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8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下。      叶礼婷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以为要被袭击了。阿纹在旁也准备了毒针,要是不戒不怀好意便立即施发,但不戒又只是哈哈大笑:「这小子眼光不错。就是长得平凡,不够令狐冲俊俏。一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我女儿不会喜欢你的,我为你感到可怜。哈哈哈。」      叶礼婷心里无奈不已。哪有当爹的看着女儿被陌生人看会感到高兴的。再说,这句话真的听起来不舒服。始终她是个女生,被人数落外表总是不快。令狐冲又怎麽说得上俊俏。不是她自大,而是她这副小林子的俊脸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只是易容当然是要装个路人甲的样子,不引人注意才好。不过也正因她易容了,脸部表情不大,不戒也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麽。      「小子,你叫什麽名字?」      「叶礼婷。」      「是亭小弟。下次令狐冲不理我女儿,我就跟他说还有个亭小弟在等着娶我女儿。让他焦急一下也好。」不戒得意地说。      不戒见叶礼婷男装打扮,自然想到是亭而非婷。大概阿纹她们也是这般想吧。      「是是是。」叶礼婷敷衍道。「你说什麽就什麽吧。」後面的一句只是轻声嘀咕,就只有她一人听得到。这不戒和尚还真是一厢情愿。      叶礼婷转看仪琳,红着脸楚楚可怜,大概是一路上辛苦脸庞亦颇为消瘦,也真是难为她了。只是这麽一个水灵灵的女生一世长伴青灯也真有点可惜。不过有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出了家保持向佛之心,对她来说这才是最大幸福也说不定。      仪琳目光对上盯着自己的叶礼婷,刚退下一点的红晕又再回来,满脸通红的不敢再看。不戒见叶礼婷又凝视着仪琳怔怔出神,再度得意了起来,却再也没跟她调笑,回去仪琳那边坐下来大吃。      叶礼婷这时才发现点的菜都已上,夹了块肉正要放到口中,便留意到阿纹二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怎麽啦。」叶礼婷看她们暧昧的笑容,知是笑她看尼姑的事。把肉放进口中,装作没事说:「我才没有喜欢她,你们不要听和尚乱说。」      「枉你读圣贤之书呢,竟然对出家人有非份之想。」赵晓婷摇头道,口里说得可惜,弯上的嘴角却藏不住她真正想法。      「没有这回事!」      「还说没什麽?我们好歹也是两名年轻女子,叶小哥又何时看我们看得痴迷了?」阿纹也加入说。也道是苗族女子没中原女子受礼教所限才会作这种大胆发言。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什麽?叶礼婷心中也没个理由。是因为仪琳也是笑傲江湖中的重要角色吧。就当作是去旅游当然是特别在景点多拍些照的道理。只是她却从来没有多看令狐冲和岳灵珊呢。叶礼婷想得苦恼,眉头也皱起来。      阿纹见叶礼婷有点尴尬,想是否玩笑开得太过了,便叫赵晓婷专心吃饭。这天也相安无事。预计第二天路程便可到达目的地洛阳跟蓝教主会合,三人决定就在这客栈内休息一晚。 21   叶礼婷在房内稳睡,半夜忽然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因为经过了上次的事,人变得警觉,也就静悄悄地穿起外衣,偷偷出去看。夜兰人静,走廊半个人影也没见过,令叶礼婷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幸好最近她的内力修为已进步不少,隐约察觉到後园有轻微人声,便蹑脚去查探一下。      说起叶礼婷现在的虽然运用时容易有上次筋脉逆行的状况,但是五官上比一般人要灵敏许多。这也与辟邪剑法求快宗旨一样,先要官能上追得上敌人的动作,更要令自己比对方快上一倍,所以五官敏感度是修练辟邪心法最初步的锻链。      到後园,叶礼婷只看到仪琳坐在草地上,闭上眼念着佛经。本来叶礼婷不应打搅她,回房就好,只是即使她这外行人也看得出仪琳完全不能专心,把眉头皱得紧紧,亦不时叹气停顿。想到她这麽苦恼也全是因为她那前大师兄令狐冲,叶礼婷忍不住去安慰她。      「小师父。」      「啊!」仪琳没想过有人出现,显然被叶礼婷的出现吓了一跳。随即看清来人,想起下午父亲说的话,又不禁脸红起来。「叶公子。」      「不好意思,我刚上完茅厕,看到小师父在後园便来看看。小师父是遇到什麽烦恼吗?论对佛道,我是不大理解。但我知道重点是要放下。」叶礼婷坐到仪琳旁的位置,没想过这是多唐突之事。      仪琳又被吓倒,但感到叶礼婷并没有恶意,基於礼貌也没有避开。「我知道。」      「那,为何就放不下令狐冲之事?」叶礼婷开门见山地问。她知道以仪琳害羞的性格,旁敲侧击的方法并没有用。      这是仪琳在短时间内第三次被叶礼婷吓倒。