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16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是没有。      任盈盈坐在旁边,低声说:「这客栈有问题。」      蓝凤凰点头同意:「你们先服下了这药。虽不能抵百毒,但一般的迷*化功散等应没大碍。」说着手递上两颗蓝色的药丸。      叶礼婷吞下药,留意了一下四周环境,登时明白她们所说的事。就拿坐在喝酒的樵夫所说,身边放好了砍回来的柴,显然是已从山上下来,但为何在下雪的傍晚留在客栈而不回家?一般来说应是趁雪没积厚,天还没黑的时候赶紧回家才是。再看那新净的斧头,可见这樵夫只是伪装的。      只是这些连叶礼婷也察觉到,恒山派的会知道吗?一般来说她们出动是由一定字軰师长带领着辈份较低的弟子出来的,要是定字軰的在,那应没什麽好担心才是。怕的只是发生了什麽大事,要把弟子留在小镇上,这恒山派面对的问题可大了。      叶礼婷终於找到仪琳,清丽可人的她好像又清减了点。要是她到这时还没把令狐冲忘怀,这真是太可怜也太执着了。      「仪真师姐,你觉得秦娟师妹会没事吗?」仪琳问道。      另一尼姑仪真答道:「她第一次远行,身体不能负荷也是可以理解的。休息过後就好。」      「嗯,有师父照顾定没事的。」仪琳说。      「只是石家庄的事莫要担误才好。」仪真转眼又接着道:「不过隔了这麽一段日子,特别下了大雪,凶手也不会还留在那里等我们来。我们顶多也只是去把现场看过清楚明白,再回去报告掌门。」      「嗯。」仪琳眼睫毛轻颤,不知是担心,害怕还是难过,但无论是哪个,此等楚楚可怜的神态,已令人想要好好保护她了。      叶礼婷想要跟仪琳相认,看她对令狐冲是不是还那麽痴,可是先不说最近她的易容变了,她们之前也不过是见面过一次,人家还记不记得她也不知道,现在冲出去也不过是自讨没趣吧。何况她身边还有这麽多恒山派师姐妹在一起?      及後,恒山派众尼没说到有什麽情报。原来她们赶路期间,小师妹秦娟病了。本来恒山派沿路都只是找庵堂借宿,或是路宿在外,但这次因病来得急又剧,唯有在客栈投宿一晚。定静师太早就上了房照顾秦娟,是以一直未见人影。叶礼婷见没什麽特别可听,於是把注意力放在周遭,恐怕这些乔装打扮的人会对她们不利。可是直到她们回房为止,什麽动静也没有。      「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叶礼婷暗道。 41   叶礼婷敲了敲任盈盈的房门,刚才蓝凤凰跟她说秦娟的发病有可疑,令她久久不能释怀。若然这次的病也是左冷禅的诡计之一,那今晚必有事发生。叶礼婷想与其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也是无用,於是想要跟任盈盈讨论一下。      「谁?」任盈盈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是我。」      夜栏人静,滴水可闻,任盈盈从房内看到那因蠋光摇曳而晃动的人影,感这世上恍如只剩下她们二人。任盈盈对江湖万千莽汉亦能指挥有道,但这时对着孤身一人的叶礼婷,一时间竟然害怕起来不敢开门。并不是像在江湖中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害怕,怕的也不是外面的人,令她害怕的是自己那跃动的心,还有因面对这害怕而感到兴奋的心情。      「我有点累了。」任盈盈按着自己起伏的胸口说。      「嗯,那明天再说。」      叶礼婷很淡定的想既然任大小姐也能安心睡觉,大概也没什麽问题,可能只是自己的杞人忧天。