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6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派,她完全没有印象。      叶礼婷语刚说完,便感到双手痕痒。用手抓,感觉不减反增,更有蔓延到手臂之势。当下不敢再抓,把水壶内的水倒到手上消痒。      「看来真的不是百药门的人呢。」较成熟的苗女说。说完以後,叶礼婷的手便不再痒了。      「师姐,别忘了中原人就是狡猾,千万不要轻易信他。说不定他是故意装成不懂解痒粉的。何况他刚才这样看我,难道不该给他什麽惩罚吗?」      「好吧,先把他留在这。师妹你的毒都疗好了吧。」说完苗女随手一动,叶礼婷只觉肌肉麻痹,浑身乏力动弹不得,神智清醒却又说不到话。      较成熟的苗女把叶礼婷搬到角落的位置。然後又回去跟她的师妹讨论。从她们的话里,似乎师姐是苗人,师妹却是汉人,难怪以汉语交谈。事情的起因是少女在街上被百药门的弟子调戏。五毒教和百药门是南北两派用毒能手,早就有想要互相比试之意,这事件便作为了冲突的导火线。双方各施了毒,正要继续之际,苗人师姐赶来,把师妹拉走。虽她们不知道百药门下的是什麽毒,但她们却有不同的虫蛊在手,直接把毒吸出来便没事。      「哼,他们那边却没那麽幸运。中了赤毒,看他们怎样解。」汉人少女说。      「好了,我们明天就去找教主找她作主。今晚先留在这里看有没有余毒吧。」      叶礼婷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不知不觉中便昏昏欲睡过去。 -------------------------------------------------------------------------------- 小独,2011-04-18 12:29:19 15   第二天,叶礼婷睡醒便被烤蕃薯的香味吸引着。肚子很不争气的打鼓起来。      「噗!」练功的人听觉总是比较灵敏。汉族少女听到那声音笑了起来。      「吃吗?」苗族少女微笑着问道。应是汉族少女的伤势没大碍,二人的心情比起昨晚轻松了不少。加上观察了叶礼婷一早上,只是一个平凡的书生。对他放心之余,亦对他下药有一点歉意。      这善意的关心令叶礼婷忘了自己是被擒的事实,何况昨晚本来打算找到休息的地方後便吃晚饭却因遇到她们二人而直到现在亦没吃过任何食物。饿慌了的她毫不犹疑接过苗族少女递过来的蕃薯,忽觉四肢已能运用自如。      「谢谢。」反正她们要下毒也不用在食物上下,叶礼婷倒是吃得很放心。      苗族少女见叶礼婷态度有礼,戒心渐下,问: 「这位小哥叫什麽名字?」      「我叫叶礼婷。」      「跟师妹的名字很像。她叫晓婷。」      「师姐!」晓婷嗔道。 苗族女子可不比汉人,既不咬文嚼字,对於姓名也不像汉人般就闺女姓名不能随便让外人知晓。 只是身为汉人的晓婷听到却始终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这有什麽关系? 我叫阿纹,这样公平了吧。」阿纹说。      「不说也说了,我还能怎样?」晓婷说。「叶公子,你听好,我姓赵。你知道我的名字也就算了,不可以随便乱叫。」赵晓婷语气上提醒着,但脸上却看不出怎样生气。想来也只是为了面子而说说罢了。      叶礼婷喜欢这两个人。她很久没能这样坦率跟人对话。想起在华山上终日提心吊胆,下山後又孤零零的一人飘泊,现在好日子似乎要来临,心底不由得变得雀跃。「好的。赵姑娘,阿纹。」      年轻人几句便聊得起来。