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紫屋魔恋

浪情侠女 《浪情侠女》

斗室之中,一位羽衣道士盘坐蒲团之上,似乎正在想着些什么,发髻虽是梳得整整齐齐,却已是白发多于黑发,脸上却是一丝皱纹也无,鹤发童颜,样貌确是个有道之士。 “师父”一句通报轻声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徒儿清源告进。” “进来吧!” 门启处,一个道士走了进来,在门扉开闭之间带进了月色和几许蝉鸣。 道士恭恭敬敬地对师父行了礼,才端端整整地坐在一旁,虽说看起来较蒲团上的道士年轻些,但发色也已掺和了丝丝白发,已经是个中年人了。

邪云战记 《邪云战记》

《邪云战记》一灯如豆,西园派的掌门人房中,资格最老的西园六剑正在讨论着,与其说讨论,不如说是吵架。 “据我认为,超云才是下一任掌门人的最佳人选,无论以年龄和门内资历来说,他都是最老成的一个。” “二师兄,这样说就不对了,”一边抚弄着长髯,排老三的赤云子发了话∶“再过一个月,下任的掌门就要代表我派参加武林各大门派在太行山的聚会。一旦处理得不好,可能在当场就要和西域的魔教动手,依我想,还是让翔云做吧!在本门武功上,他的努力最深,比起其他人来至少也占一日之雄长。” “问题就在我们不能在这时候和魔教说僵,而如果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以老成的超云去要好得多了。”

擎羊舞风云 《擎羊舞风云》

惨遭灭门之祸的公羊猛,在死亡边缘被人所救,但没想到救他的人竟是个淫贼,而个淫贼还正与人搏杀中,但也是公羊猛运气,与淫贼对战的是一代女侠风姿吟,见敌人尚有一丝良心,在自身难保之时还会出手救人,风姿吟也就放过淫贼杜明岩一马。一个身负血债的孤儿.一个心怀鬼胎的淫贼.一个貌若天仙的侠女,这三个人凑在一起,谱出一串荡人心魄的旖旎江湖艳事…… 山道上头,两条人影一逃一追,时而停下来迅捷无伦地交换了几招;追的人虽说武功较高,打得正逃的那人节节败退,但差距却不会太远,始终擒不下此人。眼见山道愈来愈狭,正追着的女子心下暗叫不妙; 此处的地形相当险峻,绝非适宜动手之处,对方拼命将自己引到此处,难不成还有后计?虽说女子自恃武功高强,一手“飘风剑法”江湖上少有敌手,但此处地势险绝,又兼时已近晚,若是太阳下山,月光之下自己究竟追是不追?心中不由有些踌躇。 又追了片刻,眼见山道已狭窄到仅容一人,难以奔行,那女子心中一紧,暗叫不妙。这山道右方是山壁,左方则是险崖,偏生自己和对手都是右优左劣,若对方转身反攻,自己右手贴近山壁,剑法难以施展;可若将身子半转过来,以右手剑在前准备应敌,轻功便难施展,只要对方发力遁逃,想追上可就难了。杜明岩这淫贼还真会设计!女子心中暗怒,脚下却没有就此放弃。

