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25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他极度苦恼。可是,最令他感到痛苦的,是当天他理解到岳不群的卑鄙,这从小到大最尊敬的人是名乎其实的伪君子,在他能接受到这打击之前,他为华山为五岳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向世界说了惊世谎言。      想起那天令狐冲抱着家师的屍体下山,还有命师弟把左冷禅的屍体亦带回去。同门先是震惊,然後是悲痛。特别是岳灵珊看到父亲的屍体时,很快便哭到晕了过去。那天他守在岳灵珊的床前,心乱得七上八落。      「大师哥,你说,爹是不是真的死了?真的吗?」岳灵珊一起来就追问着令狐冲。此时的她脆弱得像被微风轻吹也会粉碎一样。      令狐冲点了点头。岳灵珊通红的眼,苍白的脸庞,令令狐冲根本不能把真相告诉她。自己尊敬的人已经没有了,要他把岳灵珊心中尊敬的父亲形象也摧毁的话,他实在做不到。      「任我行他们把左冷禅杀死了。师父後来就冲出去跟他们恶斗。」      「左冷禅这样的人为什麽要为他而报仇?当日要合并时,他可有把我们华山当作是同门?为什麽?」岳灵珊听罢更是伤心,但令狐冲知道,虽然她伤心,但她会为这样的父亲而骄傲。      结果,因令狐冲这个善意的谎言,形成江湖上对黑木崖事件的诠译。左冷禅先被任我行等人打败,後来家师为同门之义,在打伤任我行跟向问天後,因身受内伤,最终被他们逃脱之余,自己亦含恨而去。这消息很快便流传於江湖上。由於嵩山派当初就是认为左冷禅被向问天打败而死才撤退,而後来任我行亦没再於江湖上露面,这说法跟事实并没矛盾之处,很快便被接受。      虽然这对令狐冲又是另一个打击。他讨厌谎言,这样他跟岳不群这伪君子有什麽分别?为了华山,为了师门,似乎这样一直被误解下去是好的。只是对於像令狐冲这一个坦荡荡的人来说,每听到有人称赞岳不群,称赞华山派,甚至是称赞自己都是一种折磨。良心跟现实一直在他的心里抗争,这比任何的决斗都要严苛,因为这是无时无刻在他心里的折磨。不论他喝多少酒,只要他有一分清醒,他都要面对这种折磨。而这种折磨正把他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吞噬。      「我先走了。蓝姐姐和仪琳还在外面等着。」叶礼婷不忍再看到这曾经意气风发朝气勃勃的友人现在变得如此状况。      「嗯。还要去找任大小姐吗?」      「一直找到我腿不能动的一天。」说罢,叶礼婷便离开华山掌门的接客室。      三年後,华山掌门令狐冲丢下了妻子岳灵珊和女儿消失了。有人说他是病死的,有人说他从思过崖一跃而下,亦有人说曾目睹他跟一名老人现身於华山的另一面。真相是怎样,大概只有当事人才知晓。 来自:鲜文学网 尊重作者,尊重原创 平避江湖 (番外1)   喜欢的话可以叫做64话      ================================================================================      啪的一声,帐簿被一纤纤玉手丢到地上。「烦死了。这些也要交给莲弟看。」声音主人东方不败撒着娇说。      杨莲亭还没来得及回话,有一少女毫不在意地走进了江湖中邪教教主的书房,笑说:「是谁惹毛了我们的东方大美人了?」      东方不败看到来人,如瞬间转移般已经到了少女身前,拉起她的手。「小叶子,怎麽今次穿女装回来?我等了你好久呢。」      「女装比较好看。等我来,还不是替你弄公务?」叶礼婷笑说。是的,那天任我行被她刺了一剑,任盈盈伤心离去,叶礼婷就再没有见过他们。她本来就对江湖日月教什麽的没兴趣,伤心之下,本想要找回任盈盈,却被她找到要离去的东方不败二人。其实,即使她成为了教主,以她在江湖中毫无名声来说,也不过是惹来各方人士来夺教或趁机灭教。在任我行,东方不败及叶礼婷三方中,以东方不败继续当教主对武林来说是最适合的。好不容易费尽唇舌叫东方不败回来,东方不败那时只是静静的看样杨莲亭。杨莲亭亦回看着东方不败,温柔地说:「到现在,还在怀疑我是不是只为了神教而跟你在一起吗?」听罢的东方不败这才露出微笑,答应回去跟杨莲亭联手重建日月神教。      「明明是小叶子答应了每年抽几个月来协助教务我才答应你,可是小叶子却一年才出现一两次。人家还要跟杨弟去游山玩水耶。」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再说,教主这种困难的工作,又岂是我这小人物可以做得来的?」      「你别推卸了。」东方不败摇了摇叶礼婷的手臂,这些年来倒是越来越风情万种,也懂得撒娇了。「就算你不懂,你家的蓝教主会不懂?」      