目光下,许笙无奈的望着自己身上九个猩红的魂环,“那啥,其实我只是想平平淡淡过一生,不过你瞧我身上这九个红圈圈好看么?”

逍遥小散仙 《逍遥小散仙》

玄玄子冷笑道:「你暗地里干的那些勾当,能瞒天哄地,可惜却骗不过我,乖乖跟我回去见真君便罢,如若不然……」紫衫少年截住暴吼:「你为玄狐,本就天地忌弃,神佛欲诛,还敢来多管闲事!本尊降世的时辰即到,你再阻拦,就 不怕天诛地灭万劫不覆么!」他闷哼一声,身子晃动,皮肤爆开道道血口。玄玄子淡淡道:「便是神形俱灭,我亦管定了此事!」紫衫少年蓦感抵挡不住,怕是即将兵解,陡然豁了出去,目中凶光毕现,十指或勾或捏,两手各结了一个极其怪异 的法印,原本风和日丽的千翠山突然阴暗了下来,如血的赤光冲天而起,景象无比诡异骇人。「果然修炼了这亏天损地的恶法!」玄玄子伫立如松,衫带随着狂风不住飘舞,面上一副天地崩于前亦不为所动的傲然之色。道:「好好,的确好!果然是仙家之珍,吃了之后,整 个人都清爽哩,可惜太少啦,不够喉!不够喉!」 绮姬白了他一眼,道:「还嫌少?你道是在吃炒豆子么!这百十粒呀,不知 小玄得花多少心血才能做成呢。」的旋风变回了浓浓的血浆,满天落下,正要着地,忽又凌空缓缓旋转起 来,这次却汇聚成了一股红色洪流,似在某种力量的指引下倏地飞向空中。 破空将军大惊,急忙振翅避开,但后边的那队骨翼骷髅却未能幸免,有,心中登时一喜:「妙啊,这魔头触发了飞萝师叔 恢复的残阵哩,活该活该!」 骷髅老祖毫无惧色,轻哼道:「小小破阵,岂能奈何得了魔家!」将面具收 入襟内,倏地拔地纵起,疾如鬼魅袭向众石怪,只见他东一的荒诞,情意盈溢,悄吐香舌,偷偷轻舔爱郎胸膛。 小玄终于到达阴影之前,果见是个巨大巢儿,其上异彩缤纷,炫丽耀目,当 下提气高纵,跃入巢内,刹那两人俱沐彩虹之中,如置梦幻。 「怎会这样?」小明天一定找家大大的酒楼,好好贿赂姐姐。」 摘霞这回并没挣开,道:「我才不去,虚情假意的谁稀罕!」 小玄急道:「绝对是真心诚意的呀,姐姐怎就不信?」 摘霞这才道:「大师姐分了好多符要我

《小狗钱钱》 《《小狗钱钱》》

一般人都希望自己变得富有一些,只是我们中的一些人的这一愿望更为强烈;而有些人却假装自己只想在生活的某些领域里变得富有。事实上,大多数人的最终愿望都是让自己更加幸福、更加成功,也想拥有更多的钱。 这种愿望是无可非议的,因为富裕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假如我们有充足的钱,我们就能生活得更有尊严,也能更好地为自己和他人服务。认为我们必须忍受拮据的生活——或甚至认为这才是高尚的生活——这一想法是人类犯下的最重大的错误之一。

