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12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原来想要向任盈盈贺寿的教众众多,多得流水宴三日三夜亦不完。要整天坐在堂上收礼,亦实在难为任盈盈了。任盈盈德高望重,除了因东方不败对她尊敬以外,她亦每年为教众讨三尸脑神丹的解药。教众一是报恩,二是为将来性命着想,自是前仆後继来送礼。      叶礼婷待了一会感无聊便离席在坛里乱逛,反正任盈盈根本就难以分身理会她。只是四周教众太多,有些更向她这大小姐的未来夫君打个关系,叶礼婷怕麻烦,便越走越僻,直到杳无人烟之处。叶礼婷见四处无人,拿出萧来想要练习一下。因前两天有下雪,地上还布满薄薄一片白色,要是坐下来必定会沾湿衣服,四处寻找地方之时,却忘了黑木崖原是峭拔之处,此平地亦只是人工开凿而成,一时分神便滚下山去。      叶礼婷施展内功,只望抓到什麽便什麽,要不抓着泥土减慢一点速度也是好的。幸好滚了一段距离总算停了下来。叶礼婷庆幸自己大难不死,亦难以理会十指已破皮流血。环顾四周,却难以乐观起来。她身後便是另一悬崖。就只有她所站立的地方斜势稍缓。斜壁有雪,她不敢施展轻功,倒下来反而掉下去便更糟。依着这一点的平地,只好走到多远便多远。幸好她总算命不该绝,走了不久看到一棵松树,依着松树枝干爬上去,应该大约能上到教坛的高度。叶礼婷手脚并用三爬两拨便轻易跳上,上面的风光却是另一番光景。      这里是一个极精致的花园。花园里有一个池塘,旁边有披着雪衣的松柏。在另一边有个大花圃,即使是寒冬中亦看到玫瑰争芳竞艳,看来有专人料理。再走进一点,微微感到热风。正当叶礼婷奇怪怎麽在冬天吹来热风时,转角便看到前面的热气是来自地上的泉水。泉水旁是一些假山,令她难以看到内里的环境。难怪在一阵花香之下又夹了一点怪味,原来是硫磺味。看来这是山的另一面,而山的两面并不相通。      好奇之下,叶礼婷走到假山之後,只见温泉旁有一小桌子,上面放了艳红色的衣服。隐约看到一人在温泉中浸浴。叶礼婷脑袋中有一念闪过,吓得发腿要奔。      此时尖嗓响起:「是谁?」      这刻,叶礼婷跟前已站着一红衣女子。女子头发还滴着水珠,红衣亦只是包裹着她的身体,露出内里的白色单衣。她身型颇为高大,比本来已算高佻的叶礼婷还要高上半个头。虽然画了眉擦了粉,亦难掩其刚硬轮廓,於女子来说,英气过重秀气不足,只因她并非女子,而是自宫了的男子,东方不败。 -------------------------------------------------------------------------------- 小独,2011-04-21 16:21:14 30   东方不败盯着叶礼婷,这里除他心爱的杨莲亭之外并没人知道。即使当年建造此处的工匠亦被他一一所杀。这次被人闯入,震惊之余,杀意已生。      「你是谁?教中兄弟?哪一个堂的?」虽吊高嗓子说话,却难掩男声。      「在下叶礼婷。得任大小姐邀来作客贺寿。」叶礼婷深知对答稍为不对便引来杀身之祸,希望能以任盈盈的名号令东方不败手下留情。      「你就是叶礼婷?」东方不败打量着眼前人,令叶礼婷打了个寒颤。「听莲弟说,这次任大小姐竟同轿跟一男子回来,原来就是你?小姑娘就是喜欢文弱小白脸,我看跟莲弟相差远了。」      「是任大小姐看得起在下。在下自是难以配得上大小姐,更不能跟阁下情人比拟了。」      东方不败见叶礼婷谈吐得体,没一丝不屑,再看她的眼神,虽有惧意却清澈。他深知他作为男子,自宫後变成爱女子之态示人,甘愿当男人之妇,在世间上是多令人鄙夷。