这两位姑娘的确是蓝凤凰的手下,五毒教的教徒。这次是为了带东西给蓝凤凰而从苗疆赶来的。听起来是要用於重要的事情上,而物件也甚是珍贵。叶礼婷心想别人家事还是不要随便打听,也就没有追问。叶礼婷记得五毒教虽算是魔教阵营,但内里特别是教主蓝凤凰却是光明磊落之士,比起五岳剑派的所谓正派中人好多了,与她们一起更是放心。      「叶小哥,昨晚向你下了药真不好意思了。师妹的毒不知道清了没,我必需要谨慎一点。」阿纹说。      「没相干。反正现在也没事了。」叶礼婷深知要是她们真的有恶意,绝对可以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像昨晚安稳地睡了一觉,她们实在是很客气的了。      「那只是麻药,药力过了就好,不用担心。」赵晓婷接着说。「也当作是你偷看我的惩罚。」      叶礼婷知赵晓婷对那事还是耿耿於怀,说:「当然当然。能令姑娘下气也是应该的。」      「师姐你看,我就说中原男子都是油腔滑调的,看到了吧。」赵晓婷指着叶礼婷说。 叶礼婷不禁滴汗,原本只是想要令赵晓婷好过一点,想不到这句话在穿上男装的她口中说出却有另一种意思。 当女生的时候不觉有问题。看来她以後要小心一点说话才行。      「好了。你看叶小哥多不好意思。」阿纹站起来。「我们也是时候离去,教主还等着我们呢。」转过头跟叶礼婷说:「既然药力已过,师妹的毒已清,我们也没理由留你了。叶小哥请便吧。」      看着她们将要离去, 叶礼婷心里急了。难得交到的朋友,旅程上找到同行人,现在又要剩下她一个吗?看着大路,只感到前路茫茫,不舍,慌乱,惊恐,自怜,一一涌上心头。叶礼婷出声说:「两位姑娘不嫌弃,让小生作伴吧。」      阿纹和赵晓婷互看了一眼,想不到这人不逃反而想要跟她们在一起。阿纹如一般少数民族般热情好客,想他一介书生,孤身一人也实在危险,便答应下来。 赵晓婷觉得跟叶礼婷聊起来也觉得她人挺好,没反对下三人一起上路。      三人作伴倒是不错。叶礼婷跟着她们,虽然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但倒是好像有了个指标,心里比较踏实。至於五毒教两师姐妹平常因穿苗族服装引来了些奇怪目光,之前路程上诸多不便。现在有了书生打扮的叶礼婷,买东西租客栈等事,由她出面就方便得多了。 16   三人走到一客栈投宿, 一如平常, 掌柜看到外族人态度便显得迟疑, 以客房已满来推却。 刚巧一样夫妇出来退房, 掌柜不愿直接起冲突, 勉为其难的接受,但说明只有一空房。 镇上只有一间客栈, 何况阿纹亦不怕叶礼婷会有什麽不轨也就答应了。 旁边的店小二听见三人却不顾男女之防而处於一室, 脸上鄙夷之色丝毫没有掩饰显露出来, 就只差在没有开口叫她们狗男女。 叶礼婷知道理亏的是她们, 只是对於掌柜和店小二的态度也不禁恼怒。      叶礼婷等人把包伏放到客房安顿好後便到楼下用餐, 又再一次被小二的歧视, 故意安排到最角落近茅厕的位置。 叶礼婷心里的怒火重新被燃点起来, 只因阿纹沉着气叫她冷静才气冲冲的坐下用餐。      「他们这是什麽态度? 看这客栈什麽时候要倒。」赵晓婷一坐下就说。 她的愤怒不比叶礼婷小。      「就是!」叶礼婷和应着。「不过也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跟你们一房, 他们也不会这麽放肆。」这时叶礼婷恨不得穿回女装, 只是被发现一直骗着人家, 连这两个难得的朋友也没有了, 这种想法令叶礼婷又不敢开口。      「叶小哥何必这样说?他们对我们有成见, 不说我们这, 也会挑其他问题出来。我们能迎合多少?」