蓝凤凰,不论是走火入魔的时候还是任盈盈离她而去的时候,在她感到人生最没希望充满黑暗之时,她总是会出现在她面前,拉她一把,以既温柔又霸道的方式说着,这世界还有她,不要害怕。叶礼婷想到这立刻心下一暖。      「对!她们在等我。等会再替你看帐簿。借小花园来一用!」说起来,蓝姐姐和仪琳外面等着她去泡温泉呢。东方不败的那个後花园最令人舍不得的便是那个温泉了。      就在叶礼婷离开门口的一刻,犹疑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的问:「有任大小姐的消息吗?」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问题是需要多大的勇气。这几年来,每次都得到令人失望的答案。要是直接把她忘记的话多好,总比现在一直把结疤了的伤口翻出来好。      「出海吧。有消息指在外岛有看到相似的人。再说以我们的人手竟然这麽多年都没头绪,看来不在中原的机会很高。」      「明白。还有谢谢。」      看到叶礼婷又要跑出去。东方不败赶紧说:「教务啊!」      「我只是去浸温泉啦。完了再来帮你。」      至於在温泉的那边,当叶礼婷跳进去以後,就产生了些奇怪的对话。      「呜哗!蓝姐姐不要乱摸。」一把柔弱无辜的声音响起。      「什麽啦。你是她老婆,她是我老婆,那简接来说你也是我老婆啊。」成熟诱惑却又强势的声音,令人担心起刚才的小羔羊有机会逃脱吗?      只见全身包毛巾包得紧紧的仪琳躲在叶礼婷的背後,紧紧抓着她的手。相反一丝不挂的蓝凤凰却在步步进逼。      「饶了她吧。又不是不知道她一向都这麽害羞。」叶礼婷想起自己跟仪琳亲热的次数实在是寥寥可数,而且还是要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仪琳差点就要她蒙上眼睛才可以上床。还好自己也是淡於慾望的人,也不忍看到仪琳害羞得涨红了脸的样子,跟仪琳淡淡相处其实也很不错的。有时被蓝凤凰炽热的爱逼得要休息一下,或是需要治癒的时候,仪琳就给她最佳的安稳作用。      「我放过她,那你补偿我吗?」蓝凤凰伸手就抓向叶礼婷去。两手抓着叶礼婷的肩膀,身体就这样贴上去。蓝凤凰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比起温泉水还要热,简直要烧起来。这人比任何蛊毒都要厉害,令她一次又一次的陷进去。明明说要离开她,但那天在黑木崖上看到任盈盈跟任我行离去却没有叶礼婷的踪迹,然後在总坛里看到那像灵魂被抽去的空洞身体,心就被揪了一下,不其然的就去抱着她。先是感受到那轻微的颤抖,後来是呜咽的抽动,一直问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这样的人,把她之前下定了的决心都放弃了,心甘情愿地陪伴着她找任盈盈。即使这人心里永远有其他人,但她不悔。只要自己也一直留在她心里就好。没错,即使小叶子要忘掉她,她亦会努力地挤进小叶子的心里。这就是她的霸道。      「哗!」跟仪琳刚好相反,蓝凤凰的主动,叶礼婷有时还真的不懂应对。热情如火的她,可以依赖的她,霸道侵占自己的她,令叶礼婷充份感到自己被爱着。在这个异世界一无所有的她,性格又不是特别坚强的她,蓝凤凰的强硬正好给她充分的安全感。只是,即使愿意接受她的,但是三人在场的时候这样做,真的好吗?看仪琳已经害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果然,仪琳刷一声的站了起来。「我,我先走了。」      「仪琳妹子吃醋了。」蓝凤凰还是把身体都贴在叶礼婷身上磨蹭着说。      「我,不是。我才没有。」仪琳大声否认。         蓝凤凰略带别有深意的眼神盯着仪琳看。「喔~」         「别玩了。」叶礼婷说。「乖乖地泡吧。」也知道蓝凤凰是不尽兴,於是深吻了一下蓝凤凰。见到她还算满意了,才叫仪琳回来。      仪琳羞红着脸坐在叶礼婷的另一边,叶礼婷亦蜻蜓点水式在她的脸颊上啾了一下,如偷吃糖果的小孩般笑。    番外完 本人吐槽:明明是我一章一章复制过来的,我不叫落吧小说,哈哈 本文由落吧txt小说书屋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www.www.txt81.com.com/ ---------------------------用户上传之内容结束-------------------------------- 声明:本书为落吧书屋(txt81.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上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