他这些年来躲起来,除了已没那野心管理教务外,还有是不想作为江湖笑柄。东方不败对叶礼婷并无半点反感的态度感到惊讶,看来任大小姐看中的人必有过人之处。      「我就是东方不败,日月神教的教主,你可知道?」语调中透露出那自傲和威严。      「在下无意私闯东方教主住所,冒犯了。」说完把她怎样滚下山再到达这的遭遇交待一下。      「你不怕我?不觉我可笑?」      叶礼婷摇了摇头。「怕自是怕的。东方教主要杀我易如反掌。可笑倒不怎觉得。做人何必介意世俗眼光?古有花木兰男装为父从军,得後人赞扬。何以男子以女装示人便是屈辱?」叶礼婷心想自己也是在易服,要是笑他岂不是连自己也骂了吗?何况东方不败想当女子却被困在男子身体内,也挺可怜的。      其实东方不败的女装打扮非如原着中任我行令狐冲所说的不堪。他们二人大男人心态,感到男扮女装是自甘坠落,「老妖怪」什麽的都骂出来,要是在现代社会中大概可以称他们歧视了。可能东方不败刚在浸沐,并没浓妆艳抹,看起来并不会太造作。大概他没人教他打扮,又过於追求艳丽,才会变得不伦不类。      「望你这不是奉承之话。我且不杀你。即使如此,被你知道此地,我亦难以放你出去。」      「...我知道了。」叶礼婷思前想後,别无他法。不能改变唯有接受。能保到性命已算不错。「东方教主可以传个口讯给任大小姐报个平安吗?」      东方不败感这人温文有礼,心胸广阔亦有情有义。「好。希望你家的不会来替我讨丈夫来。」      东方不败安排了花园的书房作为叶礼婷的休息处,然後回房装扮。出来後,叶礼婷倒是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东方不败把粉底一鼓脑儿全都丢到脸上,三尺厚的粉底不说了,那胭脂口红好像明天到期莫浪费,涂得比关公脸还要红。眼线画到眼睛真的变一条线,眉毛长得要过太阳穴,巨大的耳环要坠到肩膀处。叶礼婷明白东方不败是半途出家,没人教他,但到这地步也真是有点过份了吧。      「东方教主很喜欢红色吗?」叶礼婷见他脸红口红全身红,不禁问道。「其实很多女子也会穿黄衣绿衣紫衣白衣,也能显示出女性魅力。太红的衣服,黄种人比较难穿得好看。」      东方不败挑了挑眉。「人家就是喜欢红色,不行吗?」      叶礼婷又恶寒了一下。「在下以前家里有不少女眷,对於化妆穿衣还略懂一二...」      「真的?」东方不败眼睛亮了一下。这种事他不好跟丫环下属说,杨莲亭一个大汉子又丝毫不懂。他一人在花园里自我研究,难以掌握。毕竟这并非看书便行的事。「好,那我们便来切磋切磋。」      「在下讨教了。」      叶礼婷跟着东方不败到她闺房,整间房间粉色耀眼。大床上放着绣了一半的刺绣。到梳床桌前.拿上手的胭脂水粉都是上乘货,可惜东方不败就是不懂用。她轻轻把东方不败的妆卸掉,再教他如何运用。东方不败的骨架不算很大,选些令身型看起来纤细的的裁剪就更自然。把腰带束上一点,下身和上身放阔一点,纤腰显现。      把头发放下来,脸刚硬的轮廓盖上,这样更柔美之余亦添神秘色彩。叶礼婷就像专业形象设计师,一一把注意事项道出。      东方不败望向铜镜中,一名如花少女便出现在眼前。他钻研了多年亦无所获,想不到这书生一来便把一切实现。不知道她的莲弟可会喜欢?      「你胡子少,比较方便,但亦需要定时把幼毛剃去。毛孔比较大亦需定期清洗,免藏污垢。再说,豆类食物有女性激素,有助皮肤光滑,增加女性特质,而且防止骨质疏松。」其实叶礼婷亦挺喜欢这工作的。能把东方不败变成江湖第一伪娘,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很有满足感。      