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1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声明:本书为落吧书屋(txt81.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本文由落吧txt小说书屋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www.www.txt81.com.com/ 平避江湖GL(笑傲江湖同人) 1      当叶礼婷回复意识时,只觉得身下是如此冰冷坚硬。打了个冷颤,张开眼,发现此时正俯卧在地板上。她用双手把身体撑起来,见身边的床上睡了个人侧卧正好背对着她。那长长的黑发,纤瘦的背影,应该是个少女。叫了好几声,少女还是一动不动,叶礼婷大着胆子拍了拍她的手臂。      少女身躯传来冰冷而僵硬的触感,令叶礼婷泛起不祥的预感。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竟把整个身子翻了过来。只见少女脸色灰白,鼻孔和嘴角都有乾掉的血渍,发紫的唇告知叶礼婷这人身体正处於不得了的状态。      「啊~」叶礼婷看到眼前现象,不犹得尖叫,但随即用双手掩着自己的口。      待心总算回复正常的跳动,叶礼婷战战兢兢伸出一指放到少女鼻腔之下。      「没呼吸!」吓得叶礼婷又把指头收回。「死了。」      叶礼婷很惊慌。衬衫已经被冷汗湿透,紧贴在後背上。腿被吓得浮浮,但还是按照主人的意志,一步一步跨出去。这里是哪里,那少女是谁,她又为什麽在这里,叶礼婷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把她吓得像一般人一样,只想要逃离这里。      从睡房跑出来,看到的是中式亭园。沿着亭园的墙边跑,总算找到大门。正要打开门却又听到外面有小贩叫卖的声音。叶礼婷第一时间想要找小贩替她报警,但转念一想,到时候警方一定会问她在这里做什麽,怎麽发现屍体的。她什麽也不能回答,难保不会被当成第一嫌疑犯。      「冷静冷静。」叶礼婷对自己这样说。心定了下来,腿便软了,无力之下滑坐到地上。      叶礼婷只记得自己放学,走到楼梯边,却像是被人推下楼梯,然後便失去知觉。环看四周,这亭园虽是美,但杂草丛生,似乎已有一段日子没人来过。她被绑架了?那少女也是被绑架的?虽然这里静悄悄很适合藏人质,却没有这麽松懈的绑匪吧。      叶礼婷坐了很久,这房子似乎真的一个人也没有。於是鼓起勇起站起来,到屋内看看。她走进大厅,一切家居摆设都是中式木家俱,本来想是主人的喜好,但是竟然一点电灯电线痕迹也没有,令她的心又沉了一下。      幸好时候虽不早,还是有夕阳斜辉,叶礼婷深呼吸後,大着胆子进入那少女的房间。她有点害怕直视屍身,於是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这房间没什麽特别,除了没有灯却见一个烛台。她走到梳妆台前,见到有一封信。打开又是令人吓了一跳的内容。      「平之刁蛮任性,累及福威镖局数百余口横死。实无面目再留世上。望来生再尽孝义。                                      林平之绝笔」      「林,林平之!」叶礼婷看到福威镖局,看到林平之,心想不会是笑傲江湖吧。好奇之下转身望向床上的屍体,见那少女手握小瓶,看来是服毒自尽。身边还掉落着一个图章,叶礼婷捡起,正是左边写着福威右边一个林字。      「等等,林平之不是男的吗?