笑了笑便走向自己的房间。      叶礼婷刚要推门进入,眼角瞄到仪琳从恒山派众人的房间走出来,独自在深夜的客栈里,就如回到当初她们初遇的那晚一样。心中一暖,施了一下轻功,悄悄跟着她,直到到了马房门外才现身。      「小师父你好。」      「嗄!」仪琳被她吓了一跳,看到来者没恶意,躬身回礼:「公子你好。」      「不认得我吗?」叶礼婷笑问。看仪琳露出疑惑的神色,说:「我是叶礼婷。」仪琳从不相信渐渐变得不可置信的神情,叶礼婷只好补充一句:「我之前易容了。」      「原来如此。」原来你如此好看。仪琳脸微红,与天上娇羞躲在云後的月色相比,倒是一对。      叶礼婷看着仪琳,看她手上拿着喂马的饲料,想来是害怕马匹被下药,於是皆是由弟子喂饲,可见恒山派的小心奕奕。只是就让仪琳一人在晚上去就好吗?这令叶礼婷不得不担心起来。平常她跟任盈盈和蓝凤凰一起,她什麽都不用担心,一切都有她们二人解决,就只有对着仪琳,她就变得婆妈起来。不知道蓝凤凰和任盈盈对着她时可是一样?「要喂马吗?我陪你。」      仪琳点了点头。叶礼婷跟着她走进马房,一路上仪琳都低着头,没有对上她的眼。      「情障的事怎麽了?怎麽不见了不戒大师?」      仪琳的脸刷一声红了。虽然叶礼婷看不清她的脸,但月色下她的耳朵也红得比苹果还要红。仪琳静默了很久,就连叶礼婷都差不多要放弃道歉问了这种敏感问题,仪琳才低声说:「上次听叶公子说了一席话,後来又遇上他和他的小师妹,果然又真的有点像公子所说的一样...」      当日她重遇令狐冲,大着胆留意他跟小师妹的互动,更尝试把自己代入,虽然令人害羞不已,却感到跟自己的性子格格不入。她不是岳灵珊那种千金小姐的脾气,也不喜欢人一直宠着她。另一方面,令狐冲性格活泼,喜欢耍嘴皮子,在她身边要把他的性格抑制,仪琳终明白她是过於投入自己对令狐冲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生活中总不可能每天都大义凛然,每天都舍身相救。m在平淡的生活里,她和令狐冲并不是能一起生活的一对。      「这就好。何以小师父还是这麽憔悴?」      仪琳望着眼前的人,告戒着自己红尘的热情皆会渐渐冷却,水中月,镜中花,只是尘世中的幻影,就如当初对令狐冲一样。      「爹他就是不相信我已放下,还是带着不可不戒和桃谷六仙去华山去找他下来...」仪琳故意回避,叶礼婷以为仪琳是担心不戒又惹麻烦,连番安慰,却不知道有人一直伫立在树後观察着她们。      任盈盈本来稳定了心情准备就寝,怎料一看窗外却找到叶礼婷的身影,视线便一直不能移开。看到她跟仪琳走了出去,忍不住跟上去看看。她躲在树後,一边留意着她们,一边给自己的举动找个理由。堂堂任大小姐要来跟踪人,这是她的第一次。看着叶礼婷跟仪琳温柔地交谈,她开始明白她心里的痛。她以为要防蓝凤凰缠着叶礼婷是为了小叶子的好,不可让她踏上歪路,不可让蓝凤凰再乘人之危。但是仪琳是名尼姑,尼姑总不会对叶礼婷有非分之想了吧,为何她还是在意,还是心口闷闷的?      任盈盈咬紧唇,她不知是惊还是喜,她只知道她身体内澎湃的情感一直涌出来。她身体在颤抖,就只有咬紧唇才能把它压下。这时的她实在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客栈内已发生了大事。      叶礼婷把仪琳送回恒山派的房间,走到门前看到门并没紧闭,深感不妙。仪琳清楚记得自己是有把门关紧的,把门轻轻一推,房内已空无一人。仪琳走到房间内,师姐师妹已不知去向,可以包伏却还是好好的放在柜里。女尼的外衣也还整整有条的挂起来。      仪琳拔足而奔,到另外一间房内,亦是空空如也,就只有到定静和秦娟的房间,看到她们二人皆昏倒在床上。