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7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她的上臂。叶礼婷感到左臂一阵麻痹,惊觉这暗器有毒,心想阿纹中的也必定一样。自己的心软懦弱竟然引来自己还有两个朋友的危险,暗骂自己白痴。这就是江湖,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一气之下,剑尖立即提上,大开杀戒。      叶礼婷使剑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赵晓婷只看到叶礼婷全身都被剑围着,彷如一个保护网,只要近她身的人均必定被轰开。叶礼婷使得快是有她的顾虑。左臂上麻痹的感觉开始扩大。她不知道之後的她会是单纯的动不了,或是昏迷,甚至死去,所以她必要在扩散前把这些敌人消灭。只是另一方面,她亦知道越是运功,越会加速扩散。在矛盾之间,她还是选择与时间竞赛。既然是她一念之错而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她就要承担责任。      当最後一个敌人倒下之际,叶礼婷终於觉得撑不住了,颓然跌坐。      「是百药门。」阿纹轻声说。赵晓婷在一旁照料着。「叶小哥,你还好吗?」      「嗯,就是开始动不了。」叶礼婷感激阿纹并没有追问为何她懂得武功的事,更重要的是没有问及她所使用的是什麽武功。      「这个应该跟上次师妹中的毒一样。我这几天已有研究到,解药应该不难。」阿纹回答。      「真的?」赵晓婷听到总算松一口气。      「是的,但是我们先要离开这里。再找办法搜集材料制成解药。」      「这……」赵晓婷看着二人,即使没有追兵,亦难说能把二人带到其他地方去。      赵晓婷正迟疑之际,阿纹说:「师妹先去把屍首屍化掉,然後我们再进树林去休息。发生了这事,掌柜应该吓得不敢再找我们麻烦了。叶小哥先把这丸服下,就会回复灵活。只是毒还在身体内,我们还是要找方法化解。」      叶礼婷听着把红色的小丸吞下去,过了一会果然能像平常一样活动。她走过去看阿纹,发现原来她中毒事小,而是因中了暗器,落地时脚扭伤了,现在站不起来。      叶礼婷示意阿纹到她背上,让她背着走到树林中。阿纹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答应了。阿纹手拿叶礼婷的剑,赵晓婷则把其他行装拿好,朝着树林前进。走了不一会,发现有名老者,像是等待她们的到来,站在树林中看着她们。 18   无可否认,在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有一个老者出现在树林中,怔怔地瞧着你看是一件令人很心寒的事。当三人发现这老人时,叶礼婷一呆,赵晓婷停吸了口凉气。虽然叶礼婷看不到背上阿纹的表情,但感觉到她僵了一下,三人心里想的应是同一事。这人到底是人是鬼?      这种事,不去看不去想大概是最好的方法。叶礼婷本想绕道过去,装作看不到,却听到老者说:「三更半夜,林里恐有野狼出没。大家作个照应可好?」      叶礼婷心想这也是事实,三人中,阿纹受伤了,她身上余毒未清,赵晓婷武功低微。何况她们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看这老者似乎并非江湖中人,亦无害她们之意,稍为询问了其余两人的意见,也就同意。      老者带领她们走了一会,到了一个已生了火的营地。旁边有一辆马车,外表朴素,但比起其他风尘朴朴的马车来说很是整洁。想来马车的主人是有品味之士。叶礼婷边打量四周,边把阿纹放到地上。      老者走到马车前跟内里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走回来说:「家里有女眷,不便出来,不要见怪。」      