那麽床上的就不是林平之了吧。」叶礼婷心道。      忽然一阵风吹过,叶礼婷身穿短袖衬衫和短裙子,本来已不大保暖,後来吓得全身虚汗全身湿透,再加上对着一具屍体,身心俱寒,打开衣柜想要添衣。      见到衣柜内的衣服,叶礼婷心里又是凉了一截。内里都是古装衣服,正如床上少女的衣着一样。不过既然感到冷,叶礼婷也不多想,拿出衣服穿起来。虽然她比少女高得多,但古代衣服阔袍大袖,只差那几寸也不见得大问题。只是穿法却甚是繁复,叶礼婷也弄了好一会儿才穿得似模似样。      叶礼婷又走到大门,听到门外已再无小贩叫卖,决定出去走走。名为打探,实是见人,什麽人都可以。那房子静得只剩下风吹过木窗发出吱吱的声音,实在令人毛骨悚然。她必需见一见活人来平衡一下。她打开门才发现这里是小巷尽头,想来刚才小贩也不是摆摊在这,只是这里聚声,倒是把外面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叶礼婷走到大街,人不是很多,大概是天开始暗,大家开始回家去。叶礼婷心想没什麽收获时,却又听到刚才小贩的声音。      「今天倒楣极了。不过是迟了点出来,平常的地点被人占了,只好到向阳巷那边摆摊。」小贩跟另一名男子说。      「向阳巷一向都没人走过,生意不怎麽样吧。」男子说。      「对。自从福威镖局发生那样的事後,市集本就人少。今天还在向阳巷,总之就是倒楣啦。」小贩说。      「不要说了。福威镖局的事,提起就心寒。」男子说完便匆匆离去。      叶礼婷听到,还是有点怀疑是不是就真的穿越到笑傲江湖去?如果刚在的屋子就是林家向阳巷老宅,那麽最容易确认的方法便是老宅里是否藏有辟邪剑谱。 2      要找辟邪剑谱前,先要填饱肚子。叶礼婷走回空无一人的大屋内,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厨房的所在。厨房内有米有灶有柴,想必是房内的姑娘留下的,但叶礼婷却对着它们苦无对策。她在现代虽不是四肢不勤,却是五谷不分,更何况是在古代?没有火机没火柴,怎样生火也成问题。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叶礼婷在屋里再找看,总算找到了一些乾粮。这个晚上还是过得去。      吃饱以後,天也黑掉。叶礼婷似乎听到乌鸦阴森的叫声。对於适应了灯光的现代人来说,漆黑的夜晚恐怖得很。月亮投射下来树枝的阴影,像折断了的手以诡异的角度向黑暗延伸。加上房内还有一具屍体,什麽找辟邪剑谱的心情都没有,叶礼婷在这又冷又黑的世界内,躲在大厅角落抱着双膝,不知不觉睡去。      第二天叶礼婷被晨早的阳光照醒。这房子她实在不想再多留一晚,随便吃了点便急着去找剑谱。她记得剑谱是收藏於佛堂内写於一件袈裟上。进入佛堂,看到有一幅画象,画中人手指向天。叶礼婷知道没找错了,以木梯爬上屋檐,千辛万苦中在瓦底下果真发现了一件袈裟。      翻开袈裟,看到密密的文字。细看之下的确是武功密笈。看来这世界跟小说笑傲江湖有共通点,只是那位少女却又明确表示这又不是她所认识的笑傲江湖。到底是什麽一回事?      既然这本令江湖腥风血雨的剑谱到手,叶礼婷忍不住好奇心细看下去。先不说她因为是女生本就跟自宫无缘,她看着那些丹田穴道和内气转阿转,看得摸不着头脑。内功这回事看来非要有前人教导不可。於是她跳过内功心法,把书页转到後面关於剑招的部分。      叶礼婷跟着剑谱里的招式挥动树枝,渐渐被这剑法吸引。这剑法总是会让人在最意料不到之时攻击最意想之外位置。即使伤不到敌人,亦令对方非得把攻势撤回不可。