散花天女 《散花天女》

为了藏宝图,虎门三煞杀上泽天居,欲夺南宫世家,本是十拿九稳的强掳豪夺,却碰上南宫雪仙的师父——妙雪真人助阵,但曾在江湖上令贼人闻之丧胆的妙雪真人,居然在虎门三煞其一锺出的一掌下落败?! 南宫雪仙扶携师父逃离战场,竟碰上一对意想不道的江湖故人,而从他们口中,得知妙雪真人所中竟是邪道武功“十道灭元诀”,消失十多年的邪道武学再现江湖,将兴起什么样的波澜? 第一集 第一章 大败亏输 “叮叮叮!”金铁交击之声连响,两边出手都快,长剑和分水刺不住绞击,声音中一点儿空隙也没有,可见两人出手之速。 大厅之中分成了三对激战,相较之下,外头的战声渐渐消失,正自挥洒长剑,与对面敌人的分水刺激斗的女子观个空处,脚下一踢,一个倒下的椅子飞到另一边战圈之中,这一下围魏救赵的手法极为漂亮,即便连那已占了上风的黑衣人也不得不暂停攻招,一掌将袭来的椅子拨开;被黑衣人逼得几已使不开手脚的少女连声道谢也来不及,连忙深吸一口气,通畅了内息,手中长剑挥出蔽天剑芒,生怕来不及般向那黑衣人洒去,一时之问竟令对手只有招架之能。 虽说及时出手解了妹妹的围,但那女子却没办法帮上更多的忙。眼前之人名为梁敏君,武功在来犯的虎门三煞之中虽说最弱,其江湖声名泰半是靠着两个结拜义兄扶衬,但与自己相较之下,相差却也在伯仲之问;尤其分水刺是短兵刃,梁敏君出手险绝,方才若非自己硬是一剑将她迫开,只怕还没办法出手相助妹妹。 此刻虽解了妹子之危,但梁敏君觎机又钻近身畔,连着几招杀手迫得她不能不应。南宫雪仙虽心悬娘亲那边的战况,可此时此刻仍然无法分心;娘亲的对手交手经验丰富,边战边拖着娘亲远离战圈,此刻已离得远了,眼前又有梁敏君在旁牵制,南宫雪仙便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兼顾。 幸亏她除了南宫世家的家传剑法,还另外拜了一代剑尊妙雪真人为师,兼得两家之长。虽说限于年岁,造诣还不深厚,但长剑飞舞之间,两家剑法循环使出,变幻莫测,梁敏君一时也难占上风,几下兔起鹊落的交手,渐渐又给南宫雪仙迫出了距离。 心下暗自叫糟,手中长剑虽吞吐不定,却是奈何不了面前的梁敏君。即便心知对手使的是下驷对上驷之策,可梁敏君武功虽不如自己,但出手既险且狠,分水刺在她手中极尽短兵之威,即知意在牵制自己,攻招之猛却凌驾守势之上,加上心悬娘亲和妹子的战况,偶尔还得分出手来援救,便以南宫雪仙之能,要将她解决却也不是数十招内之事,若一个不慎恐怕还要伤在她手下。 不过中这计策也怪不得南宫雪仙。一来这虎门三煞此次强袭来得既快且狠,加上数年前老父南宫清逝世之后,家道渐渐没落,泽天居许久没能重温老父在时数百食客的盛况,战力已有落差;二来虎门三煞一入门,首先说的便是长兄南宫泽被伤落崖、生死不明的消息,令得南宫世家三人心中不定,竟给对手占了先机。 何况要说武功,南宫世家三女现在以自己为首,可一时之间却拾夺不下虎门三煞之末的梁敏君;娘亲虽说以往江湖行走时也是一方侠女,但自嫁了南宫清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在家相夫教子,十余年没动过手,武功不进则退,否则换了当年“玉燕子”裴婉兰的身手,对上出其不意的优势、又是虎门三煞之首的锺出,他要占上风也是难上加难。 但妹子南宫雪怜那边就弱的多了,她比自己还小上一岁,才刚过十七,便连南宫世家的家传剑法也未习练精熟,更别说另拜名师了。对手颜设虽说意在生擒,手上不下杀招,又有自己暗中照拂,但要等南宫雪怜胜敌,却是绝不可能。

