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22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群马贼的民族里,一直有一个习俗,便是若然有什麽大罪难以定夺,便会把罪人丢到浮沙里,是生是死由天决定。若他能成功回来,那一切皆不追究。可是回来的人寥寥无几,而他们回来亦对自己如何脱困一言不发,更加深了这习俗的神秘性。 55   叶礼婷跌进浮沙,心已乱得不堪。马贼还放过她离去,加上回看那个怜悯她的眼神,她更觉自己死定了。稍为挣扎,结果身体却沉得更快,腿被吸得更紧。她真是超想哭。要是立即死掉还好,最怕被浮沙扯了进去窒息死,听说窒息死超痛苦的,而且肺里还要吸进很多沙。要是不死就困在这里缺水缺粮晚间气温急降,那时的苦亦一点也不少。      就在叶礼婷胡思乱想时,仪琳已经冲了过来。「叶大哥,快把手给我。」      「停!」叶礼婷急喝道。她大概也走不出去,要是仪琳为了她也掉进来,她也真的罪孽深重了。谁知道她附近是不是都是浮沙?「你不要过来!」      仪琳却是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眼神中就是一个你死了我也不要活的意思。叶礼婷心中漏了一拍,说:「这样吧,你把衣服脱下。不,我是说,把衣服脱了扭到麻绳一样再拉我出来。这样就不用跑太近了。」      仪琳点头,在叶礼婷的目光下,轻轻把衣服的带子解开,外衣顺着肩膀退下,白色的内衣逐渐暴露於空气中,明明知道这是救人的事,她的心还是噗通噗通的乱跳,脸上又红又烫如火烧一样。叶礼婷初时没感到什麽,但突然也察觉到仪琳的异样,亦变得口乾舌燥起来。一瞬间尤如一辈子。好不容易仪琳终於把衣服扭成条状,向叶礼婷抛过去,羞答答地道:「叶大哥,接着。」      叶礼婷定了定心神,拉着一端,只是任凭仪琳怎样拉,亦无补於事。後来不戒跟令狐冲到来,反而把衣服拉破了,叶礼婷的腿还是在浮沙里面。扰扰攘攘了一个多时辰,几人还是无计可施,脸上都是绝望,悲痛,心底里已有最坏打算,只是没人愿意打破这沉默,都装作满有冲劲的要把她救出来。      叶礼婷看不戒受伤,仪琳被自己弄到狼狈不堪,令狐冲因自己而被卷入,想到自己也就命丧於此,担然起来,心底里就只剩下内疚感。「天色渐黑,你们还是走吧。或许你们下次回来就看到我已出来了?你们指南针没丢了吧。」      仪琳泪水终於脱眶而出,哭得双眼通红,猛烈摇头说:「不要!不要!」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不定你们回城可以找到救兵来?只是众人心知,她这状况是没救的了。叶礼婷如此说也只是强颜欢笑。      不戒和令狐冲知道她说的是事实,这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仪琳却绝不同意,激动道:「不要!怎可以!即使你...我也要伴在你身边。」      「小师父是出家人,不可这样说。难道是想要留下来替我第一时间超渡吗?」叶礼婷不是没被仪琳感动的,要她一人半夜在沙漠里等死,她也是害怕得很,只是这些人留下来无补於事,特别是食物都被马贼抢光了。她死後,他们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沙漠,还是趁他们还有力气时先走较好。      「那我就还俗!」仪琳想要冲过去,幸好不戒拉着她。「我不要把你丢下。」      叶礼婷见拗不过仪琳,见不戒也在迟疑,於是转向不戒说:「不戒大师,你知道恒山上的哑婆婆吗?她就是你离家出走的妻子,你不是一直在找她吗?快带仪琳去跟她相认。」不戒找寻老婆多年,一直没她的消息,此时听到,半信半疑下,更是想立即飞去恒山确认。