东方不败有点听不懂叶礼婷所说,但听上来好像头头是道。爱美的他,现在对叶礼婷就是感激,听她所说来做好像不坏。      到了晚上,东方不败为叶礼婷准备了美酒佳肴,叶礼婷本就饿了,看着桌上大鱼大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对了。东方教主要记得多吃蔬果,肉的话以白肉为主,鸡,鱼和蛋这些就好。牛肉对皮肤不好啊。」叶礼婷抓着大鸡腿边吃边说。      「你怎麽知道这麽多?怎麽都这麽多麻烦事啊。」      「我都在女人堆里长大,当然知道了。女人要美是下很多苦功的,只靠天生丽质也就只能美那一两年,很快便人老珠黄。要当美女,想做的不能做,想吃的不能吃,所以一定要好好怜惜。」叶礼婷心想,她每天易容也是很辛苦的。住在这里的话,易容的材料要在花园里找一下,又是一番功夫。      「难怪,难怪一向看不起人的任大小姐竟对你动心。」这麽温柔细心的情人,哪个少女不喜欢? 31   「教主!」一髯夫气冲冲地冲进小花园里。      东方不败见来人,笑得花枝招展,娇柔地说:「莲弟。」随即冲前拨了拨他身上的雪花,替他脱下外衣,要不是碍於叶礼婷在场,看东方不败都要整个人挂上去。      来人正是杨莲亭,年纪未到三十,满脸胡子,身材粗壮,是一雄纠纠的汉子。他进来看到叶礼婷,尽是警戒之心,转移看东方不败被他忽然改变了的形象吓了一跳,下一刻换上的是责备的眼神。      「你怎麽让外人进来?」      「莲弟别气。我不是故意的。」东方不败道歉之余笑容却更灿烂,看来是把杨莲亭的举动当作是吃醋的表现。东方不败随後解释了叶礼婷如何进来,为何留她之事。      「你知不知道任大小姐一收到你把他留下来的消息,立即什麽宴席都不顾。我一上山,她就一直求见。现在就在外面,不见人绝不罢休。」      叶礼婷心想是自己疏忽了,即使传了口讯,任盈盈亦不会相信东方不败会善待她,虽然东方不败留下她的确没什麽好心。      「可笑!作为教主,我留一个人也不行吗?这丫头不要看自己现在越来越娇艳便不知进退。」      叶礼婷心想,东方不败的头脑还真奇怪。任盈盈绝不是因为长得娇艳而来要人的。      「无论如何,她是教里的圣姑,需要给一个交待。」杨莲亭说。      这些年来,杨莲亭倒行逆施,东方不败不理教中事务,教中上下的怨言他也是知道的。教里没出乱子除了因教众都服下三尸脑神丹外,多少亦因任盈盈。服了毒不代表听话,服了毒而知道有方法可解毒才会令人屈服。而每年的解药都是任盈盈为他们争取的,教众归心的自是归於任盈盈。要是任盈盈跟日月教闹翻了,他们解毒无望,自然是放手一搏反抗起来。      「莲弟,你跟她说,我晚一点就会把她心上人完好无缺送回去。」      杨莲亭狠狠看了叶礼婷一眼,不甘愿地说:「好。」拂袖而去。      东方不败转向叶礼婷说:「看来能留你在这的日子也不长。」      「教主放心,我绝不会对这里事泄露半句,即使任大小姐亦不会。」      东方不败拨了拨垂在肩上的头发,「我担心的不是那个。要是你留在这里更久一点,令我更能当一个漂亮的女子,多好。」不知何时开始,东方不败竟把叶礼婷当作心腹。所以说明君亦会有佞臣,最重要是投其所好。更何况是现在长期处於孤立状态的东方不败?      「只要我在黑木崖,东方教主要找我,传召一声即可。」      叶礼婷想到向问天不久会救任我行出来,没有令狐冲不知成不成事。不论成功与否,任盈盈总有权知道亲父在生的真相,为孝义,她必会营救。救了任我行出来,他来报仇,要杀的便是东方不败。到时候她要帮谁?与武林苍生,任我行野心勃勃,更是祸患。