仪琳怯怯地把手放到她们的鼻下,还有气息才松一口气,只是任凭她如何叫喊,二人还是一动不动。      「你在这里好好看着,有什麽事大叫,不要乱走,不要给人开门。」叶礼婷虽然担心仪琳,但却也害怕蓝凤凰和任盈盈遭遇不测,只好暂时放下仪琳,匆匆跑到距离较近的蓝凤凰之处。      叶礼婷把门一推,一看亦不见人,大吃一惊急忙跑到任盈盈的房里。任盈盈刚刚从窗外潜回房还在定神,便见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人冲出来,一下子拉起她的手。任盈盈不为意下,身体便跌到那人的怀里去。叶礼婷紧紧拥抱着她,喃喃地说:「大小姐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任盈盈还在想到底是梦还是幻象,这人又牵起她的走,拉着她跑了出去。任盈盈武功内力皆不弱,平常攀山涉水亦脸不红耳不热,怎的就在这客栈里短短几间房的路程,竟令她喘气起来,心跳得像要蹦出来一样。      「小师父,我们回来了。师太她们怎样?」叶礼婷推开定静的房门,手仍没把任盈盈放开。      仪琳看着叶礼婷,眼神比之前还要黯然。定静二人已被仪琳搬到床上,还是在昏迷中。仪琳一脸焦虑,万分无助静静看着她们,叶礼婷看得心也揪起来。      「小师父,你看她们身上可有伤痕?」叶礼婷看房内没有打斗痕迹,相信应是用毒多於受伤的。      「没有。」仪琳的答案更肯定了叶礼婷的推测。      这时任盈盈才回神过来。叶礼婷的手虽然不大,很滑很柔软,但紧握起来令人很温暖很安心,也没有压逼感。被她牵着走,很自然就会想要依她的意思走下去。任盈盈很高兴叶礼婷没有松开她的手,因为她亦不愿放开。虽然这实在不是笑的时候,但她还是忍不住嘴角翘起了。      任盈盈观察了定静,说:「看来是化功散之类的麻药。」      「化功散?那蓝姐姐....」叶礼婷对上任盈盈的眼眸。「是故意的?」      「嗯,大概。」任盈盈点头。想五仙教教主又怎会上这种药的当?      「那她定有留下线索给我们。所以就先等定静师太醒来吧。」这话其实也是要令仪琳安心。即使想要追,也不能把仪琳和昏迷中的定静师太和秦娟丢下。      仪琳不懂二人所说的事,但她少出门,遇上状况实在不知所措。唯有寄望这二人的帮助。她不知道叶礼婷身旁的是谁,只感到她们一起的画面真的很美很融洽。虽知道不应多想,但就是禁不住心底的那一点刺痛和苦涩。 42   叶礼婷拿着蠋台,在失踪女尼的房间搜索着。後面跟随的是任盈盈。她们讨论後同意,在风雪下,是不可能把众人一下子运走的。何况在雪上行走必留痕迹,要是这样的话也太笨了。所以这客栈内必定有秘道,而恒山众人大概亦被运走不远。      叶礼婷敲了敲床,看下面可是空心。任盈盈亦摸摸柜上可有机关,可能还是缺一点运气,还是没有头绪。      「你觉得绑走她们的目的是什麽?」任盈盈问。      这时叶礼婷亦有点气馁,坐到床上,想想到底有什麽被遗留了。「所谓擒贼先擒王,他们却偏偏只绑小尼姑,明明把定静迷昏了却放过她,应该是想要要胁。」      任盈盈坐到叶礼婷身旁,点头道:「应该也是。要是真的跟五岳剑派合并有关,那就是把小尼姑抓起来要师太答应。」      「可是定静师太性格轰烈,她不会就此妥协的。所以待她醒来,定会有人来贼喊捉贼,卖她一个人情。」叶礼婷说,顿了一顿,叹了一口气。「只是无论如何,我当初是不应把你们也卷进来的。」      任盈盈只是把手覆在叶礼婷的手上,摇了摇头。      叶礼婷知道她的意思。「我不会再说,因为这样就是把我们之间的感情看轻,也瞧不起你们了。」要是她们有危险,叶礼婷亦万不会丢下她们的,她们想要完成的事,她亦会尽一切力量去协助。      任盈盈展露的笑容,是叶礼婷所看过最美的。她们坐得很近。