要是一般姑娘的话,大概会就给叶礼婷一记耳光便离去。仪琳是善良,虽然非常害羞,而且有点愠怒,但只是站起来,惊慌地说:「并没有这回事。夜已深,与公子单独在一起实在不便。贫尼告辞。」      叶礼婷见仪琳便要走,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失礼。她从小说对仪琳是相熟,但人家看她是完全陌生。把自己的感觉套到别人身上实在是不要得。      叶礼婷立时跑到仪琳前,抱拳道:「对,对不起!小生刚刚诸多得罪,请小师父见谅。」      仪琳见她行了如此大礼,又不好意思起来,低声说:「我没有生气。」      「那先听小生说几句好吗?」见仪琳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叶礼婷心想这真是多麽温柔的一个小姑娘啊。希望真的能令她放下心结。      「走过必留痕。在人生中出现过的人,曾来过就是来过了,要抹也抹不走。而然,为什麽要抹走?在街口卖菜的张婶婶,在河边捉鱼的陈大叔,也要努力去忘记吗?不会的。既然要努力忘记的人,必定是已令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叶礼婷以自己觉得最循循善诱的语气跟仪琳解释。      只见仪琳一脸迷惘。「叶公子的意思是……」      「执着一个人是执着,要努力忘记一个人也是执着。越是执着越难忘记,越要忘记又越是执着。那何必不让那人留在你心里?本来要沉淀起来的回忆,小师父却每天到水里找出来看它还在不在,以致它终究不能沉下去。」      仪琳若有所思,思考着刚才叶礼婷的说话。过了良久,说:「要是每天都在想,那怎办?」      「我小时候,家乡有一种饮料,叫咖啡,它会散发出很香很香的味道。大人说小孩子不应该喝。那时我真的很想喝,觉得那是世上最好喝的饮品。到後来,我喝了,才发现我根本就不喜欢它的味道。一切都只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我所憧憬的,跟现实其实是两回事。」叶礼婷想起小时的事,亦想到自己已经不能回去,心里不觉难过起来。      「这怎麽行?」仪琳心想这不是叫她去试跟令狐冲在一起吗?她是出家人,动了凡心已是不可,怎可以…      「信仰是越挑战越坚定的,否则那只是你无可奈何所接受的道理,而不是自己去相信的。何况信佛在於心,并不是一定在空门中。」      「不行的。」仪琳大力摇头。她自小便在恒山派长大,一直都在空门中。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她怎样也没有想过。「何况他已有心上人了。」      「这也好。被人决绝的拒绝,心就应该死了。不用再这麽心痒痒。」叶礼婷心想这句话还真狠呢,不过长痛不如短痛。仪琳继续这样憔悴下去,她看到也不忍心。      「呐,叶公子。为什麽你好像都知道我心在想什麽?」仪琳低头问道。她的师长是不会理解的,当然仪琳也不敢让她们知道。她们知道的话也只会否定。不戒知道她喜欢令狐冲,却只会乱来叫人把令狐冲捉回来跟她成亲。叶礼婷却知道这不单是思念的事,而是她对人生对宗教的动摇,而且还适当地提出了想法。      叶礼婷被反问得不知如何回答,难道说有人早就把你心里所想都写到小说中吗?「哈,哈哈,这大概是我与你投缘吧。」叶礼婷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      「来,去跟你爹再游历一下江湖,到时就真的知道平淡在空门中生活的好。也知道红尘事看起来是多麽的甜,咬下去才发现是酸得恼人的果实。」      「噗。」仪琳轻轻掩着嘴笑了出来。「说得这麽老成,叶公子还年少得很啊。」      仪琳的嫣然一笑,令叶礼婷看呆了。这是她见她以来的第一次笑容。本来我见犹怜的脸,一瞬间盛放,令那姣好的脸蛋更是添上几分娇美。      「真美。」叶礼婷不禁赞美。      仪琳的脸红得比胭脂还要红,看叶礼婷虽脸上没什麽表情,眼神内却尽是陶醉。虽然内里没有半份歹念,但还是羞得转身不想让她再看下去。      「我一点也不美。我爹说我娘亲才美呢。」      「那当然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爹自然觉得你娘亲美。」      叶礼婷虽只是顺着接下去,但言者无心,他人听起来倒是暧昧不已。刚刚赞美仪琳的话,也是因出自情人之口吗?叶礼婷说完亦察觉那句实不妥,正要更正,仪琳却已回应。      「叶公子想必经常跟女子这样说话吧。」      「我?我没有。这是第一次跟女生这样说的。」叶礼婷再一次不经思考回答。      天啊,刚才那句根本是一名带有醋劲的女子跟情人说的。回答更是露骨的告白。这串对话竟是在於一名遁入空门和一个假小子之间,实在是匪夷所思。叶礼婷再一次对忘了自己身穿男装,说话会因讲者身份而产生误会而骂自己的疏忽大意。      「我,我要走了。」仪琳羞得匆匆跑回寝室。      待确认仪琳已经离开视线范围内,叶礼婷双腿一软,蹲在地上把火烧一样的脸埋在双膝间。因为她也羞得不知道如何面对仪琳了。 -------------------------------------------------------------------------------- 梅若娅,2011-04-18 18:19:16 加油 -------------------------------------------------------------------------------- 离不开你,2011-04-19 06:48:34 坐等… -------------------------------------------------------------------------------- lesT_Cat,2011-04-19 08:16:19 …… -------------------------------------------------------------------------------- lesT_Cat,2011-04-19 08:19:03 …… -------------------------------------------------------------------------------- 麦杆,2011-04-20 00:07:07 兴致勃勃的咬文字下来才发现就一页 -------------------------------------------------------------------------------- 小独,2011-04-21 16:18:31 22   在到达洛阳之前,叶礼婷也没有再见到仪琳了。不知道是否因为尴尬,仪琳有意避开她,虽然有碰上不戒,但却没见到仪琳在旁.这样是最好的。因为叶礼婷亦不知道如何面对仪琳,只是不戒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总令她有点在意。      一路到达洛阳,平安无事。洛阳不愧是大都,跟她之前所在的福州,华山等地完全不同。本来她想,古代嘛,也就是那种样子,但一看洛阳就知道她想的是错。井井有条的街道,接踵摩肩的行人,繁华热闹的巿集,不比现代城巿差劲。以前感觉明朝总是积弱,心中总是有点看不起,却忽略了明朝在商业上的发达。      只是叶礼婷在兴奋之余亦小心奕奕。要知道林平之的外公就是金刀王家,在洛阳上名声不小。原着中他们对辟邪剑谱亦甚为执着,对小林子的关心也不知道几分是真诚几分是贪婪,诬蔑令狐冲偷剑谱还把他打伤。现在她是林平之,希望易容後不会招惹到他们才好。      跟着阿纹走,并没有向洛阳中心前进,反而到了城东的一个居住区。这里比起刚刚大街就平实朴素得多。阿纹走到一间没什麽特色的房子前,三大两小的敲了敲门,门打开後便见到一苗族打扮的女子迎接她们。      「阿纹,比预定还早了一天来呢。」      「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到达了。教主要的物品就在这儿。」阿纹拍了拍包伏说。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禀报教主。」女教众急奔到内堂去。不消一会便说教主想要接见阿纹,阿纹亦消失於门後。      赵晓婷跟其他教众介绍叶礼婷。苗人好客,见是阿纹带回来的,也都拿出些水果酒水来招呼。叶礼婷不好推却,她也很久没吃过这麽新鲜的水果了,真不愧是大都洛阳。      「对了,赵姑娘是以前也经常来洛阳吗?」      「也不算是经常啦。以前入教前来过一次。你有想去参观的地方?」      「叶礼婷摇了摇头。不是啦。大隐隐於巿我也算是看到了。这里像寻常百姓居所,又怎想到是你们帮在洛阳的基地?所以我以为你们已经来过。」      「我们找得到这里都是靠这种小虫子。」赵晓婷摇了摇她手中的小竹筒。「教主的是母虫,算是牠们的女王吧。我们手上的雄虫都会嗅到牠的气味,就会一直走到她的身边。」      「原来如此。」叶礼婷一方面感到佩服,另一方面总是有点惧怕。始终是女生,对这种生物总有种恶心的感觉。虽然她不至於会看到便尖叫,但一心就是避而远之,能看不见就看不见。      「叶公子,教主有请。」刚刚开门的女教众走出来,看来蓝凤凰跟阿纹的事已经谈好了。      「我这就来。麻烦领路了。」      叶礼婷走到内堂,只见一个苗族打扮的女子坐在正中央。她穿着印上白花的蓝衣,围着一件綉花围裙,戴着有如酒杯大的黄金耳环,圆大的双眼漆黑,红唇微弯,就这样微笑盯着进来的叶礼婷。根据记忆所及,原着的蓝凤凰不是一个绝世美人,但是就叶礼婷看来,却不能不被她吸引。要是问她蓝凤凰美不美的话,她一定会回答美。      这美人笑得有点妖媚,花枝招展中,已令你对她俯首称臣。可是,她却又带着威严,令人不敢放肆。正是既不敢对上她的目光,却又移不开视线。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叶礼婷实在不知道应该看哪里,只能以尴尬形容。      「叶公子是吧。」娇柔的声音远胜她的容貌,如电击般打中叶礼婷的心房,令她窒息一下。「你救了我属下的性命。真是感激你呢。」      「不敢不敢。」      蓝凤凰凝视了叶礼婷一会,说:「阿纹说你还差点走火入魔丧命。本来我实在是很应该答谢你的,只是……」      蓝凤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