阿纹说得光明磊落。叶礼婷只觉她比其他道貌岸然的人更君子, 更正派。      「师姐说得没错。 难道要我们把你这弱书生丢在街上不理吗?」赵晓婷虽是汉人,只是当初正是被家里逼婚而逃出来, 在儒家思想里本就是叛逆之人。 後来在五毒教待久了, 越觉得繁文缛节迂腐得过分。 她也知道别教是怎样看待她们五毒教, 但她们既没做伤天害理的事, 亦没残害别人。 既然入教了也就接受了会被正派说话, 就更对刚才店小二的举动反感。      叶礼婷深受她们感动, 立即举起酒杯说: 「没错。 别管他们。乾杯!」      三人把酒一喝而尽。「 这客栈服务态度差, 食物倒也不坏。」阿纹说:「叶小哥喜欢喝酒的话, 必要试试我教的五宝花蜜酒。」      「我赌他不敢喝。」赵晓婷笑说。      「谁说我不敢喝!下次到苗疆就喝给你看!」叶礼婷藉着几分醉意, 说话也胆大起来。 她想起五毒教的酒, 应该就是那用五种毒物所练成的酒了, 有青蛇, 蜈蚣, 蜘蛛, 蠍子和蟾蜍。 真的拿到她面前, 她大概是不敢喝, 但现在却不欲输给赵晓婷。      阿纹笑了笑跟赵晓婷说:「一个人的武功跟胆子没关系。 说不定叶小哥虽没武功却胆大得很。 看他竟敢跟我们一起走, 不就很勇敢吗?」      「好啊。 那我就看他敢不敢喝。也不用等到回苗疆, 教主好像就有带着啦。」赵晓婷说。「不过五宝花蜜酒那麽宝贵, 教主才不会给他喝。」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真的要问教主要五宝花蜜酒我也不敢。」      叶礼婷听她们的语气, 似乎教主蓝凤凰对属下很有威严, 实在好奇真正的蓝凤凰到底是怎样的人。      三人饭後回到客房休息。 客栈小二的态度虽不好, 但房间倒是不错。 算得上是宽敞舒商乾净。 叶礼婷睡在贵妃塌上, 不比睡在床上差多少。原本一觉好眠, 叶礼婷却被叫嚣声吵声了。 阿纹与赵晓婷听到声音亦起来。 正要到外面看发生了什麽事, 门却被人大力敲打, 叶礼婷把门一打开, 便有两名大汉後面跟着掌柜和小二冲进来。      「快把她们捉拿下来。」掌柜叫道。      大汉遵照指示, 扑向阿纹和赵晓婷。      叶礼婷身形虽比大汉瘦弱不少, 但亦立即走到他们之间。「 停手。 你们想怎样?」      「怎样?今晚食客都呵呕肚痛, 一定是这些妖女下的毒。」小二指着她们怒骂。      「你们无凭无据, 别乱说。」叶礼婷丝毫不退让, 仍然挡在她们跟前。 大汉想要把叶礼婷拨开, 却发现动她不得。 原来叶礼婷暗暗施展内功, 如千斤坠在地上。      「哼。全部食客就只有你们一桌人没事。 再说, 有些镖师说她们就是五毒教的人。」 你说是不是? 小二理直气壮地说。      全部食客皆中毒, 只有她们没事? 叶礼婷觉事有蹊跷。要说有人下毒, 阿纹和赵晓婷没事并没什麽奇怪, 只是她又怎会没事?      「没反驳了吧。 把这书生推开。 捉那两名妖女送官究治。」      叶礼婷虽不想显示武功, 但亦没理由任由这些大汉对她们二人无礼。 正心想怎样做到两全其美, 赵晓婷一声让开, 长鞭便直击大汉的脸上。大汉吃痛, 一怒之下趁叶礼婷一时分神便跷过她直扑向赵晓婷。 长鞭在狭窄的房间内本就不方便, 何况大汉这麽一扑过来距离缩短了亦难以活动。 叶礼婷心想不好, 正要出手, 阿纹便施以暗器射向大汉。 大汉大喊一声下按着双眼倒下。 掌柜看形势不对, 害怕之下促小二去找更多守卫过来。      「把包伏快整理好。 我们立即离开。」 阿纹说。    17   赵晓婷推开窗,就想要跳下去。房间对着的是大街的另一面,只要穿过树林便可到无人之境。只是回头一看叶礼婷,迟疑起来。      