迷欲侠女 《迷欲侠女》

各位好久不见。 这是写‘散花天女’当中为了放松心情而写的另篇,算打枪文而不是小说,有闲请进来看看。 1 “贼子休走!”女子银铃似的呼声响起,显是愈追愈近,前面奔逃的两人吓的背心生汗,说不出的畏惧。两人虽都是风月高手,但手上的技艺却远远不如床上威风,身后追杀而来的侠女又是个个剑艺高明,方才在外面一碰面两人便知不是对手,连打都不敢打便落荒而逃,没想到身后的侠女们却怎么也不肯放过,两人心知身犯淫戒,对江湖侠女而言绝无松手的可能,不由逃的更快了。 只没想到那几个侠女们虽是一时追不上自己,却也跟着不肯放,连遇林莫入的规矩都忘的干干净净;若非两人心知双方武功差距太大,便是二对一也力有不逮,更何况是二对四!根本就连陷阱都不敢设,只专心奔逃,若换了心智诡点的或武功高点的,那里能任得侠女逞威? 奔入了林子又奔出了林子,两人脚下一软,滚到了林外河边,却是再跑不动了,索性停了下来,抱着溪边大石喘息着,狠目瞪着身后追来的侠女们,也不知这样狠瞪,能不能吓退她们? “怎么?不逃了吗?”追出了林子,见河水流过,此处已是山外,奔在最前的两个女子不由面面相觑,非但没有进逼,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满面狐疑难解;她们才一停,后面的两个女子也追了出来,见到此处景象,也不由怔了怔,其中一女美目微凝,缓缓走近问了出来。 “不…不逃了…反正也打不过,给我们兄弟个痛快吧!”心知已是无幸,躺卧在地的两人索性再不动弹,那胖子低低地叫了出声,“求求你们小声一点,此处虽是山外,但若是…若是弄醒了里头那魔王,麻烦可大的紧…” 听两人这么一说,四个女子互望一眼,眼色中竟带了一丝惊疑,方才出口相问的那女子迟疑了一会,这才开了口,“朱朋、苟酉,你们跟那射日邪君…没有关系吗?” “再怎么样也不会跟他有关系!”似是听到了射日邪君的名头就觉得晦气,那胖子啐了一口,这才细心打量面前四个女子,只见四女都是一身白衫,打理的无比清洁,连丝杂色也无,身上连点簪饰也没有,一女如此还可说是洁癖或怪癖,可四女一模一样,简直…就好像守孝一般。 尤其四女面目颇为肖似,一看便知若非姐妹也是亲属,方才追在前面的两女个头娇小,面上稚气未褪,神色颇有以后面二女马首是瞻的味道,显然该只是小妹子;而出口相问的那女子面带犹疑,时不时向身边那女子望去,似询似求,年纪虽较长看来也不是主事之人,反倒是那一面冰霜的女子虽是一语不发,神情却沉静端然,一望便知多半是四人的大姐。

