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13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的男子汉,入手的角度自然不同,甚至乎是用错方法。      「蓝教主,你先放开我。我只是去问个明白。」叶礼婷挣扎图脱离蓝凤凰。      蓝凤凰自是不依。想东方不败喜怒无常,行事难以摸测,叶礼婷这样冲去问罪,岂不是跟去送死无异?对她来说,任盈盈是上司,抱有尊敬之心,五仙教的是下属,对方对她敬畏,就只有叶礼婷是完全平等的朋友。她是绝对不会让叶礼婷去冒险的。      叶礼婷挣扎,蓝凤凰越是抓得紧。渐渐不知怎样,叶礼婷便被推到墙角处。此时蓝凤凰也生气了。没想到叶礼婷这麽自把自为,任性地妄顾她和任大小姐的苦心。蓝凤凰双手强按着叶礼的的肩膀於墙上,狠狠盯着她不放。      叶礼婷见蓝凤凰生气了,如利刃般的目光彷佛要刺进她的脑袋里。气势泄了,怯怯地道:「蓝教主有服三尸脑神丹吗?」      「没有。当初东方不败是给了我姑姑吃,那时她才是五仙教的教主。後来我接任了,东方不败也再不理我们苗疆的事。」      「所以你是不会明白的。」叶礼婷觉得不是当事人根本就不会知道痛。说什麽理解明白,也只是口上说说罢了。你既非我,岂知这种如坐针毡的心情?      「不明白什麽?现在是你不明白,不明白我和圣姑的心情的人是你!你以为中毒的人最苦吗?看着她受苦,自己却无能为力的人才是最痛苦!」蓝凤凰想起那次解药未能及时送到,自己眼白白看着姑姑如疯犬般在地上打滚,心里是有多痛。      叶礼婷看着蓝凤凰眼中的红筋,内里带着无限的哀伤和心痛,知道是自己的错。额轻轻的倚在蓝凤凰的颈窝。「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      蓝凤凰安慰,见叶礼婷的情绪安定来,总算摆平了这小家伙了。为什麽这人就这麽叫人操心,总令人放不下呢?每次看见她无助却清澈的眼神,像受了伤小动物般的举动,心就被揪着,无法放手。      此时外面敲门。「东方教主要见叶兄弟。」      「想不到我不去,东方不败还是找上来了。」叶礼婷给蓝凤凰一安心的笑容,说好她不会乱来的。蓝凤凰是不愿放开她的,但只是她却不能阻止她,只好希望一切安好。      叶礼婷被带到黑木崖上层,见到杨莲亭,蒙着眼,一直走着,到後来闻到花香,知道已到达东方不败神秘的庭园。      一解开蒙着眼的黑布,叶礼婷就见到东方不败不善的目光。      「到底你跟任大小姐说了什麽,她整天都要来烦本教主?我不想见她。」东方不败不愿见人,特别不想见比他漂亮的女子。      「因为杨总管说我吞下了三尸脑神丹...」      东方不败若有所思,没有回答。叶礼婷忍不住追问:「所以说,到底有没有给了我吃?」      「你自己有没有吞到,你不知道的吗?」      「我想是没有,但我怎知道。东方教主神通广大,说不定研发非以丹药形态而下药。」      「哼!我给你圣药,那是无上光荣,只要你乖乖的,我自会每年给你解药,你担心什麽?」      叶礼婷既气愤又难过。「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东方不败等着她说下去。      「朋友是没有利益关系,不存在利用,要胁,威逼。我不是你那些下属。这世上没有人服毒还会高兴的。英雄好汉亦不会卑躬屈膝。大家为性命心中也只有恐惧你,谁会真心说那种虚伪的文成武德拍马屁说话?人与人相处贵乎互相尊重,尤其朋友。在这黑木崖上到底有多少真心人,你自己看吧。