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19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庄主之位,不论他是否知情最後的结果也不是他所愿的。这些黑衣人必定要杀人灭口的,即使不死,也被追杀中。」      「那畜牲,死了便宜他。」想起石家二十多口一下子就被灭,大好家庭就此失去,妇人不禁悲从中来。      定静说:「我倒是希望他没死。他要做人证,在武林同道前交待一切。」定静看了看情形。「我们还是先疗伤再说吧。」      事实上,叶礼婷此时已经再也撑不住,即使倚在二女身上,摇摇欲坠,神智不大清醒。到後来叶礼婷睁开眼时,已发现自己在床上。那不是客栈的床。定静觉得客栈的人都有可能是嵩山派来的,所以决定就在石家庄的小楼上休息。小楼是石家壮里较高的地方,易守难攻,石家庄附近的一切举动都尽在掌握之中,跟仪琳把恒山众尼接过来後,决定先在此休息。 48   床边坐着的是任盈盈。她倚在床边的木就这样睡着。叶礼婷记得那时蓝凤凰出现,也差不多要天明。现在一睁眼又是天黑了,难道她要昏了一天了?看着床边那秀丽的容貌,叶礼婷心想也实在苦了她了。虽然她遇过的有青城派,岳不群等人,但最终遇到的却是以心相待的任盈盈和蓝凤凰,这次重生也算是不枉了。      叶礼婷坐起来,伤口被扯,忍不住哼了一声。就这麽一声吵醒了任盈盈。      「你醒了?」任盈盈惊喜道。      「嗯。也不过是流了点血,很快醒的。」      「还说快,都已经大半天了。」任盈盈没说到她一直坐在这里,每一刻都度日如年。希望叶礼婷在下一刻就醒过来,但一直让她失望。      「我想我可能太累吧。害你担心了。」轻轻的把手覆盖着她的。      任盈盈脸上一红,还好黑夜中叶礼婷并没看到。世界恍如停顿,不知过了多久,任盈盈说:「我,我这就去做些吃的来。你好好的休息等我。」      任盈盈离开,叶礼婷躺回床上。虽然受了伤,还经历了那麽惊心动魄的事,但只要有她在左右,心里却是很平静的。忽然门又被打开,蓝凤凰像风一样的冲了进来。      “嗯,气氛不是怎样好。”相比起任盈盈的淡淡哀伤,叶礼婷感到有点来者不善。      「小叶子怎麽了?」蓝凤凰仍旧是风情万种地说。      「啊!没事。睡过後精神都回来了。」被蓝凤凰气势所压,叶礼婷说话也震震的。      「喔?是喔?」蓝凤凰缓缓地靠近着她。叶礼婷躺在床上蠕动着,一点一点的後退,直到退无可退,蓝凤凰就这样用双手撑在叶礼婷双耳边,身体在她上面,呼吸都打在叶礼婷的脸上。      这时候的蓝凤凰很可怕。叶礼婷是这样想的。怎料此时蓝凤凰一手便按在叶礼婷肩膀的伤上,她「啊」一声叫痛。       只是蓝凤凰又笑了,却是很恐怖的笑声:「不是没事吗?小叶子叫什麽痛?要我替你按摩一下吗?」      「是有伤到一点点。」叶礼婷苦笑说。姐姐,你可以不要那麽恐怖吗?其实小叶子只是在黑夜中没留意到,蓝凤凰双眼红红的,不是红过,不是感动,而是像杀红了眼那种愤怒的红。      这时蓝凤凰爆发了。「你以为自己是关羽啊?张飞啊?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你只不过是一块小小的小叶子!别人家的事跟你有什麽关系?学人逞什麽英雄?你知不知道有人会伤心的啊?」蓝凤凰越说越激动,那狐狸般的骚味渐渐变成老虎的威武。      叶礼婷正想要开口安慰,其实她也是很有分寸的,没有想要卷入什麽危险中,只是计划跟不上变化才出现点小意外。怎料蓝凤凰一下翻身已骑到她身上,一气之下把叶的衣服扯开,伤口经过包紥的身体就那样赤裸显示在蓝凤凰面前。      