见怪是不会,叶礼婷心里只是奇怪。看老者恭敬的神情,心里暗暗就起了疑,但口中还是说:「不会。」      此时赵晓婷拿出了药酒替阿纹处理脚踝的伤势,叶礼婷跟老者闲聊,但双方均只是客套说话。老者既不说自己的事,亦没主动问及她们怎麽受伤的事。叶礼婷心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到天亮便会各自起行,这样也不错。      阿纹的伤势处理完毕,跟叶礼婷说:「这次的麻药虽然不致命,但还是早日解了较好。」转向赵晓婷吩咐她找寻几种药草回来。叶礼婷对这一窍不通,听过就忘掉了。「明天天亮便找一找,要是找不到才去附近的药材店问,但只怕百药门在这一带势力太大,这些药草又不好找,会把这些药材都扣起来。」      「阿纹,上次赵姑娘不是用换血的方式把血换掉了吗?」叶礼婷问。      「嗯。我是不要紧的。但刚才你中了毒还运功动武,恐怕毒素已运遍全身。我们也不行把你全身的血换掉。」阿纹说。见叶礼婷没反应,安慰道:「我知道你刚刚是拼了命来保护我们。只是要是毒力更强的话,你真的会没命的。」      「我没办法。」叶礼婷回答。      「好了。这几种药,老夫应该可以替你们拿到。你们就不要再怪责这位少侠了。」老者说。      叶礼婷感激这位老者好心之余,却也更对他起疑,似乎取来这些药於他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阿纹对於刚刚怪责了叶礼婷乱来,也甚为歉疚。老者说罢了,大家也就休息去。      蝉声,鸟鸦声,树枝声,越来越吵。後来更变得像飞机降落般的巨响。叶礼婷觉得头昏脑胀,身体渐渐冰冷。原想是毒的问题,但发现体内真气胡乱运行,急忙运功抵抗。忽然又感到身体像被火烧一样灼热,她知道了,是辟邪内功的祸害。由於她并非如男子般能自宫练功,所以她一直都很小心奕奕,怕一不小心会走火入魔。幸好女子身躯非如男子般慾念强烈,只要一点点练下去还是可以的。只是刚才急於解决百药门的人,她一口气提了全身功力,还把刚学的一部分也用上,身体承受不了,以致现在的情况。      叶礼婷挣扎爬起来,离开休息中的一群人,走到偏僻处,打算自行练功。好不容易走到几步之遥,腹部如被刀割开一样,剧痛之下还是倒下了。声音惊醒了本来浅睡的赵晓婷。她本是小康之家的小姐,在荒山野岭本就难以入睡。她睁开眼看到叶礼婷倒下,急忙跑到她跟前。      「叶公子!」      这时阿纹和老者也醒过来。阿纹先替叶礼婷把脉,眉头紧皱,不发一言。      老者又拿过叶礼婷的手,感叹道:「老夫多麽多年,没把过这样的脉。」      赵晓婷只是略懂医学,急问阿纹:「他怎麽了?」      「不知道。与其说是脉搏,他的只是胡乱跳动的血管。时快时弱,时强时弱,而且还有不规则的波动。」老翁摇头道,眼神大有可惜之意,似乎叶礼婷命不久矣。      阿纹并没反驳,似乎亦认同老翁之话。赵晓婷见到这情形,激动起来呜咽道:「不可能!那只是简单的麻药,又怎会这样?何况叶公子武功高强,更是不可能伤到他的。」      叶礼婷摇了摇头,勉强压下痛楚说:「不是毒药的事。是我自身武功的关系。」叶礼婷本来对这世界全无归属感,一直觉得只是过客,对死亡倒是不大在意。只是要她这麽痛苦地死去,她还是忍不住怪责起上天来。      原本阿纹有点怪责叶礼婷隐瞒武功的事,但他拼命救了她们,也就不计较。现在知道原来他运功会带来这种副作用,更是了解到他的苦衷,亦更是感激他出手相救,忍不住跟赵晓婷一起抽泣起来。      这时车内传来敲打的声音,老翁听到走到车前,原来是呼唤的讯号。老者跟车内人说了一会。之後老翁走回来,不发一言,就只坐在叶礼婷身旁,没理会阿纹等人求助的眼神。至於叶礼婷更是痛得死去活来,神志也只能勉强维持清醒。      音乐徐徐响起,是从车内传来的。叶礼婷深感痛楚竟有减少的迹象,似乎体内的鼓动开始安静下来。