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2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之际,藉机解手逃走。只是没走到两步,他们已经发现。眼看他们便要追到,叶礼婷随手拿起街上的扫把,当作剑用。叶礼婷没临敌经验,打斗也只看过四兽跟他人动武,只好拼命把辟邪剑法耍出来。      二兽虽得余沧海教授辟邪剑法,但余沧海也只是偷学回来。难得看到林家正宗辟邪剑法,自然不会错过,於是也没对叶礼婷下杀手,否则叶礼婷又怎可能挡得下几招?      叶礼婷边打边退,渐渐走到大街之上。两名男子围攻一名女子惹来不少途人侧目。果然不久听到一把娇声说:「两个大男人欺负一名弱质女子,无耻!」 4      叶礼婷体力不继,已现败势。左腿一软,失了重心便要跌到地上。於人豪挥剑一指,剑尖已到叶礼婷胸前。罗人杰站在身旁,露出猫把鼠玩弄於掌心间的微笑。      叶礼婷听到背後传来女子之声,似是替她抱打不平,转身一看,发现出声喝止的是一名长得颇为秀丽的女子。想这大街之上来往之人众多,不乏带剑之士,就只有这名娇滴滴的女子来制止这青城二兽,看来这江湖实在黑暗,什麽道义名存实亡。      女子拔剑指向二兽,喝道:「大胆狂徒,住手!」说着便要提剑而上。      青城派虽发生了因贪图剑谱而灭了福威镖局的传闻,但他们一向自视为名门正派。何况欺负弱质女流,不论正邪双方亦甚是不屑此等作为。二兽被女子一喝才醒觉打到大街上,觉得这样实在不好看,均收回攻势。於人豪首先抱拳道:「姑娘误会了。我们二人刚才在客栈发现这丫头鬼鬼祟祟的,一叫便跑。我们觉得有可疑才追上来。」      罗人杰接着说:「怎料她见我们追上便向我们攻击。我们亦只是自卫。我看,她必是做了些不可告人之事,必需带回去严加审问。」      此时一名青衫书生走出来。书生留五柳长须,看起来已达不惑之年,轻摇羽扇,一身儒气,面带微笑道:「如此说来,应交于官府才是。两位可有发现什麽遗失了?」      二兽看儒生後还跟着几名穿着相同蓝衫冠帽的男子。於人豪先道:「晚辈见过华山岳掌门。」话虽是客气,眼神却是狠狠盯着叶礼婷,丝毫没有把她放过的打算。      叶礼婷心里感叹一声,原来这就是伪君子岳不群。如果不是穿越过来知道他的真面目,看他这风度,谁能不起景仰之心?见过这种风采,她心底希望这世界跟小说不一样,想要相信岳不群是真正的君子。      不论如何,叶礼婷知道此刻不投靠华山,不要说全身而退,只怕这大街是一步也不能离开了。      叶礼婷开口道:「少装正派。谁不知你们青城派觊觎林家辟邪剑谱把福威镖局灭门!」      在说辟邪剑谱时,叶礼婷特别留意着岳不群的表情。既然林平之是女的,那麽有可能岳不群在这世界亦不是伪君子。很可惜,她失望了。虽然岳不群掩饰得很好,但在听到辟邪剑谱时那如获至宝的眼神,即使只是一瞬即逝,叶礼婷并没有错过,心立即冷了一截。      於人豪听到叶礼婷所说,恼羞成怒,挥剑便要刺下。岳不群脸上忽然满布紫气,夺去当初出声相救叶礼婷那女子的剑,寒光一闪,挡下了於人豪的攻击。短兵相接之间,於人豪只觉得手腕剧痛,剑拿不稳便跌到地上。原来是岳不群以内功加诸於剑上把於人豪的剑震飞了。这便是华山气宗的紫霞神功。      於人豪见打又打不过,理又说不过,只好咬牙切齿说:「林平之,算你好运。」便悻然离去。      叶礼婷站起来,向岳不群道谢。      岳不群点头说:「大街乃是非之地,不宜多说。」然後领着弟子带叶礼婷到另一间客栈说话。      