叶礼婷已经不懂反应了,这也太激动了吧。      叶礼婷因惊讶而张开的嘴在下一刻就被蓝凤凰的唇封着。蓝凤凰长驱直进,肆意地在叶礼婷的嘴里侵略。从樱唇开始吸啜,轻轻舔过贝齿,再感受那柔软的小舌,品尝那甜美的唾液。一切都是那麽令她难以自拔。眼前的身躯是多麽令她迷恋。特别受了伤的小叶子,无力的感觉,即使要她把心掏出来照顾她,保护她,也是愿意的。不,其实她早就已经是这样了。在她走火入魔的一晚,蓝凤凰起初以为只是意乱情迷,被慾望驱使着,後来就知道不是的。她没想过自己会被女人的身体吸引着,更没想过会动情,只因她是她的小叶子,把她的心都侵占了的小叶子,她变得情难自已。      「唔...」原本配合着的叶礼婷忽然皱眉,脸现痛苦状。蓝凤凰一惊,看到自己竟然不小心压上她腰间的伤口了。同时,她才醒觉到自己是做了多麽过份的事。小叶子对那晚的情况应该不知道的,所以现在对她来说,自己是第一次跟她有肌肤之亲。      「小叶子...我...」蓝凤凰想要道歉。她怕她这样会把叶礼婷吓跑,甚至是鄙视她这不伦想法。      「我看今晚应是不行的了。太激烈伤口会流血的。」其实叶礼婷的惊讶不下於蓝凤凰。只是她这人总有倾向把大事看成小事,这大概也是她的一个特殊技能吧。      「嗄?」蓝凤凰登时脑海中空白一片。一向从容不逼的蓝教主不知所措的样子实在难能可见。「你记得那晚的事?」      「我是怕尴尬所以不提起吧。」叶礼婷点了点头。      「你不嫌弃?你不抗拒?你不反感?」      「美女啊...是我荣幸。」本来叶礼婷是觉得蓝凤凰为救她才跟她发生亲蜜关系,但原来不是,照道理应是要生气吧。但心底里却没有那感觉,反而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想不到原来自己也挺好色的。而且,对於知道蓝凤凰原来那天并不是因为疗伤才吃了她,她心里也算是高兴的。毕竟对女子来说,第一次竟然跟感情无关的话也太悲哀了。      「你贫嘴!」蓝凤凰也不知道平常老实的小叶子有这麽的一面,反而被她弄得不知应对了。      「你这两天也辛苦了。来旁边躺一躺吧。」叶礼婷把半边床空出来,示意蓝凤凰躺下。蓝凤凰先把叶礼婷的衣服整理好,才躺在她身边,抱着她的臂膀。      任盈盈捧着盛好食物的盘子回去,看到仪琳脸红耳热的在叶礼婷门外,看这情境,心中不感叹息。小叶子怎麽惹上这麽多风流债?      原来仪琳刚好想要看叶礼婷的伤势,但站在门外就听到她跟蓝凤凰暧昧的对白。对一向清心寡欲,远离红尘的仪琳来说,震撼是何其巨大。 她想起那时田伯光把她捉走,她想起那次跟令狐冲在妓院了躲避,虽然她是尼姑,但也大概知道是什麽事。      我想,暂时不要进去比较好。仪琳支支唔唔地说。      任盈盈不明所以,推门而进。看到环境,才发现自己的天真。经过这一晚,她忘了蓝凤凰早跟小叶子有肌肤之亲,而她是之前从中作梗的人。现在她还有什麽立场来介入?任盈盈思潮起伏,最终放下食物转身便逃。      叶礼婷见状想要去追,伤口被扯痛了只能躺在床上。蓝凤凰见她挣扎想要起来,苦笑一下:「这位置我还是让出来吧。」叶礼婷要把手伸出把蓝凤凰拉回来,她却又已经翩然而去。 49   任盈盈黯然跑离叶礼婷的房间,回到石家庄当日恶斗的亭园,想起当日叶礼婷为她杀人,自残,自己心痛地为她上药,当真是甜酸苦辣交集,滋味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夺眶而出。      「姑娘,贫尼有话想说。」定静的声音从後响起,任盈盈赶紧把眼泪拭去,掩饰刚才的失态。      定静见任盈盈双眼通红,心想自己也实在出现得不是时候。