叶礼婷续道:「一个娘亲最疼自己女儿,怎会放心把她丢弃?她就是要在恒山上看守着她。」      不戒听起来有理,看着这跟自己一样痴的孩子,这也算是为她好,就算被恨一辈子也不理了,不顾仪琳挣扎,点下她的穴便抬着她放到马上,策马离去。仪琳边哭边叫,只能盯着这可能永远不能再见到的人,想要把她刻进脑海里,但求这辈子每晚睡前能想着她入睡。      叶礼婷心也酸得很,叫着自己振作,对令狐冲说:「令狐兄...」      「你可是有事要为兄替你完成?」      「希望你能把蓝凤凰带离黑木崖,叫她回去好好当她的教主。」      令狐冲等着她下一句要跟任盈盈说的话,但叶礼婷话已停。於是他禁不住问:「那任大小姐呢?难道你就不保她安全?」      「她有她要做的事,那是她的爹,她能怎样?」      「你比较爱蓝凤凰吗?」      叶礼婷笑了笑,好像令狐冲说了什麽奇怪事一样。「爱能够衡量吗?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谁多点,两个都很喜欢就是了。」看着令狐冲疑惑的眼神,她续说:「你可能奇怪为什麽我只要你带走蓝凤凰。那是因为她去犯险只是因为我。我既不在,她去亦没意思。她要做的是回去苗疆,领导五仙教。至於任大小姐,叫她不去,这倒是违反她的意思,反而令她感到困惑。要是她真的遇难,那我们就到另一个世界相见吧。让她们做应该做的事,这才是真的为她们好。」      「好。」令狐冲虽然不想牵涉於魔教事中,但想到跟叶礼婷的情份,她对两女的感情上,他决定要去帮忙。再说,这又不是要去帮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只不过是叫蓝凤凰离开吧,没什麽大碍的。      「那我去了。」令狐冲看了叶礼婷最後一眼,心里就只剩下悲伤。即使不如仪琳深情,他还是想要留下陪伴她最後时光的。一个人孤独地在沙漠里默默死去是何等凄楚,只是看天色渐深,四周黄沙遍野,没水没粮,还是决定理智离去。      「嗯,多多保重。」叶礼婷低声说。她不敢抬头,怕自己会哭出来,也怕自己会说出挽留的话。      「你也是。」令狐冲呜咽地说,头也不回骑上马。叶礼婷不知道令狐冲什麽时候消失於远方,因为她的视线早便被泪水模糊掉。 56   叶礼婷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不如令狐冲豁达,亦没英雄般视死如归的精神,她连有长远目标与坚定意志亦称不上。对着漆黑一片繁星寥寥的夜晚,满地黄沙,寒风箫箫,她只觉得自己很冤。她不明不白死了,穿越过来当悲剧人物林平之。以为自己终於摆脱了命运,找到蓝凤凰和任盈盈,现在她却双脚插在黄土里,恐怕她很快会全身都埋进去了吧。她不是没有开解过自己。她曾经开心过应该感到庆幸了吧。得到人真心相待已羡慕死不少人。说不定她死後又穿越到哪里去?可是,她高兴不了一会,又觉得就是这样才生气。要是这里活得很苦,她说不定真的想要快点死掉,现在她是多想念她们啊。於是叶礼婷一时哭一时笑,却没有留意到她身体没有继续沉下去的趋势。      心潮起伏间,叶礼婷感到脚底痒痒的,心想怎麽现在开这玩笑,这要怎麽抓啊。她忍不住,身体扭了一扭,竟发现自己好像出来了一点。一下高兴,脚又用力踢起来,结果又沉回去。这时叶礼婷才留意到,她怎样沉也只是半身沉了进去,看来浮沙的浮力刚好托起她的半身。想到这点,自信心又大了。於是像刚才那样,身体又扭了几扭,果真又全身升了一点。虽然困难费力,但总算是找到方法出来了。叶礼婷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总算弄到小腿的位置上来。      此时她听到远方传来的马匹声,本来想要求救,但又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努力自己的事好了。