华山派这次出门人数虽不算多,但亦足以包下了一个园亭。园亭并不奢华,甚为雅致,很是符合岳不群君子的形象。      这时剩下岳不群,相救的女子和叶礼婷。岳不群先开口道:「姑娘便是林平之?」      叶礼婷沉默不答。      女子打量了叶礼婷一会,跟岳不群说:「爹,她的确跟林镖头夫妇长得相似。」这名女子便是岳不群千金,岳灵珊。亦是在原着中要跟林平之结为夫妇,後来却被林平之杀死的少女。      岳灵珊以为叶礼婷害怕华山派亦如青城派一样对她意图不轨才不愿承认身份,软声劝道:「你放心,我爹人称君子剑,会为你作主的。」      「谢谢岳姑娘。未知可有我父母消息?」叶礼婷这样说,简接承认了她是林平之的身份。经今天一事,整个武林早已把她当作林平之。她承认不承认本来已无关重要。      岳灵珊吞吞吐吐,目光露出怜悯的神色:「林姑娘听了不要太伤心。你父母先被余沧海所擒,後来被木高峰逼死了。死时大师哥刚好在他们身边。」      叶礼婷低头细想。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灵珊口中的大师哥令狐冲本是为了恒山派师妹仪琳因被采花贼田伯光调戏而挺身负伤,後来被青城派捡了个便宜,打致重伤,在养伤期间撞到刘正风与曲洋死前付托笑傲江湖曲谱与林家夫妇被杀之事。      既然青城四兽一直跟叶礼婷在一起,那麽令狐冲应跟青城派没结什麽梁子才是。田伯光还是有伤令狐冲,令狐冲无意间碰上林家夫妇,就是不知道到底笑傲江湖曲谱可有到令狐冲手上。      岳灵珊见叶礼婷低头没回答,以为她是伤心过度,再好言安慰。      「我没事。谢谢岳姑娘。」叶礼婷说。既然林氏夫妇已死,她的身份再无说清之日。「爹娘死前并非孤独,也谢过你大师哥了。」      叶礼婷知道天大地大,却无她容身之处。只要她一踏出这门口便是待宰的羔羊。虽不愿意,无可奈何之下立下决定。单膝跪下:「望岳先生收录门墙。」      岳不群点头道:「你父母双亡,孤身一人,来华山有个照料也好。起来吧!」      「恭喜爹收了新弟子。」岳灵珊拉起叶礼婷,牵起她的手,好不亲热。说完便拉着叶礼婷拜见各师兄。「大师哥受了伤,暂时不要打扰他好了。我们先去见二师兄。」      令狐冲是主角,叶礼婷好奇下想见见他的风采,何况有开曲谱的事亦想要问一问。虽今天不能见面,但来日方长,在华山上必要见上一面。 -------------------------------------------------------------------------------- 小独,2011-04-17 22:39:38 5      华山派对弟子仪容甚为严格,男弟子都穿青衣戴冠帽。女弟子虽然衣着上可以较为随意,但亦必要端庄得体。叶礼婷以林平之的身份需为父母守丧,相比起白衣素服,她选择了黑色的衣裳。      「白色不会较好看吗?」岳灵珊看叶礼婷的装扮,觉得有点恐怖。      「嗯…穿黑衣会很可怕吗?」叶礼婷问。她不大喜欢穿白衣,除了很容易弄脏外,人看起来还比较胖。      「小林子喜欢就好。」岳灵珊道。      话说拜师以後,岳灵珊便跟岳不群提出要叶礼婷当师妹。叶礼婷亦不觉有什麽不妥,一般门派本以拜师先後决定弟子身份。於是,大家维持叫岳灵珊为小师妹,叶礼婷为林师妹。叶礼婷叫岳灵珊当师姐时,岳灵珊笑得把眼睛眯起,甚是受用。但当岳灵珊要叫叶礼婷,她又不希望跟大家一样叫叶礼婷师妹。      「林师妹在家时有没有乳名?」岳灵珊问道。      「没,没有。」叶礼婷心想她怎知道林平之的事啊。      