只是这番话她想说很久,但任盈盈一直留守在叶礼婷床前,所以她一见任盈盈一人在园里才急不及待把她叫着。      「师太请说。」      「恒山派得你们和叶少侠相助,实在是感激不尽。本来受人恩惠,即要感恩图报,只是正邪有别,贫尼...」      「嗯,这我明白。」任盈盈知道定静愿意把叶礼婷收留养伤,跟她们生活一起已是最大的容忍,本来就没想过恒山会报恩什麽的。      「叶少侠年少有为,武功人品皆上乘。虽然武功有点毒辣,但为株灭敌人亦非不可原谅之事。不论是正派或贵教中亦同辈中难找到这般优秀的。贫尼衷心希望他能弃暗投明,为武林同道造福。只怕他待在贵教,终有一天为祸武林,最终逃不过被正派追杀的结局。」      任盈盈听到定静称赞叶礼婷,心里很是自豪。後面的她当然不同意,成为大魔头得正教中人讨伐,任盈盈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小叶子有想过这後果吗?      「师太想说什麽?」任盈盈冷冷地道。      「之前听叶少侠说,他留在贵教似乎是为了你。贫尼自然希望姑娘能早日洗心革面,若然不能,亦希望能放他离去。少年人血气方刚,儿女情长,要舍弃固然是很困难,但若然姑娘真的为他着想,请好好考虑一下。何况任我行已重出江湖,若然叶少侠跟他和向问天联手...」      「什麽?我爹没死?重出江湖?」任盈盈惊呼。      定静惊讶之情不逊於任盈盈。「姑娘竟是任我行的女儿?」定静想来自己的一番话定是作废。任我行的女儿又岂会离开魔教?任我行的女儿又怎会把自己看上的男人放过?      「师太定要跟我说详情。」任盈盈没想过她不过是来石家庄的路途短短一段间便武林发生了这麽一段大事。      於是定静把收到的消息一一跟任盈盈说,包括任我行於西湖被向问天救出,休养过後把旧部招揽,东方不败大肆搜捕叛徒,弄得教中人心惶惶。亦有不少魔教人士怕自身安全不保,私斗不在话下,有些离教後只好靠抢镖杀人为生,一时间武林腥风血雨,任我行不亲自出手,连带的灾害已浮现。      任盈盈细心推敲,对於现在的形势很快便分析透彻。作为女儿的,去帮父亲自是理所当然。魔教一堆无秩序的汉子,群龙无首之际什麽也可做出来。她在这些人众亦算是有点威望,应可把他们尽量管束一下。至於叶礼婷,先不说她有伤在身,即使健康,她亦发誓不要再让她涉险。果然她只要跟自己在一起,面对的只会是无限的危险,何况她与蓝凤凰有情在先,自己离去亦是时候。      任盈盈头也不回说:「我明白了。小叶子就拜托你。」她知道定静是好人,定会把叶礼婷照顾得妥当,这麽一去,父亲定是要回黑木崖找东方不败报仇夺教,还有没有命回来亦属未知之数。她多想再见小叶子一面,可是这样一见,她说不定就不舍得走了。於是她脚下运功一跃,扬长而去。      「贫尼定不负所托。」定静虽没想要任盈盈的身份,但这个结局也算是达到预期了。魔教少了一个助手,武林的未来又多一分保障,可惜的是,任盈盈也是一个好姑娘。若然她不是魔教的人,那多好。定静摇了摇头,只好回到房里。      二人都专注於自己的思绪中,毫不发现有一名比自己武功低很多的人在静听。      「怎麽了?小师父。」叶礼婷见自己派出去的线人回来後支支唔唔,心里有点不详的预感。原来刚才任盈盈和蓝凤凰相继离去,叶礼婷想要起来追,跌跌撞撞下碰到在门外的仪琳。仪琳见叶礼婷痛苦又焦急的模样於心不忍,但叶礼婷又怎样都不愿回床上休息。仪琳只好答应替叶礼婷去留意两女的状况,叶礼婷才不甘愿躺下。      「大小姐走了。」      「走了?怎麽走了?走到哪里了?」叶礼婷如被电击一样,弹跳起来後惨叫一声又被伤口痛得躺回去,吓得仪琳急忙把她按着。      