马声渐远,看来跑到另一方去,怎料过了一会又向这边跑过来。马匹来回了好几次,这次总算是跑到叶礼婷视线范围里。看身形,策马者好像是一名女子。叶礼婷专注脱困,亦没多加理会,倒是马上的人看到叶礼婷,急不及待飞驰到她前。      叶礼婷抬头看,这脸蛋,不是仪琳是谁?可是这身衣着,又是怎样?      这时仪琳已换下了一身尼姑服饰,穿起普通姑娘装扮,披着一件厚大毛衣,头戴绒帽,耳朵还有绒布盖住,不细看倒没发现到她没有头发,配上那精巧的五官,活脱脱一个美女就出现在叶礼婷面前。      「叶大哥,我来救你。」      「不戒大师呢?」仪琳没有回答,叶礼婷心想她多是偷走出来的了,当下也不追问,只是跟仪琳说了她发现出来的方法。仪琳心下大喜,立即帮手把叶礼婷救出来。虽然叶礼婷己知方法,又有仪琳的帮助,但这事急也急不来,而且需要的体力也不少,当叶礼婷出来以後,她整个人都虚脱了。就那样趴在沙上一动不动喘着大气。经历大劫,她看东西又看清楚很多了。她对这世界还是有很多不舍的,特别是她身边的女子。      叶礼婷想到此,把手轻轻覆在旁边休息的仪琳左手上,说:「我有事先想要跟你说。」      「叶大哥...」      「我不是大哥,也不是你所想的人,而且跟我一起亦不会有女子的幸福...」      「我知道,我都知道。]仪琳安慰说。[即使如此,我还是...」      「你知道?」叶礼婷感奇怪了。      仪琳点了点头。「上次你跟令狐大哥说的我都听到了,辟邪剑法的秘密。」      叶礼婷知道仪琳误会了,虽然那个误会是叶礼婷故意设来误导令狐冲的,因为她不愿他知道她就是小林子的事实。「这我只跟你说,你不可以跟其他人说,甚至不戒大师,令狐兄都不可以。」说罢,见仪琳点头答应,叶礼婷娓娓道出她是林平之,後来怎样练辟邪剑法,认识蓝凤凰和任盈盈的事。      「怎样?」叶礼婷紧张地看着仪琳,不知她会否就拂袖而去。      仪琳是很吃惊的,本来只是想这人是太监,却没想到竟然是女子。虽然早有想到她不会生子,当然之前作为尼姑的她是想也不敢想,但现在听到,还是免不了吓一跳。只是想到刚才要失去她时那撕心的感觉,现在回想还是存在,并不因她的身份而有任何改变。跟她的相处,亦跟众师姐妹的感觉不一样。即使现在要她离开,她还是做不到。      仪琳想了很久,叶礼婷亦知道这要接受并非易事,亦由得她去想,自己休息。到叶礼婷差不多等得要放弃,仪琳脸上表情渐渐被苦恼变得坦然。 「我想,师父说的是对的。」仪琳轻道,对上叶礼婷不解的眼神续道:「人的身体只是臭皮囊...何必执着?」说着又低下头去。      叶礼婷虽因黑夜错过了这时仪琳那婉转流波的眼神,含羞答答笑容,艳如桃花的脸蛋,但她还是收到了仪琳传递的意思,心下大喜,坐起身来,牵起仪琳的手:「承蒙不弃,以後一切便由我照顾担当。」 仪琳点头,见叶礼婷在寒风中微颤,於是把毛衣脱下披到叶礼婷身上。叶礼婷心底一暖,亦不舍得仪琳捱冷,於是一手把仪琳纳入怀里,紧紧拥着她。仪琳只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悸动与温暖。之前还有一丝怀疑自己为她离开师门是否正确亦烟消云散,蓝凤凰和任盈盈的问题亦被仪琳暂时抛诸脑後。现在的她,只需要享受这幸福,正如刚好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日出一样,在这世上又有多人能感受到? 平避江湖 (57)   令狐冲一直在找蓝凤凰的行踪,本以为她苗族女子,找起来应该很容易,可是大概因为蓝凤凰也是想要偷偷潜到黑木崖来协助任盈盈,因此令狐冲跑了好几个驿站,却是半点消息也没有。这已经不知道是令狐冲这几天跑了的第几个驿站小镇,幸好江湖上并没什麽关於黑木崖或是任我行的重大传闻,时间还是有的。令狐冲在街上貌似闲逛,却是万分留意路上的每一个人。