天地至尊之异界逍遥 《天地至尊之异界逍遥》

一个古武世家的懒惰的天才一不小心被劈到了异世,本来不想惹祸,可麻烦却不断惹他,于是,一句我生气了,曼舞大陆顿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于是乎,先是被抢劫(他抢劫劫匪),被绑票(自愿的),被奴役(名义上的奴隶,实际上的主子)……… 同时又要少杀人(所以一般用投毒的办法,是毒杀人又不是我杀人)…… 不过还好,不管发生什么,有一个女孩,一直在他身边。 华夏的古武,会在异界翻起怎样的巨浪? 身为大陆“救世主”的他能够打败这个大陆所谓的‘神’吗? 在探询飘渺天道的道路上,这些是不是真的是"命中注定"? 仙,是不是也恋红尘? 逍遥随性的生活才惬意,可是谁敢说自己过的逍遥? 当魔法、斗气与古武相碰撞,又会出现怎样的火花? 当一切浮尘落下,繁华之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寂寞…… 这是暗影修罗为暗恋的人写的小说,主角的名字就由他的演变而来,大家可以猜猜,对了,没有同音哦,不过是加减换了一个部首喔!! 比如嵩就是在原字上加了一个部首,而羽则在原字上减了一个部首,而麒,则可以与原字构成一个瑞兽的名字。

王安石的诗全集 《王安石的诗全集》

四山??映赤日,田背坼如龟兆出。湖阴先生坐草室,看踏沟车望秋实。雷蟠电掣云滔滔,夜半载雨输亭皋。旱禾秀发埋牛尻,豆死更苏肥荚毛。倒持龙骨挂屋敖,买酒浇客追前劳。三年五谷贱如水,今见西成复如此。元丰圣人与天通,千秋万岁与此同。先生在野故不穷,击壤至老歌元丰。 【后元丰行】 歌元丰,十日五日一雨风。麦行千里不见土,连山没云皆种黍。水秧绵绵复多?余,龙骨长干挂梁?。鲥鱼出网蔽洲渚,荻笋肥甘胜牛乳。百钱可得酒斗许,虽非社日长闻鼓。吴儿蹋歌女起舞,但道快乐无所苦。老翁堑水西南流,杨柳中间?弋小舟。乘兴欹眠过白下,逢人欢笑得无愁。 【夜梦与和甫别如赴北京时和甫作诗觉而有作因寄纯甫】 水菽中岁乐,鼎茵暮年悲。同胞苦零落,会合尚凄其。况乃梦乖阔,伤怀而赋诗。诗言道路寒,乃似北征时。叔兮今安否,季也来何迟。中夜遂不眠,辗转涕流离。老我孤主恩,结草以为期。冀叔善事国,有知无不为。千里永相望,昧昧我思之。幸唯季优游,岁晚相携持。于焉可晤语,水木有茅茨。畹兰伫归憩,绕屋正华滋。 【纯甫出释惠崇画要予作诗】 画史纷纷何足数,惠崇晚出吾最许。旱云六月涨林莽,移我?然堕洲渚。黄芦低摧雪翳土,凫雁静立将俦侣。往时所历今在眼,沙平水澹西江浦。暮气沉舟暗鱼罟,欹眠呕轧如闻橹。颇疑道人三昧力,异域山川能断取。方诸承水调幻药,洒落生绡变寒暑。金坡巨然山数堵,粉墨空多真漫与。大梁崔白亦善画,曾见桃花净初吐。酒酣弄笔起春风,便恐漂零作红雨。莺流探枝婉欲语,蜜蜂掇蕊随翅股。一时二子皆绝艺,裘马穿羸久羁旅。华堂岂惜万黄金,苦道今人不如古。 【徐熙花】 徐熙丹青盖江左,杏枝偃蹇花婀娜。一见真谓值芳时,安知有人?礴?。同朝众史共排?冒,亦欲学之无自可。锦囊深贮几春风,借问此木何时果。 【燕侍郎山水】 往时濯足潇湘浦,独上九疑寻二女。苍梧之野烟漠漠,断垅连冈散平楚。暮年伤心波浪阻,不意画中能更睹。燕公侍书燕王府,王求一笔终不与。奏论谳死误当赦,全活至今何可数。仁人义士埋黄土,只有粉墨归囊楮。 【陶缜菜】 江南种菜漫阡陌,紫芥绿菘何所直。陶生画此共言好,一幅往往黄金百。北山老圃不外慕,但守荒畦?荆棘。陶生养目渠养腹,各以所能为物役。 【己未耿天骘著作自乌江来予逆沈氏妹于白鹭洲遇雪作此诗寄天骘】 (辛酉冬,天骘复来,诵之,遂书于壁,请天骘书所酬于右。) 朔风积夜雪,明发洲渚净。开门望钟山,松石皓相映。故人过我宿,未尽跻攀兴。而我方渺然,长波一归艇。款段庶可策,柴荆当未暝。与子出东冈,墙西扫新径。 【招约之职方并示正甫书记】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唐门外门弟子唐三,因偷学内门绝学为唐门所不容,跳崖明志时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属于武魂的世界——斗罗大陆。 这里没有魔法,没有斗气,没有武术,却有武魂。 唐门创立万年之后的斗罗大陆上,唐门式微。 一代天骄横空出世,新一代史莱克七怪能否重振唐门,谱写一曲绝世唐门之歌? 百万年魂兽,手握日月摘星辰的死灵圣法神,导致唐门衰落的全新魂导器体系。 一切的神奇都将一一展现。 唐门暗器能否重振雄风,唐门能否重现辉煌,一切尽在绝世唐门!绝世,意为无双,唐门是绝世的,是冠绝当时,举世无双的。 【斗罗大陆II,我想,有这几个字就足够了吧。归来吧,唐门的兄弟姐妹】 作者序言 唐门的兄弟姐妹们,回来吧! 我们的唐门在斗罗时期建立,到如今已有4年时间,距斗罗4年之后,写了这部作品《绝世唐门》 绝世,意为无双,我希望我们的唐门是绝世的,是冠绝当时,举世无双的。 这些年,一直有你们的陪伴,很幸福很感动,写书这么多年,收获到最多还是你们的支持 这本《绝世唐门》也是为你们而写,为我们唐门而写! 很多人说斗罗是我的巅峰,如今我续写斗罗,是相信自己的这部倾力之作可以超越巅峰