任盈盈呼气如兰,把叶礼婷的呼吸都扰乱,不知觉跟随了那个节奏。加上蠋光把她的脸照得更红更艳,叶礼婷心漏了一拍。她记得上次她有这种感觉,已经要数到上次在黑木崖喝醉了的一晚,那一晚,蓝凤凰身上醉人的香气,令她不知到底是因酒而醉还是因人而醉。只是这时她的感觉更激烈,她快要忍不住手环上她的腰,然後...      叶礼婷深呼吸求镇定,怎料任盈盈的气息却因此更肆意进入她的体内。她知道理智快要败北,唯有离开源头才是正确做法,就要站起来继续搜索,任盈盈却贴上她的身上。      「怎,怎麽了?」叶礼婷大吃一惊,本能地一手圈起任盈盈的纤腰。      「蜘蛛!」      寻常蜘蛛是不会吓到任大小姐的。只是任盈盈在叶礼婷胡思乱想之时亦失神起来。忽然感到有毛毛的东西在她脚边撩她的脚,一看竟是长满了毛的赤红大蜘蛛。要知越鲜艳的毒物越可怕,加上牠恶心的外型,吓得处变不惊的任大小姐也一时间弹跳起来。      当任盈盈回神过来,发现她已经再度落入了叶礼婷的怀抱中。这晚的第二次,只是一次比一次不舍。她是江湖上的妖女,但是她却是守礼的人。她很害羞,她知道她应该把叶礼婷推开。这跟男女无关,只是你起了那种心意就应守那种礼。可是叶礼婷太君子太诚实,环着她的手一动不动,不是很用力,但却也不是令人一挣即脱。正因那手没什麽动作,任盈盈又给了自己一个藉口不要离去。      两个拥抱中的人加上一只蜘蛛是一个很奇异的画面。可是二人皆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只要一说话必定会尴尬放开。只愿这一刻永远停留,但蜘蛛不从人愿。蜘蛛要爬走了。这只蜘蛛是不可错失的。以蓝凤凰的说法,此肥大饱满,娇红欲滴的蜘蛛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珍宝,遇见牠比在草地随便拔根草竟然是人参的机会率还要低,所以牠极有可能是蓝凤凰心爱的宠物。即使不是也要把牠捉回去送给她当礼物。      「我们追吧。」叶礼婷依依不舍把任盈盈放开。任盈盈点了点头。刚才的缱绻像没发生过一样,二人跟着蜘蛛走到走廊,一直到客栈厨房後的一个水井。      「难道水井下有秘道?」      「等一等。」任盈盈制止叶礼婷就下井救人,把石子抛进去。果然是一个乾涸了的井。「我下去看看。」      「这...」叶礼婷知道现在月黑风高,下面伸手不见五指,有什麽陷阱又不知道,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了。若然点起火光,更是等於宣布自己就是目标来攻击我一样。这些人一下子把十多个尼姑就移走,不是武功高强便是人数众多,不论是那个可能性,下井是九死一生。她知道这也是任盈盈争着先下去的原因。叶礼婷拉着任盈盈,眼神坚定不让她离开。      在她们争持之际,客栈上传来谈话的声音。任盈盈示意噤声,偷偷潜到窗外。只见定静已经转醒,向仪琳问个事情始末後便立即提剑找人。定静第一时间跑去其他人的房间,跟叶礼婷她们一样,看不到打斗的痕迹,亦不觉血迹。然後到马槽,看马匹没异常,又跑到路上留意可有车轨脚印,可是雪上却是平滑光溜。她一时间也没个想法。心想是辟邪剑法的邪魔发现她们,於是联合魔教把人虏走吗?她最怕是那人是淫贼,把恒山弟子沾污,这屈辱可是比死更难受。      此时客栈外传来马车的声音,定静奔到门前,看到的是嵩山派的人。第一个下来的是锺镇,其余有二人是钟镇的师弟,还有些低一辈的弟子。      「师太何以半夜一人於路上徘徊?」锺镇话像关心,但实情表情毫不诚恳。      定静一向对嵩山霸道的作风很是反感,但到此事涉及众多弟子,若是她个人事情,她是死也不会向这些人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