叶礼婷露出安慰的笑容。阿纹等见她露出欢颜,知道琴声真的有功效,亦喜跃不已。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叶礼婷心里更感兴奋的是她的猜测没错,她遇到了笑傲江湖的第一女角,任大小姐任盈盈了。 19   随着乐曲演奏,叶礼婷总算松一口气。身体不再火烧打颤,内气安静下来,从入轨道。乐章完结,叶礼婷已能站起来。她双手抱拳,向马车深深一躬,说:「感谢前辈相救。在下没齿难忘。」      车中人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叶礼婷深知这次得任大小姐相助是看在跟五毒教教主蓝凤凰份属好友份上,相救的也只是阿纹她们,她这个书生她才不会放在眼内。只是即使如此,叶礼婷还是难掩失望之情。      绿竹翁望打破尴尬的气氛,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非也。於前辈只是小事,於我却是救命之恩。」叶礼婷说。虽然对武林中人来说,一个人的性命跟虫子没什麽分别吧。      车中人还是没有回应。      「少侠不必客气。夜深了,早点入睡吧。」绿竹翁说。      叶礼婷回到之前休息的地方,阿纹和赵晓婷紧张地问起她的身体状况。只是听到是有关武功的问题,二人亦不便深问。要知道武功之事是武林忌讳,即使是同门派里没得同意亦不能看师父传授武艺。五毒教虽不是中原门派,但这点也很明白。二人既知叶礼婷的武功会引发走火入魔的问题,亦不怪责她隐瞒,见她已没大碍也就休息去了。      叶礼婷躺回刚才的地方,想起刚才跟绿竹翁的说话。在这武林中,人命是不值钱的。只是每个人必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自己的性命是最宝贵的。刚刚她从鬼门关边缘走了一赵,那种滋味她不想再经历了。只是,今晚被她杀掉的人想必也是一样心情。要是可以的话,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来避免。他们也有父母,亦有可能已有妻有儿。仇恨这样被挑起,一传十,十传百,无止境的传下去。看来人在江湖是非多,要避也避不了。      叶礼婷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绿竹翁以为是她身体的问题,关心一问。      叶礼婷把她刚刚心想的跟他说了。      「後悔了吗? 」绿竹翁问。      「没,我不杀他,难道要等他来杀我吗?」叶礼婷想起想要留手,却反而差点被人杀掉。「而且,也要保护我的朋友。」      「也不要想太多了。」      「啊!!!!看来还是逃回深山,当个野人最好。」      虽然车内的任大小姐也是因讨厌俗世的争斗而离开黑木崖而避世起来,只是绿竹翁听到叶礼婷那自暴自弃的语调,还是对年青人就这麽感到可惜。「少侠武功身手不错,心肠正热,难道不想做点什麽吗?只要把病医好,必定有一番作为的。」      「谢谢你。」叶礼婷苦笑道。心想她不被人杀掉就好了。那敢想太多?      绿竹翁听得出她心里苦,猜想可能为这病的事担心。的确她的症状是他从来没见过的,能够治好也只是安慰她的说话。      「啊,抱歉,吵到你了。我还是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果如绿竹翁所说,之前阿纹所说的药材皆已准备妥当。叶礼婷深深对任大小姐的神通广大感到赞叹。只是当阿纹她们治疗过後,绿竹翁二人就匆匆离去。叶礼婷又是一阵失望,既然她不是令狐冲,那她又怎会得到任大小姐的垂青?      既然三人无事,那就继续上路。赵晓婷一路上都在咒骂百药门的卑鄙,但亦难免一直戒备着他们的再次攻击。幸好那次叶礼婷大发神威把他们打至全军覆没,他们亦不敢再次乱来。说不定他们连到底怎麽失去了一班部下而感到疑惑。      