二号首长全文 《二号首长全文》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 ◆·☆ ─ ☆·◆·─ ☆ ─ ★ ─ ☆ ─·◆·☆ ─ ☆·◆ 第一章 怕不留神咬断自己的舌头 唐小舟接起电话,耳边传来一声暴喝,仿佛一个压抑已久的男人达到高潮时的嗥叫。 赵世伦的声音沙哑尖利,在电话里响起,就像某种锐器刮在铁板上。唐小舟只好将手机往旁边移了移,尽可能离耳朵远一点。即使如此,赵世伦的声音仍然显得很强大,穿透力超强,震得空气颤颤地抖动。他说,你懂不懂什么叫组织纪律性?省委宣传部两年前就下过文,你的脑子被泥糊住了?你他妈的是故意给我惹麻烦,还是一心想出风头? 如果口辨,赵世伦肯定不是唐小舟的对手。在整个江南日报社,唐小舟被称为第一利嘴,别人说话,往往才说第一句,他就能想到人家后面要说的五句甚至十句。而他也会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将人家后面要说的话,全部堵回去。 面对赵世伦,唐小舟很想说,骂人是以嘴巴的尖利掩盖智慧的贫乏,是那些市井小人常干的事。你是老总,怎么能把自己定位在街头泼妇的层次?以粗俗表现智商,以低劣表现风度,以无知表现内涵,你不仅是在替党报党刊丢脸,也是在替整个新闻界丢脸。 唐小舟接到这个电话,是在岳衡市岳衡县雍康酒业公司董事长吴三友的办公室。赵世伦骂了很多粗话,诸如狗肉上不了正席,诸如难怪老婆睡到别人的床上你连屁都没有一个,你整个一个阳痿货,根本就不是个男人。唐小舟却一言未发。毕竟在外人面前,他不会和自己的总编辑对着干,他即使不维护总编辑的形象,也要维护自己作为新闻工作者的形象。 放下电话,唐小舟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吴三友,知道是吴三友向赵世伦告了状,才引来这样的结果。这个吴三友,别看没读过几天书,却手眼通天,在江南省,绝对是个人物。他对徐雅宫说,报社有紧急采访任务,我们要赶回去。 徐雅宫没有说话,立即清理面前的采访本和采访机。唐小舟将采访本往包里一扔,也不和吴三友打招呼,站起来就往外走。 吴三友站起来,主动说,唐主任,吃了午饭再走吧,我已经叫人安排了,在新岳大酒店。唐小舟自然知道是假话,原本想一走了之,转而一想,这家伙太嚣张了,得教训他几句,便站下来,转过身,双手抱着胸前的公事包,盯着吴三友的眼睛,说,吴董事长的饭不好吃呀,我怕不留神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坐上唐小舟的北京吉普,徐雅宫问,为什么不让采访?显然,她已经听到了赵世伦的话。 这是一个很缺情商的问题。唐小舟要去雍康酒业采访纵有一万条理由,赵世伦不准唐小舟采访仅仅只需要一条理由,因为他是总编辑,而唐小舟只是报社的一名普通记者。如果要进行类比的话,这件事,和徐雅宫进入报社工作的性质颇为相近。 徐雅宫是去年才到报社的新人,毕业于雍州师大体育系,学的是游泳,当初招生时的毕业去向,是中学体育教师。不仅如此,徐雅宫有一个致命弱点,用记者部一些同事的说法,徐雅宫老在跨栏,可有一个栏,她怎么也跨不过去,在同一个栏前一再摔倒。