我与你,就当作是我一时理解错误吧。」      叶礼婷知道此番说话,随时令东方不败一气之下把她杀了。但她讨厌这种被背叛了的心情。想不到原当作为朋友的东方不败,待她也只是跟一般下属无异,只求控制她而已。      「你走吧。解药我会定时送给你。」听不出东方不败的一点感情。      「好。求之不得。」 33   跟东方不败吵了一顿的叶礼婷第二天就跟任盈盈和蓝凤凰下山了。顶撞东方不败而丝毫无损的人在世上近乎不存在,那天任盈盈听到叶礼婷被召见已经担心不已,後来听到她气冲冲回来,还说跟东方不败吵了,简直要吓破胆子。不用叶礼婷提出,立即就决定要带她离去,唯恐东方不败一下子改变主意就要了她的命。      叶礼婷在马车上一直无言,还为东方不败的背叛而感委屈。即使她被青城派掳去,被岳不群监视,被岳灵珊冤枉,被华山派排挤也没有现在这麽痛心,因为她是把东方不败当作是朋友的。叶礼婷在现代同龄中亦算是成熟,一下子被丢到古代还是江湖世界,她一直在忍耐,一直找方法生存下去,孤单一人能捱到这地步亦算是很了不起的事。只是黑暗的江湖实在超越了她的承受范围,她想要放弃。      「死了也好。这样的江湖我真的受不了。」叶礼婷低喃道。      任盈盈看叶礼婷闷闷不乐,提议先游遍大江南北。对於解药一事,任盈盈是有把握的。东方不败一向派药是端午节前,现在离五月还有一段距离。本来任盈盈就不必急於向东方不败求见。所谓关心则乱,那天一听到叶礼婷被下毒,不顾一切冲向求见东方不败,任盈盈事後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叶礼婷非居於中国大陆里,大部分的地方她也没去过。叶礼婷看着没被破坏掉的湖光山色,心想比起在现代玩更有味道,渐渐忘记了东方不败的事。      这天,乔装汉女当车夫的五仙教弟子察觉到不少武林人士经过,当中还有停下问有否看到一白衣老者。叶礼婷心想之前一直在挣扎要否跟任盈盈说父亲还在世之事,想不到现在就遇到向问天了。向问天是任我行忠心的下属,多年来一直查探任我行的下落,也就这样被黑木崖盯上说他图谋造反。      任盈盈轻轻拨开马车的窗帘道:「当中不少还是教中黑木崖本坛的人。」      「圣姑,你意下如何?」      「教中事我避之则吉。杨莲亭倒行逆施,我实没兴趣理会。」      「依原定计划前行。」蓝凤凰向弟子下达指令。      很可惜,一切难如人所愿。不巧官道有官兵设了关卡,江湖中人一向不愿跟官打交道,於是抄小路时,却遇到一白衣老者坐於路边不远的亭里,旁边有五十人以上凶神恶刹地围着他。      「是向叔叔!」任盈盈认出来。      叶礼婷看那群人,除了穿黑衣的日月神教外,还有不少其他门派的。青城派和泰山派的人也在……青城派的门派衣束,叶礼婷是怎样也不可能忘记的。至於五岳剑派其他门派,她在华山时亦见过一两次。      「哼!说什麽名门正派,现在却跟日月教联手了?」蓝凤凰见多识广,认出来的岂止是青城派和泰山派?三教九流的小派不说了,堂堂峨嵋竟集於其中,与日月教中人站得毫无距离,真是可笑之至。      「卑鄙。」任盈盈愤恨地说。向问天一直对任我行忠心耿耿,待任盈盈亦是出於长辈般的关怀,是少数於她成长时能给予温暖的人。      蓝凤凰看到任盈盈的关切之情,笑说:「那我去救人罗!」蓝凤凰知道她们现在实在不适宜跟东方不败敌对,任盈盈绝不能出面救人。为免任盈盈难做,亦不应把五仙教牵涉在内,於是吩咐弟子跟她穿上黑衣,静静潜入人群中。      叶礼婷并没忽略到蓝凤凰平常悠然的表情转为紧张。她不知五仙教的下毒技巧到底出神入化到那个程度,但这里是空旷地方加上人数众多,到底能否急速令人群同时中毒实在是未知之数。