只是缺乏内功,起承转接位总是不顺,不是太慢就是要以身体其他动作作出迁就,要是临敌应战,非要被人趁这空隙攻破不可。      练了一个上午,叶礼婷已经对辟邪剑法欲罢不能。每试一招,都开拓了新的剑术境界。挥刺拨点,听似简单,却千变万化。广阔了的视野更是加深了她想要学下去的慾望。      人一旦拥有了什麽便会产生恐惧。叶礼婷深怕剑谱会被人夺去,决定要把内容编为密码,即使被抢别人也看不懂。她有想过翻译为英文,或是用注音汉语拼音等作书写用途,但最终还是使用仓颉码。要是以其他人完全不懂的语言来写,大概会被当作弄虚作假,被夺去後还被毁了。但以这种似是而非的文字,反而令得到的人苦思却不得其道。其他人会珍而重之看待,假以时日或许能夺回。      既然想要练剑法,叶礼婷需要一个僻静的地方。这大宅便是最佳之选。她埋葬了少女的屍体,从房里找到了一点银両,生活短期内也不成问题。更何况在少女身上发现的图章,跟帐房内的文件比较,发现能以图章能到银号直接提取银票,甚至是汇票也行,生计无忧。      叶礼婷除练剑外,还会去打听一下福威镖局和林平之的事。福州的平民百姓一听到便立即摇头沉默不语,有些甚至会瞪她一眼离去。过了大半个月,这天才好不容易从一些貌似武林中人的口中得到一点消息。      客栈大厅中心坐着几名大汉,坐姿甚是不雅,不是二郎腿,便是摇脚,甚至乾脆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      其中一个粗声说:「福威镖局居然被灭了。咱们黑刀寨明年谁来进贡?」      另一名大胡子回答:「哼,虽然没人直接给钱,难道老子就不会抢吗?以前要不是看在林总镖头的分上,经过山下的全都是我们囊中物。」      「哈哈哈…说不定来年才是我们大丰收。粗声汉子大笑说。「连大哥都要给林总镖头三分面子,敢去灭局的人胆子不小啊!」      「嗟,福威镖局的武功老子才不放在眼内。要跟他们硬拼也不一定输,但一旦引起官府注目,断了老子财路就麻烦了。」大胡子说完这句,把骨头随便吐到脚边。林家黑白两道均吃得开,跟官府有交情外,黑道一向也会给他一点面子。福威镖局除了会给钱外,还是黑白之间的一道桥梁。正因双方面都有交情,也会发挥点牵制作用。      大胡子吃过後喝口酒,又继续说,但这次低声了点:「不是老子马後炮,这次灭局的事,老子早就有头绪了。」      「什麽?」另一个手下说。      「就是林总镖头只有一个丫头。」大胡子说。      「林平之。谁不知道?不过深居简出,没什麽人见过。」      「只有林丫头一个,自然是要招婿入赘。福威镖局辟邪剑法听过没有?」大胡子见其他人都点头,神气地继续说。「老子看这辟邪剑法也没什麽利害。说不定是有人输了再来吹牛。不过总有人信的。不论是为剑法还是为财富,想当林家女婿的人没一百也有几十。林丫头十六,今年又刚好是好年,这年找个男人刚好。」      「林小姐要找男人跟灭局有什麽关系?」      「说你笨是笨。要是林丫头嫁人了,人财包括剑法也给他。要是个镖师或是普通人还好,要是什麽名门弟子,或是高官贵人,你还怎样抢钱抢剑法?要下手当然是这时啦。」大胡子看起来粗犷,思考倒是有纹有路,听得众手下头头是道。      叶礼婷听到这里心里有个明白。这里的林平之是女的。就是床上那少女。林平之大概是想要逃婚,逃到向阳巷旧宅,又一方面留意着镖局的事。後来灭局了,她以为是因自己逃婚的错,一悔之下自尽身亡。      叶礼婷一边想一边走,没留意到周遭环境,撞上了前面的人。正想道歉之时,领口已被人提了起来。      「吃了豹子胆吗?敢撞本大爷!」      叶礼婷一看,吼她的是一个白衣男子,神态嚣张,持剑应是江湖中人。旁边也有几个跟他穿着差不多的人,一副等看好戏的表情,幸灾乐祸。      