神话之龙族崛起 《神话之龙族崛起》

封神大劫将起,一朝穿越,居然成为了东海龙宫的大太子敖凡,继承东海龙宫,成为新一代东海龙王。正值危难之际,熬凡发现自己竟然开启了系统,能够给万物加点!给弟弟敖丙加一点,百丈龙躯变万丈,进化为祖龙血脉!给手下龟丞相加一点,渺小龟身变玄武身躯,进化为玄武血脉!一时之间,被万族欺辱的龙族,瞬间崛起!“我们是谁?”“上古龙族!”“我们的目标是?”“统领万界,复兴龙族!”“我们该怎么做?”“神挡杀神,遇鬼打鬼

那个我生活了近六年的电影院啊 《那个我生活了近六年的电影院啊》

近来工作太忙,压力特别大。上班间隙也不知道该怎么放松,竟然瞄上了这里,看这些故事的时候,感觉非常紧张,相比之下,工作反而不是那么让我紧张了。不过我一直只看大家写的【经历】,主要是对杜撰的东西不感兴趣,也许有些标为【经历】的故事也是杜撰的,但欣赏【经历】时候的感受还是不同的,更刺激,更过瘾! 从懂事以来,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或者看到过“他们”。但是,家里人多次的与“他们”不期而遇,让我也感到了恐惧和彷徨。 读小学的时候,我家住在 “耦池河”边一个名叫“八一桑场”的小村里。妈妈养蚕打发时间,爸爸在镇上电影院放电影,爸爸每周回去一两次,其它时候都住在镇电影院的前楼。 89年,县城开始造类似现在商品房一样的楼,并有政策下来,说是买一套楼能够解决两个人的“农转非”问题,为了让我和弟弟能够吃上“国家粮”,爸妈打算把积蓄拿出来到县城买套房子。事不凑巧,爸妈踩自行车去县城交钱的时候碰上工作人员有事不在,只好继续踩着自行车回家,准备第二天再去交钱。 那天从县城回家已经比较晚了,从县城到家也有大概二十公里左右,在离家还有几里路的时候,爸爸说口渴了,于是下自行车到公路边的姨妈家喝水。自行车就停在马路边,买房的钱就挂在自行车上,当时爸妈都忘记这码子事情了。等到喝完水才发现钱没了。对于我家,那是很大一笔钱啊。 家里的积蓄都没了!那时候,没少看到我妈偷偷的哭。 到了90年,我该读六年级了。为了让我成绩提高起来,考个好点的初中,爸爸想办法把我弄到了镇中心小学。由于镇中心小学在镇上,而镇上到我家又比较远,所以,我就跟爸爸一起住到了电影院的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