「那父母如何叫你的?」岳灵珊追问。      叶礼婷想再这样问下去就要穿帮了,转头避开视线。「都叫我平之。」      「可是这样一点也不可爱啊。」      叶礼婷怕岳灵珊继续这样纠缠下去,说:「师姐就叫我小林子吧。」      始终故事大纲还是跟着原着走下去。岳灵珊对叶礼婷很亲切。听其他师兄师姐说,岳灵珊除了大师兄外,便很少跟其他弟子有这麽热情。岳灵珊是被宠惯的,像她这次不论衣食住行均处处照顾叶礼婷,各师兄师姐均啧啧称奇。      在叶礼婷心中,不论是男林平之,女林平之或是她这个伪林平之都不是岳灵珊夫婿之选。男林平之心系家仇,女林平之早已香消玉殒。至於她,虽然看小说时对岳灵珊只觉得她是父亲和丈夫的棋子,没什麽大感觉,但在这里岳灵珊却是唯一在街上愿意出声救援的人,不论怎样,她还是想要岳灵珊得到幸福。真正全心全意为岳灵珊好的人,就只有令狐冲一个。望令狐冲和岳灵珊能修成正果。可惜的是,令狐冲因之前下山口不择言很快便被岳不群下令到思过崖反省,叶礼婷一直无缘拜见。      叶礼婷为林家夫妇举办了丧礼和完成其他身後事後,休息了一天便正式习武。叶礼婷对这甚是期待。当知她得了辟邪剑谱後,得其门却不得其法。剑招练得多熟,没内功也只是枉然。      现在的华山派是气宗的。最注重正是以气御剑。第一天岳不群便传了叶礼婷华山心法。叶礼婷依着心法勤於练习,渐渐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流动。用心把气导向手掌,果然有如拿着个苹果的感觉。如此一天一天的过去,叶礼婷自觉对内功有点掌握,再次尝试辟邪剑谱心法。      辟邪剑法令岳不群,林平之等人宁愿自宫亦要非练成不可,叶礼婷对它是亦敬亦畏的。她既对武林没野心,亦没国仇家恨缠身,纯粹为了好奇心而练。练不成就罢了,即使学懂了辟邪剑法,一旦使了出来亦只会招致杀身之祸。叶礼婷下了决心,这套辟邪剑法是到生死攸关之时才使出来的。      叶礼婷按照心法所写而练,一开始亦没感任何不妥,只是过了一会儿,却感到有心烦气燥之感。虽不至於无法继续,但练功最重要是专心一致,特别是内功,一不小心便会走火入魔。叶礼婷不敢强来,但每天还是有一点小进展。对於这一点点的进展,或许是男女身体结构始终不同,又或是男女於性的慾望亦有所差别,或是自身一向性子较冷淡,叶礼婷始终想不明白,但既然能练下去也就不去想了。 来自:鲜文学网 尊重作者,尊重原创 6      叶礼婷白天练华山武功,晚上再拨一时辰练辟邪剑法,加上新入门弟子自然要做些粗活,生活比在现代里还要忙。只是精神却比以往好,寒冬来袭只穿薄衣亦不觉冷,叶礼婷猜想应是内功的关系。      自从叶礼婷的学习渐上轨迹,岳不群把教导重任交给二弟子劳德诺。男女有别,不甚方便,於是劳德诺又把责任交给岳灵珊,自己则从旁指导。终於等到可以一当师姐的滋味,岳灵珊兴高采烈接下这工作,对叶礼婷的功课绝不马虎,每天总要叶礼婷耍好几次剑法给她看,另加比划剑招。叶礼婷心里正是求之不得。只懂剑法是没用的,别人攻过来自己不懂反应,或是总在想以什麽招式应付,必败无疑。      这天二人在切磋。岳灵珊一剑刺来,叶礼婷举剑挡格。银光一闪,岳灵珊转变招式,剑转向左下攻向腰间。叶礼婷早已估计岳灵珊不可能这样直刺过来,有所准备下左身微侧避开,剑尖一挑一拨就把岳灵珊的攻势轻松化解。正当叶礼婷得意要反击之际,岳灵珊矮下身子剑锋一转,剑竟然就这样由下而上直插向叶礼婷的下巴。这麽出乎意料之外的一刺,叶礼婷彷佛感到剑尖的冰冷就要割破她的喉咙,大吃一惊之下向後一跳。虽是避过这一刺,但岳灵珊的剑己撩到叶礼婷的胸前。      