正当叶礼婷等着被打被骂之际,这恶巴巴的男子打量了她的面相一会,忽然揭起她的衣袖。虽叶礼婷是现代人,平常穿短袖,手臂也不是不能让别人看,但被男人这样一揭,吓得她还是叫了起来。      怎料了叫的人不止她一个。对面男子也大叫起来:「你是林平之!」 3   叶礼婷听到这人说她是林平之,吓了一跳,但随即冷静下来。「要来的终是会来吗?」叶礼婷心想。其实早在她第一眼看到林平之时,已觉得她们二人长得有点相像。虽不至於一模一样,她亦没见过林平之在生时的神态,但在轮廓上的确如同姐妹。      「我不是林平之。」叶礼婷冷冷的说。      「哼。本就没想过你会认。」男子回答,然後转头跟其同伴说:「把她带回去给师父。」      「你们这样随便交差可不行。」叶礼婷说。「只怕捉错人了你师父责怪不已。」      男子的同伴听起来有道理:「师兄,怎样确定她就是林平之?我们又没见过她。」      「林平之是没见过,但她俩老我们可是见过的。你看这眉头跟林震南一样,而嘴唇鼻子却跟他老婆同个模样。再说…」男子又揭开叶礼婷的袖口,「这鹰这狮认得了吧。」      叶礼婷知道他所指的,正是福威镖局门外gua着的旗帜上绣着的鹰和狮。      几人哈哈大笑。被称作师兄的放开了她,在她肩上貌似轻轻拍了一下,叶礼婷却感到五脏六腑在体内翻腾不已,一阵恶心感袭来,差点站也站不稳。想是几个男人抓着一名女子在路上不好看,於是显露些武功警告她别想要逃走。      叶礼婷在路上很快便得悉原来这几人便是青城派的侯人英,洪人雄,於人豪,罗人杰,果如小说所说,狗熊野猪,青城四兽。叶礼婷相貌清秀,一路上引来他们的言语调戏,话有多难听便多难听,半点不像正派中人。幸好他们皆有色无胆,看在辟邪剑谱份上,要是她受辱後作什麽自残之举,也不容易向师父交代。不过以叶礼婷的相貌,在现在也不是没被人调戏过,在这处境来说,皱眉忍一下便过去了。      叶礼婷不是没试过逃走,但即使半夜亦有人在门外看守着。她不懂轻功,只有稍微动静即被察觉。既然逃走不成,叶礼婷也就随遇而安。无事可做,有空便研究一下辟邪剑法。就这一段路程以来,辟邪剑法的剑招已被她背得滚瓜烂熟,即使没有拿剑挥舞,每天心里默想,修为亦有不少提升。      青城四兽也非浪得虚名,看到小混混地痞总喜欢炫耀一下他们的武功,打得他们跪地求饶便哈哈大笑离去。看到是有点名气的门派子弟,总是客气交往,即使看到他们欺负平民,亦不说一句。更气人的是要是店小二招呼不周,或是有马车挡着去路,他们便会持势凌人。      走了一个多月,在路上开始听到有人讨论衡山派刘正风金盘洗手的事。叶礼婷记得刘正风为正教中人,结交了魔教曲洋想要金盘洗手却被嵩山派左冷禅逼得妻儿惨死,自己力克高手之下最终只能与曲洋高奏一曲笑傲江湖离开人世,想起来亦不胜唏嘘。      叶礼婷对江湖事没甚兴趣,魔教中有正有邪,名门正派亦看不得有多正派。倒是对笑湖江湖曲谱很是好奇。要是能比令狐冲抢先能观看一下也算不枉此行。      又走了几天,叶礼婷越走越是心安。只要带到青城派掌门余沧海那里见到林震南夫妇自会知道她不是林平之。到时候她拿着口袋里的一点资金,游遍中原也好,做点小生意又好,逍遥自在。只是她却没想到,要是她不是林平之,只怕会立即被杀人灭口。      叶礼婷与四兽最终没有赶上刘正风金盘洗手的典礼,她也没有听到过笑傲江湖。当她们到达城里,已是各门派离开之时。叶礼婷被安排於客栈房内,侯人英和洪人雄去了找余沧海,只剩下两兽看管她。在路上饮食不大好,两兽急不及待买点酒肉来吃。这时不逃更待几时?      叶礼婷等他们开怀大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