任盈盈落寞背影如箭一样插进她体内,比起这些日子任何一个伤势都要令她痛苦。走火入魔是气息不顺,刀伤剑伤是皮肉之事,比起这种从骨头里渗出来的刺痛都不算什麽。到蓝凤凰也离开的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死了还比较好。      「我这人,很差劲吧。」叶礼婷呜咽地说。她也不是想要在仪琳前哭的,这小尼姑应该会更不知所措吧。只是泪水怎样也停不下来,她也放弃挣扎了。      仪琳果然慌了,她是第一次见男人哭的。「别要哭,别要哭。」      叶礼婷把被子一拉,把自己的头也盖上了。仪琳也不知道怎麽这人竟这麽娇气,可能书生都是这样吧。仪琳没什麽恋爱经验,随便找些事来说:「我爹说他爱上了我娘,我娘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後来她误会了我爹看其他女人,便一气之下走了。我爹就是天涯海角也要把她追回来。」      叶礼婷听到这样便更心酸了。你爹只不过是看了女人一眼,你娘亲已经不容。现在是有两个女人在我心里,她们自是非走不可啦。叶礼婷毕竟是从一夫一妻的世界来的,她的确是两个都喜欢,对两个都真心,但是她们会接受吗?所谓爱情的世界容不下第三个人,女人的心比针还要细。叶礼婷觉得自己是最卑无耻的人。      仪琳心想的确令狐冲也是喜欢小师妹,心里就再看不到其他女子了。可是不知怎的,她却不觉得叶礼婷可恶,相反还很想要好好在她身边陪伴着她。仪琳不懂要怎样才可以安慰到叶礼婷,只好在她身边诵读经文,望能把她的心安定下来。 50   仪琳是爱恬静的人,长年累月在恒山的岁月中令她能独自渡过时光。不知过了多久,棉被内才传来叶礼婷闷闷的声音:「小师父,蓝姐姐呢?」      「刚才我去找不见她,後来师姐说她有事先走了。」      「唉~是啊,我这样的人,本就不值得她们留下来。」叶礼婷好容易停下的眼泪又涌出来,幸好她一直蜷缩在棉被下才不教仪琳笑话。      仪琳急道:「不是这样的。叶公子很好。师伯说她是有事才要走的。」      叶礼婷心想仪琳把长辈也搬出来,应不是随便安慰她才说出来的话。随即定了定心神问:「此事怎说?」      「她是五毒教教主吧。」仪琳打探的语气说。定静之前打量过蓝凤凰,又听到叶礼婷称呼她,心想姓蓝的多半是五毒教的那位了。「最近东方不败大力搜捕跟任我行有关人等,之前你们又跟向问天联手抗敌,多半是五毒教也牵连进去了。」      「又是我连累她们了。」叶礼婷觉得她没来这世界会比较好。只是她没想到笑傲江湖有没有她大局还是那样走的。「等等!」这样说来,大小姐会去帮她阿爹去跟东方不败恶斗了,没有令狐冲,他们打得过吗?再说,她也不忍东方不败就这样死於任我行手上。虽然东方不败好像对她下药了,但她又暗暗地不相信这是事实。毕竟他亦没有直接承认过,她身体亦一直没事。      「小师父!我决定了。我要上黑木崖。」叶礼婷作了决定,人的精神又回来了。      「这是为了任大小姐吗?」仪琳不禁五感交杂。恒山上亦有不少是被丈夫所弃而出家的女子,所以仪琳亦非对婚姻一无所知。有些人,一生中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但其实心中并没情,只当女人是工具道具玩具,或是跟随大众看法要成家立室就成家立室。虽然叶礼婷并非对姑娘一心一意,但却能做到舍身救人之事。她为了心中的人赴汤蹈火,比起把妻子当成物件的人,感情更真更炽热。为此,仪琳感动之余,甚至是有点羡慕,渴求。对於这种欲望,她害怕了,这跟她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