很奇怪,这种荒无的地方,本应杳无人烟,可是路人的数量却比得上中原的一个小镇,而且不少人还脚步矫捷,似乎是集武之人,难道都是魔教的人?      在令狐冲疑惑之时,他发现被注视着。他故意走快一点,在他身上的视线却不曾移开。到底是敌是友?他实在不清楚。走到一个转角位,令狐冲施展轻功,跳到檐上,发现有一少妇正追到他的位置。这人的身影有点熟悉,令狐冲这样想之时已说话。「到底是谁?」      少妇一征,转过身来,却是无比甜美的笑容,毫无惧色地说:「你说呢?」说罢便跑进了小巷的一小房子。      令狐冲会心微笑,跟着少妇跑,小心翼翼地轻轻推开那小房子的後门,闪身进去後园,迎接他的是他最喜欢的人。      「小师妹,你怎麽在这里?」令狐冲喜出望外,因刚才的少妇正是他思念多时的岳灵珊,没想到她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时亦为自己竟然认不出那梦中经常出现的身影而暗骂自己的疏忽大意。      「找你啊。」岳灵珊冲口而出说,才发现自己竟然说了这种不矜持的话,害羞得低下头,却又补说了句。「说笑的。是任务。」      令狐冲知道岳灵珊害羞,既然是自己最爱的小师妹,也不会为难她,随着她的话问道:「任务?」      「嗯,隔墙有耳,进去才说吧。」      令狐冲走进去,才发现还有些师弟妹在。後来走到房间里,疑惑地看着岳灵珊。      「不止他们,梁师兄,陆师兄也来了。」岳灵珊说的是梁发和陆大有。      听到这令狐冲更感奇怪。在他这一辈中,这两名师弟算是最为成熟。虽然还难以在武林中独当一面,武功亦非最上乘,但是在华山里亦算数一数二,在五岳剑派里跟同辈弟子比起上来亦很不错。到底是什麽任务要他们二人同时出动,师父更要把爱女送到这种地方来。      岳灵珊换上凝重的神色,说:「大师兄,你也知道五岳大会因为任我行重出江湖而延期吧。爹说,这关乎武林的命运,要是他重掌魔教,第一个要对乎的是东方不败,期後便是我们武林正道,必要多加防犯,否则不知多少好汉要被这魔头杀害。」      「这是当然的。」      「所以爹说身为武林中人,为此必要尽一分力,要是收集到什麽消息,能够助正道对付魔教的话也是好的。」岳灵珊停了一顿,却又欲言又止。      一向了解岳灵珊的令狐冲自然明白,於是鼓励着她说下去。      「虽然只靠我们的力量不行,但是如果有大师哥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趁机渔人得利。」      「你是说……要在他们两败俱伤时……」      「对,魔教这几个月以来,很多喽罗已经鸡飞狗走。东方不败一直在捉拿叛党,任我行招军买马之余又杀掉不服他的人,气数将尽。只要大师哥出击,我们便可一举纤灭!」      「这……是否有点非君子所为?这是师父的意思?」      「爹没有这样说。」岳灵珊回答,但她想起那晚听到父母谈话,说起只恨他们没这个力量。「而且,要跟魔教说什麽仁义道德?他们为非作歹,杀死无辜的人时,又有没有想过他人的感受?」      「说得也是。」令狐冲点头,他本就不是迂腐之人,到什麽人便用什麽方法,总没理由束手等待人来害自己吧。况且从小到大的教导令他深信正邪不两立,对魔教用非君子行为也没什麽。只是最近他认识了田伯光等人,又令他有点犹疑,似乎魔教中亦非全都是坏人。而左冷禅的所作所为,反而更卑鄙无耻。      「对吧。其实我们炸yao等都准备好的了,只是我们没把握。本来当他们打到两败俱伤时我们才会考虑使用,不行的话就只做好情报工作,但大师哥在的话,大师哥便去把东方不败或任我行剩下的一人杀掉,然後我们便在山下装满炸yao加上火攻,等大师哥一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