叶礼婷知道她的想法,这里毕竟是三楼,作为一个书生又如何跳下去?五毒教虽是武林颇为人知的一派,但弟子均钻研毒术为主,武功身法倒是平常。要是带着一人下去,大概没什麽把握。赵晓婷入教不久,想必武功只属入门。      「师妹先跳下去。我带叶小哥下来。」阿纹说。      经这几天的相处,叶礼婷知阿纹的轻功亦非能携一人而无碍,说:「不用管我。」      「怎可以!」赵晓婷和阿纹并没行动,坚持要把叶礼婷带下去。      叶礼婷心想这样拖下去最终会逃不掉,也不顾得隐瞒不懂武功的秘密了。「我先跳下,你们跟着来。」说罢不理两女的惊讶,便跨过窗子跃下去。      叶礼婷一跳,发现竟有箭向她射过来。眼见箭越来越近,她却毫无着脚点可避过,叶礼婷以全身力量自转,只望箭能被背着的竹简挡过,幸亦如她所料。箭手见是名书生而不是目标人物,也就停下没再发箭,叶礼婷才得以安全着陆。      只是这时她却无闲来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只怕二女一下来便会被万箭穿心,大叫二女不要跳下来。确认了她们没有跟着,再环视四周。原来这里已有不少大汉。有些更是提着弓箭。这就像是一早布下天罗地网捉拿她们一样。      「有伏名!」叶礼婷大喊。      「叶小哥!快逃!我们这就下来救你!」阿纹叫着。      「不要!」叶礼婷知道二人最重义气,担心她们真的会不顾危险就跳下来,也就不能再顾虑被揭发懂得武功了。叶礼婷拿出藏於画卷中的剑,就向弓箭手冲过去,一心只要把弓箭手击倒,她们就算跳下来也不怕了。      弓箭手见这书生竟然忽然提剑而上,大吃一惊向她发箭。叶礼婷运起辟邪剑谱内的心法,行如鬼魅,竟把箭都避开。要知道辟邪剑法之所以难以对付,正因为它的速度快如闪电。当你发现剑要来时已经被刺,来不及反应的话,即使武功多好亦没用,正是唯快不破的道理。其中的内功正是要提升使用者的速度而订造的。叶礼婷虽然只学了两成,但已经比起一般学武之人的速度要快。一瞬间已到达弓前手的面前,一剑刺落,箭手登时毙命。      叶礼婷惊讶怎麽自己这麽一刺就杀了人。那人惊恐地看着自己的神情,重重印在她的脑海里。看小说,看电影,玩电动,杀人不过是文字,是画面,是数据。她没有想过她刺进去,剑把肉割开时的感觉,刺穿皮肤,刺到肉,刺中内脏,竟然是有差别,而她的手是完全感觉得到。那撕裂的声音,那呼叫,不停在她脑海重播着。那人所喷出来的血,更是溅到她衣服上。杀人就是这麽简单的事吗?但是却又如泰山一样沉重。叶礼婷一动不动,血液也凝固般,就这样站在屍体前呆着。      忽然听到一女声的尖叫,叶礼婷才回神过来。此时二女从三楼跳下来,弓箭手虽不在,却忽略了有人会发暗器。阿纹降落时坐到地上,状甚痛苦,看来是受了伤。幸好众汉忌於二人会使毒,一时三刻亦不敢近身,只以暗器施袭。赵晓婷站在阿纹身前,以刚刚叶礼婷留下的竹简作盾牌,暂时亦算安全。      叶礼婷心想以没时间再发呆,再度提剑而上。虽然以她的速度,要刺杀那些人亦不算困难,但是想起刚才的情景,心又怯了,於是专注以刺向他们的手腕作制止。叶礼婷心是这麽想,却力有不棣。以她的程度,对付这种角色,杀敌是容易,但不伤人性命要制敌又是另一回事。有些被她刺太大力的,手腕立即无力只差断掉,有些她想要留力的,那人只是刺痛一下又再度攻击起来。一时间叶礼婷却是弄得狼狈不堪。      「小心!」赵晓婷呼叫着。原来是刚刚有名被打倒的汉子又再度向她们发起暗器。      暗器飞到之时,叶礼婷正忙於对付另一人。到她听到警告,她只能把身偏开,却还是擦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