雪染飘朱 《雪染飘朱》

“不用再多说了,”山崖之上,白衣丽人摇了摇头,秀发轻扬,恰到好处地避过了一片随风而来的花瓣,只见她白衣胜雪,肌肤更是皙如白玉,一身竟无半丝杂色,连手中长剑都是洁胜明玉,那清丽无双的美靥上平静无波,仿佛并不是和人动手,而是悠闲平淡地闲话家常一般,“人证物证俱在,便是你舌灿莲花,也难动为师分毫。” “师父!”双手平伸,护着避在身后的伤者,只是身子也已摇摇欲坠,显是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本来铁坚的武功就练的还不到家,身后的常琛武功甚至不如师兄,便是两人联手,也绝非武林之中大名鼎鼎的玉华门掌门--‘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对手,若非铁坚和常琛年龄虽幼,在玉华门也算练了几年武艺,加上‘雪剑观音’白羽霜的‘雪落缤纷’剑法与轻功并进,如梦似幻,一旦展开,那剑招似从四面八方袭来,任你如何高明也挡之不住。 可铁坚却选到了好地势,此处石梁背后便是断崖,宽又仅容一人,立于其上连回旋都难,仅可当面应敌,正好让‘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剑法无法充分发挥,否则也接不到二十招。 只是铁坚实是不甘心,他与常琛从来极少下山,在江湖上几可说毫无恩怨缠身,却不知此次为何被人陷害,还是被陷害成为武林中人人不齿的淫贼,偏偏对方心计狠毒,人证物证制造的毫无破绽,令‘雪剑观音’白羽霜深信不疑,竟亲自清理门户。 不甘心啊!铁坚将长剑舞的风雨不透,声若雨打梧桐,硬是又挡住了一招,只是膝上又中了一剑,令他忍不住跪倒在地,只能靠着长剑支着身子。 而白羽霜神情未变,仿佛将要被她清理门户的,并不是她一手养大,最钟爱的两名弟子,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淫贼而已。 “站起来,”声音仍是平淡如常,白羽霜连柳眉都不曾晃动一下,她的执着与她的美貌同样出名,任你如何亲近,当她要动手时,绝不会有半点动摇,“看在你练到这份上,为师留你全尸,和你师弟葬在一处。” “哈……哈哈哈……”听到白羽霜这话,铁坚心若死灰,笑声中透出无比凄凉,说也奇怪,他不恨那设计陷害他和师弟的人,反而对面前毫不动摇的师父恨上了,他没想到白羽霜竟是一点都不信任自己,甚至不给自己证明清白的机会,“留什么全尸?我和师弟一起去死,好护住你的清名。不过你要记住,你今日冤杀我等,世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天爷是公平的!” 见两人向后一退,身子随即落向万丈深渊当中,怔立当地的白羽霜这才摇了摇头,她虽钟爱弟子,但淫戒却犯了她的最大忌讳,虽说以铁坚和常琛的性子,此事确实透着疑窦,但为了维护本门清名,却是非她立下决断不可。 可是她虽深信自己所为正确,心中却不由升起了一阵痛楚,怔立当地,一时之间竟陷入了回忆之中。

百花盛放 《百花盛放》

好像爆竹炸开来一般,突然之间,原本平静的夜晚,便被闹烘烘的人声所取代。人声鼎沸之中,一条黑色的人影在屋瓦上疾驰,月光中只见他嘴角还浮着一丝微笑,在巷道上追着他的人虽看得出来这飞贼武功不弱,但听到后头已挂出了一万两银子的赏格,仍是争先恐后地追着。 嘴角笑意愈增,那黑衣人心下得意,老子‘血狐’朱明的外号可不是假的,光凭你们这票家丁护院,和听到声响出来凑热闹的小鬼,要能抓得到我,这名字真可倒过来写。 不过人也愈来愈多了,朱明心下暗恼,虽知向县令官声不恶,但他那宝贝女儿着实有几分姿色,以朱明这出名的采花者而言,岂有不下手之理?只是现在虽被人追着跑,但朱明心中可还回味着,向县令那女儿方才被他破处之时,表面上是疼的又哭又叫,但从她肉体的反应,朱明也感觉得出来,她到后来已经有些享受了,若非事后朱明想离开之时,那女子竟开口大叫,朱明可还真不想杀她呢!管她呢?杀了就杀了,也不是第一次杀,不过要躲掉后头追兵,还真要些功夫。 突然间,朱明身影急停,老于此道的他疾驰之时,也没忘了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才不至于被追兵堵到,但他分明没发现有敌,眼前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竟能瞒过自己的耳目,想来也该有几分实力。 凝目看去,朱明不由有些心动,才刚发泄过的欲望竟似又要升了起来,一个女子亭亭玉立于明月之下,半阙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份外强调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山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犹如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兴起现身水畔。 纵使在这城镇核心处的屋瓦上头,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那如真似幻的感觉,实动人至极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一双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宫装高髻、颜色秀丽,模样看来不过双十年华,虽是堵着自己这淫贼,神色中却没有半丝愠怒,衣衫装束的一丝不苟,夜风竟似也吹不动她衣裳,尤其眸光闪现之间,隐隐透出高洁典雅的气质,在月光映照之下,真有种天仙下凡的感觉。 不过真正令朱明不敢妄动的是,此女白衣紫绣,皙白如雪的衣上透出了一朵高雅的兰花,既华丽又娇艳,这高雅华贵的模样,在朱明心中隐隐跳出了一个名字。 “百花谷主……紫幽兰?” 连答都不答朱明的话,那女子微微点头,纤手轻轻地扶到背后长剑柄上。 这下可糟了,虽说底下追兵的声音愈来愈大,显然他布下诱敌的种种手段多已失效,大部份的人都追了过来,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底下的这些人加起来,也没有眼前的紫幽兰麻烦,光从她明明已近四旬,却还保持着二十出头的年轻相貌,显见内力精深,已达驻颜不老境界。 一边暗将袖内的暗器滑到手上,以备随时出手,朱明心下冒汗,一边在心中暗想着‘百花谷主’紫幽兰的行事,此女成名十余年,在江湖中少逢敌手那是不用说了