东方不败不理教务,杨莲亭亦没那本事兴风作浪,日月神教於蚕食之下只会渐渐衰落。有志之士离去,其心不正没了靠山难以作恶,似乎就这样下去对世界还较有利。就是任盈盈对她极好,听到她在东方不败处立即前来营救,隐瞒就如背叛,她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教主,你要是没心办教务,何以不传为於杨兄?」叶礼婷很天真地想,要是东方不败不再是教主,任我行来夺教时,或许能免了一场恶斗。二虎相争,谁胜谁负实在未知之数。到时候没了令狐冲,任我行输了的话,任盈盈必受牵连。而且她亦不想东方不败有事。另一方面,她亦想知道杨莲亭是否真的喜欢东方不败。      「只怕他武功低微,难以服众。而且莲弟亦说没必要。」东方不败恨不得一切都掏出来给他,这事他思量已久。只是杨莲亭一再重申他非要权力,只想令东方不败有更好生活才代职,东方不败听起来窝心,此事才作罢。      「既有三尸脑神丹,我想教众亦不会随便反抗。」      东方不败没有再回应。过了一会,杨莲亭回来,东方不败命叶礼婷把双眼蒙上。杨莲亭不发一言,只是一直带着她走,不知道转了多少弯,上下了多少路。当蒙眼的布被拆下时,叶礼婷已回到大厅中。      「小叶子!」      叶礼婷第一眼看到的是任盈盈翩然立於大厅中,平日的淡然由焦急所取代。看到任盈盈见她而转忧为喜,叶礼婷感心中暖暖的,眼眶亦温热起来。      任盈盈牵起叶礼婷的手,看她这样还以为她受了什麽委屈,心像是被揪着一样。这几年她没见过东方不败一面,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但日月神教中各种残忍的酷刑她是了如指掌的。      「是不是受伤了?他们对你怎样了?」      叶礼婷只是摇了摇头。      杨莲亭看叶礼婷柔弱之姿,鄙夷地说:「哼,小白脸别忘了你答应了教主什麽。圣姑,他既是你的人,也就是神教的人。得教主蒙恩已被赐药,你大可放心。」      杨莲亭所说的药自不是什麽补身之药。任盈盈听後脸色霎时一白,随即紧抱叶礼婷:「不用怕。我一定会救你的。」      叶礼婷一惊,不知自己何时被下药。三尸脑神丹可怕之处为如没解药丹内的虫子会破壳而出,所以一定为丹药之状,不可能磨成粉末下於食物饮料中。这大概是东方不败说出来吓任盈盈的,只是其中情况亦不好说清楚,毕竟她答应了替东方不败保守秘密。 32      叶礼婷记得她看过一动画,主角中了一病毒原体,在发作时会有幻觉,被害妄想,恶心呕吐,伤人自残。其中一人抓破自己的手腕,看到黑色的虫儿从伤口爬出来,另外一人一直在抓自己的喉咙,直至喉破血流仍不休。当服用三尸脑神丹之人无解药,虫子破丹而出,吃掉那人的脑浆,到最後失去理智,看来情况亦差不多。      叶礼婷想到这,身体抖了抖。她虽不感自己吞下了任何丹药的记忆,但想到这可怕的後果,她的心就是定不下来,脑袋一直胡思乱想下去。      蓝凤凰在叶礼婷的房间,奉大小姐之命陪伴着她。看到叶礼婷的脸由白变青,青变紫,她心底亦怜惜不已,大概即使没任大小姐之命,她亦难以放下这人不理。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东方不败问个清楚。」叶礼婷激动地站起来,就要冲出去。      蓝凤凰急忙按着她的肩膀,拉着她。「圣姑已经去了替你想办法,你不要冲动。」若然任盈盈也求不到解药,那就没有谁更有办法了。      可是叶礼婷却不是这样想。任盈盈还以为东方不败是以前那个野心勃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