「听说呢,五毒教的不仅会毒,还会妖术。一个说书先生在客栈大堂中说,吸引了一堆老百姓听得津津有味,当中不乏武林人士。      「为什麽这样说呢?大家听过百药门了吧。说到用药用毒,他们也是中原第一高手。只是上个月,就被五毒教两个妖女一口气杀了十多个弟子!」说书先生越说越激动,说得手舞足蹈。      百姓有些听得一阵心寒,也有些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但同样听到这有点不相信。      「怎麽可能!」一个带刀的壮汉首先反对。      叶礼婷她们已走近客栈,从窗外听到。既然是谈论她们,那就听一听比较好。至少知道现在江湖是怎样看她们的事。後来说书先生形容的也跟她们的情况挺符合,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麽听回来。      「毁屍的手法跟五毒教的吻合。可以肯定就是她们做的了。你说,她们能一下子杀掉十多个同样会使毒的高手,不是会妖术是什麽?」说书先生说得起劲,说得那汉子也以反驳。      「那怎麽不报官?」有一名手执羽扇的公子问道。      「官有什麽用?即使是武林人仕也知道五毒教是日月神教之下的,谁也不会乱去捉人。何况这次百药门的人错在先,没有人会去混这趟水的。」      叶礼婷听到没有江湖追杀令也就安心了。跟阿纹和赵晓婷走进客栈。客栈的人没想到刚刚听故事的主人就在这出现,散的散,走的走,就只剩下一个和尚和一个小尼姑在吃饭。他们好像完全没有理会到刚才说书的事还有叶礼婷等人的进来,继续他们的话题。      和尚和尼姑一起吃饭已经奇怪,更奇怪的是和尚既吃肉又喝酒。尼姑年纪颇轻,而且相貌甚美,清丽脱俗,只是有点消瘦憔悴,看得令人痛心。      「你听爹说,俺一定会让令狐冲这小子娶你为妻!」和尚又把一大块肉放进口中。      「爹,不要说了。我是出家人,不会成亲的。」小尼姑说。      叶礼婷听了一会,已经他们是谁。不戒和尚和他的女儿仪琳。 20   一个酒肉和尚带着一个美貌尼姑,想要不引人注目也难。和尚吃得高兴,毫不理会旁人目光,只是小尼姑却有点不自在,在意之余,对上旁人视线又羞得低下头去。      叶礼婷想起这对父女也真搞笑。一个男人为了去追尼姑就剃度当和尚,谁知道又真的被他娶回来。生了个女儿,妻子却是大醋坛,一个误会他在看别的女人就一走了之。女儿留在尼姑庵又当了尼姑。现在女儿凡心动了,和尚就偏要令狐冲来娶女儿,即使要令狐冲当和尚也在所不惜。令狐冲和小师妹可是叶礼婷努力撮合起来的,她可不想给这怪和尚破坏。不过想令狐冲聪明绝顶,人又痴心一片,她应该不用担心才是。      叶礼婷边想边看,不自觉出神。不戒和尚也留意到有一个书生总是瞧着他们。      「喂,你看什麽看!」不戒和尚喊道。      这麽一喝,叶礼婷心吓得一震。不要看这酒肉和尚以为他是出来骗吃骗喝的,其实他武功高得很呢。就连万里独行田伯光也被他捉住要听从他的话。被他发现盯着他们看,他不会以为是在挑衅吧。叶礼婷心中不断盘算怎样道歉,即使道歉不行也先找条逃跑路线。殊不知不戒心中又是另一番计较。      不戒和尚看这书生就是不同。他这段时间跟仪琳上路,有什麽人是没有看过?奇怪的,鄙视的,侧目的,摇头叹息的,愤怒的,到他出手时恐惧的,就是没有一个像这书生这样,像是看有趣的东西一样,没有一点贬义。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见我女儿貌美,所以喜欢她了。」不戒和尚说完又哈哈大笑。「这是当然的了,我女儿生得像她娘亲一样,貌美如花。小伙子看中了也没什麽稀奇。」      「爹!」仪琳脸红得像蜜桃一样,拉着不戒的袖子叫他不要再说下去。      「哈哈哈。」不戒和尚站起来,走到叶礼婷她们的桌前,用力拍了叶礼婷的肩膀一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