融雪 《融雪》

“师叔!”虽说观旁战火未熄,即便是此刻也能听到外头战声隆隆,但眼看着掌门道玄子踉跄而入,嘴角犹带朱红,给众人带来的震撼仍是那般难以平复。 “我没事。”勉强让声音平稳下来,坐回蒲团上的动作却没办法像声音那般平稳,道玄子看了看厅中诸人,除了二徒弘曦子、三徒弘暄子还在外头指挥外,其余人等无不惨白着一张脸、浑身发颤地留在厅中。 现下厅中为首的长徒弘晖子表面上虽不像余人那般慌了手脚,可那扶住道玄子的手却是冷汗难休,还不时望向门外,好像这样可以看见外头的战阵一般,显见其心中亦是慌乱难定,令道玄子心中不禁微怒。这弘晖子虽是长徒,年纪却较弘曦子等还小得一些,若非他是道玄子的师兄、清风观前任掌门道清子所遗惟一的弟子,就算是当日道清子临死前的遗托,光看他现在临危大乱的表现,道玄子真在怀疑,自己当日为了避嫌,答应师兄日后将传位于弘晖子的事是不是大错特错? “慌什么?”见弘晖子稳不下来,连带着厅中诸人也是心乱难当,道玄子不由有气,“方才本座与那‘血豹子’陆魄一较内力,胜了一招。那陆魄乃来犯敌人之首,这一胜足可挫敌锐气,让他们数个时辰内不敢妄动,等到弘昭带清田道友等前来,便可一举破敌,何必惊慌?” “是……徒儿知错了。” 见弘晖子表面知错,眼神仍动不动就往外头飘,道玄子暗啐一口,这那里是清风观长徒的风范?无论弘曦子、弘暄子,就连前些日子下山求助的弘昭子和弘晓子,无论武功或修养,都比之这弘晖子好得太多了。 “弘晖……呃,还有弘昧、弘明、弘映、弘晔,你们过来。” “师叔有何命令?” “方才本座虽胜了陆魄,”道玄子放低了声音,避免声音传的太大,“但内力相较之下,那陆魄的玄阳内劲,也侵入本座脏腑,虽说并没吃亏,但若能由你们运功,分段汲出本座体内的玄阳内劲,之后配合道友等反攻之时,也比较用得上力……” “既然如此,徒儿自当效力。”知道清风观的内功心法向非阳刚一路,与陆魄的玄阳功恰是水火不同炉,虽说内力相较之道玄子既受了伤,对方也必讨不了好去,但若能及时为道玄子汲出体内劲气,将来相对时己方胜面也大些;而陆魄功力便是再强,以己方六人之力平均分摊,要化去他侵入道玄子体内的劲气,自也算不得多艰难之事,弘晖子连忙盘坐道玄子身后,双掌贴住他背心,开始运功吸化那火烫的玄阳劲气。

上一页 1 /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