叶礼婷站直身子,抱拳说:「谢师姐教导。」      「那里那里。小林子进步很快,我都快要打不过了。」岳灵珊调皮一笑。话是谦虚,但表情却是洋洋得意的。      「谢师姐。」虽是冬天,但只要一练武便大汗淋漓。叶礼婷坐到地上,拿起水壶大口大口喝起来。      「小林子,到底你家的辟邪剑法是不是很利害?」岳灵珊坐到叶礼婷旁边问道。      听到这问题,叶礼婷的警觉性立即回来。想起岳不群为辟邪剑谱不惜叫自己的宝贝女儿抛头露面到福州开小茶馆和劳德诺监视福威镖局和青城派的举动,即使岳灵珊只是毫不知情被利用,但叶礼婷不得不防。      「不,都是武林上谣传罢了。要是真的那麽利害,镖局也不需被灭门,爹娘也不用枉死。」叶礼婷装作伤心的答道。      「对不起。让你想到伤心事了。」岳灵珊站起来,想要转换气氛。「小林子,我耍一套连我爹娘都不知道的剑法给你看,好不?」      岳灵珊随即舞起剑来。这套剑式跟华山剑法很不一样。华山剑法就如华山山势一样险要,险中求胜,致在出奇制胜。而岳灵珊这套剑法却不一样,剑式没那麽紧凑,豪迈之中却带有绮丽。岳灵珊舞剑的表情亦跟平常耍华山剑法不一样,没了那种凝重严肃,而多了几分柔情微笑。      「冲灵剑法!」叶礼婷脱口而出。      「咦?你怎麽会知道的?」岳灵珊比她更要吃惊。最害怕的是如果枼礼婷是从岳不群处听回来的,她非要受罚不可,但若然是由其他人处听回来,她羞也羞死了。      冲灵剑法是令狐冲跟岳灵珊一起创研的剑法。令狐冲处处迁就小师妹,玩耍之时,便与她一起创下这剑法讨她欢喜。令狐冲是不拘小节不羁豁达,又聪明爱玩,剑法十不离九都是他创的。有时岳灵珊加点意见,就变成这副豪迈中夹点女儿家色彩的样子了。令狐冲本就爱慕岳灵珊,而岳灵珊此时对他的即使不是男女之爱,亦是少女对年长男子的仰慕之情,剑招尽是缠绵之意。也就难怪岳灵珊除了怕岳不群责怪她不安本分不自量力创剑法外,更怕大家知道了她和大师兄这个小秘密了。      叶礼婷对自己冲口而出也後悔不已。「这…我看这剑法挺像是大师兄和师姐加上来的感觉…」      「怎麽可能,你又没见过大师哥。」岳灵珊嘟起嘴道。      「那你下次去送饭的时候也让我跟一次去见见他如何?」      「嗯,不过不能让爹娘知道啊。大师哥人很好。你一定会喜欢他的。不对,你不可以喜欢他。」岳灵珊本是要拿自己心上人向朋友炫耀的口吻,听到自己口误随即更正,怎料越说越乱。岳灵珊一个小姑娘本是害羞,对上叶礼婷笑得暧昧的神色,脸上一红转身要打。      「是的。我不喜欢大师兄。何况大师兄最喜欢小师妹了,我这小林子他怎可能看得上眼。」叶礼婷越是笑得灿烂,岳灵珊越是羞恼,嘻嘻哈哈就这样度过一个下午。 来自:鲜文学网 尊重作者,尊重原创 7      华山势险,高耸陡峭。在远看,群山之中有两个小黑点在缓缓移动,正是岳灵珊领着叶礼婷走上思过崖。岳灵珊提着载了令狐冲饭菜的小篮子,内里还有她特别偷偷为这嗜酒的大师哥准备的小酒瓶,一边走一边提醒後面的小林子在路上要注意的地方。      「那边的泥土有点松,不要用那里的石借力。」岳灵珊说。      「知道了,师姐。」叶礼婷回道。      叶礼婷此时武功已有点根基,加上岳灵珊亦故意放慢脚步,跟上她并没问题。幸好虽然寒天却没下雪,否则即使有设简单石阶加上有岳灵珊的提醒,恐怕不坠下粉身碎骨亦会滑倒滚到山下。叶礼婷脚边几步之遥已是悬崖峭壁,伸手丢小石子下去半点到地的声音也听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