叶礼婷紧紧抓好剑柄,随时准备冲进去救人。      此时向问天已跟日月教众开打。只见向问天手上扣有铁手铐,拖着长长的铁链,不知是刚从哪个囚牢逃脱出来。见一日月教众以剑刺出,向问天以铁链紧紧缠着,大喊一声,以内力强行把剑折断。众人见向问天动作并没因手铐而变慢,於是群起而上。向问天知双拳难敌四手,要是被近身便坐以待毙,立即改以铁链当长鞭,把敌方排出圈外。那些人见一时占不着便宜,便在外围发暗器,飞刀,幼针如暴雨般洒下,向问天随手抓起一人,拿他作挡箭牌。那人登时中了好几十次,鲜血从大小不同的伤口中喷射而出。      众人的目光都被向问天吸引过去,没人留意到蓝凤凰等人的动作。五仙教的人蹑足接近,站在後面的人一个一个不发一声倒下。当旁边的人察觉到有问题,自己亦莫名奇妙地失去知觉。如是这,近於一半人在不知不觉间已躺在地上。这时大家亦发现有问题,一时间不知是何原因,都只是狠狠盯住向问天,认定是他所使的妖术。其实向问天的疑惑并不比他们少,但这情形有利於他,自是不作一言。      可是这情境却是大大加深了蓝凤凰等人的难度。站在後排的一般是後辈,内力比较低,五仙教的毒令他们无法抵挡。当这些人都倒下了,她们便少了掩饰,易於被人发现。现在剩下来较接近向问天的,都是内力深厚的高手,加上了提高警惕,要下毒更是不易。      「你是谁?」此时泰山的天乙道人揪出旁边的一黑衣人,正是五仙教的弟子。要知道这里的人虽来自不同帮派,但是有一定功力的必在江湖上有其名声,像这陌生的脸孔,便吊起天乙的猜疑。      果然他这麽一抓,发现这人不单内功浅薄,武功更是低微,更是认定了她就是下毒的原凶。既是下毒,必是跟向问天一夥的,更是不容放过。      「说,你是向问天的什麽人?」天乙道人捏着她的琵琶骨逼问。只痛得这弟子全身冷汗,可是却不回应他的问题。      被天乙道人这麽一抓,各人更是注意起身边的人来,一瞬间五仙教的弟子又被捉了几个出来。      叶礼婷见天乙竟以如此残酷的方式铐问五仙教的人,加上这样的话蓝凤凰迟早也会被发现的,提起剑来冲出去。      「毒是我命人放的!」叶礼婷一施轻功,从旁边的树跳到亭上再降落在向问天跟天乙道人之间,傲然环视众人一眼,大喝一声:「来吧!」 来自:鲜文学网 尊重作者,尊重原创 34   艺高人胆大。若非武艺过人,岂会於敌众时现身?众人均想向问天到底找了哪个高手来,却见一纤细少年从亭上跳下。虽轻功可见一定水准,但那年轻那身板,却令人不禁轻视起来。      天乙没放松抓着的人,笑道:「哪里来的黄毛小……」只是叶礼婷没等他说完,便提剑刺出。      叶礼婷想要的就是他们轻敌,以一敌十,她从来没想过。她是一个踏实的人,不高估自己的能耐,亦把最坏的情况预计好。能占最大的优势就只有利用他们放松戒备。辟邪剑法最大优势便是快。在敌人回神过来前,能解决几个便是几个。      叶礼婷乘天乙不备,一剑刺向他手腕。天乙吃痛,才发现叶礼婷已伤了自己,想要反攻,眼前人已来去无踪。众人只见青衣少年如鬼魅般穿梭於人群间。听到不同的惊呼声,五仙教众人已被放下。蓝凤凰见机不可失,立即下剧毒。几声惨呼,不少人脸上已泛黑,倒下地抽搐几下便一动不动。      本来不少人只是来凑热闹,趁机占个便宜。解决向问天能立下大功,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只是没把握下亦不愿冒险,於是都站在後排观看。仗着人多势众围攻下,多少能沾点好处。可是现在发展到这现况,不被向问天打死亦会被毒死,大家都奋起一搏。向问天武功高强,五仙教能下剧毒,於是一拥而上都攻向叶礼婷。只剩下几名如天乙,乐厚等颇具盛名的不屑於攻向小辈,围攻向问天去。      叶礼婷无意杀人,只是刺伤各人手腕,此时面对四方百面的攻势,暗骂自己的幼稚。幸好辟邪剑法快如闪电,却又在人意想不到的方向攻击,一时间各人捉不到来势,几人被刺伤。叶礼婷不敢大意,每一剑用灌注内力,即使筋骨不被挑断一时三刻要再参战亦不可。      叶礼婷知道她必需游走於各方位,令人难以掌握才是保命之策,於是身子越转越快,众人只见青影飘移,银光乱闪,滴水不入,说是幻影却又一个一个被伤,说是实体却又捉摸不能。有好些想要发暗器的,都被叶礼婷一一避过。想要施内力远功的,聚气速度永跟不上叶礼婷的移走。因他们只是乌合之众,难以作出一阵式来围攻,一时间对叶礼婷实在是无法可施。      这边厢,叶礼婷却是有苦自知。虽说日子有功,她的武功进度一直不错,但却从未试跟多名敌人作长时间打斗。内力渐渐近向极限。虽知道超越过後会有何结果,但说要立即抽身离去却是不行。即使她能逃走,五仙教必定遭殃。向问天力敌几名高手,长时间来说必有筋疲力竭的一刻,胜负难以预料。叶礼婷咬咬牙关,虽说她从没突破天枢穴,但她知道也是这几天的事,值得放手一博。      此时一汉子拿着双叶刀砸来,叶礼婷闪身避过,反刺之际,当的一声,剑竟刺不进。原来这人戴有铁护腕。叶礼婷听到背後已有刀风扫到,知道只要一转身挡格,双叶刀必定袭来,到时背腹受袭,难以逃避,心下就只有做下决定。      「是你逼我的,多多得罪了。」叶礼婷想护腕也就只能戴到前臂,就不想信你全身都是铁盔甲,一剑刺到手肘,插进肉中遇骨阻隔,大喝一声以内力令剑插进,把剑尖微转再向上一挑,登时鲜血尽溅。大汉惨叫一声,双刀齐跌,只能一手紧紧抓着只剩下一点肉块接驳着的前臂。      心理关口一过,叶礼婷更是毫无顾忌。加上强行运行内力,真气渐难以控制,叶礼婷一剑比一剑残酷。只要是青影所到之处必血肉横飞。白色雪地都是一滩滩的鲜血。漫天洒血,青衣沾上红彩,叶礼婷白晢的脸庞被溅上血液,混着汗水滴下来,如同黑夜厉鬼。这时天色渐黑,众人不禁背後发凉。      「恶魔!这人必定是恶魔!」      青城派侯人雄忽大叫一声:「辟邪剑法!福威镖局的要来索命了!」      原来青城派祖师曾败於辟邪剑法,後来把记起来的剑招细心琢磨。在灭了福威镖局後,更是找到林家辟邪剑法,可惜是缺了内功心法部份。所以作为青城派的多少会认得出来。      「索命又如何?我第一个就杀了你!」叶礼婷虽不是真正的林平之,却被青城派所虏去,加上青城派的作风绝谈不上是什麽正派,电光火石之间便刺穿侯人雄的心口。      其他人见叶礼婷大开杀戒了,无心恋战下四处散去。叶礼婷杀得兴起,像要杀到手的蟑螂四处逃去,心下不快,又连刺几剑,几人又呜的一声倒地不起。      围攻向问天的几名惊讶这少年竟会使用辟邪剑法,加上久攻不下,要是少年加入向问天大概胜算难料,一时间战意已退。向问天心想是好几会,使用小法把敌方的真气导向地下。敌人以为是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把他们的内力都吸掉,大惊之下立即撤剑撤掌。      「吸星大法,辟邪剑法!今日你们二人杀害武林正反两道,此後江湖上将再无你们立身之地。好自为之。」抱拳之下,立时离去。      此时叶礼婷见强敌离去,一直紧着的一口气终於放松,倒坐在地上。其实她体内真气早就狂翻乱涌,就靠着意志坚持。眼前金星飞舞,倒下过去,感到四肢渐渐活动不能。身体打着冷颤,却是火烧般灼热。全身却动弹不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