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避江湖 分节阅读 9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凰停下不说,脸上的微笑却忽然收起,如沐春风的气氛突变成暴风雨前的宁静。不愧是一教之主,这气势令叶礼婷不敢发一言。      「一个连样貌也不示人的人,我怎可能相信?」蓝凤凰认真道。      「嗯……」叶礼婷只是犹豫了一会,便作出了决定。「好吧。」叶礼婷对小说中的蓝凤凰甚有好感,在这里也就相信她了。问蓝凤凰拿了一盘水,把黏在面上的易容材料洗去。再抬头时,已是一名清秀俏丽的脸庞。      「你……」      「我也不怕跟蓝教主说。其实我只是女扮男装。」叶礼婷只求能多博取到蓝凤凰的一点信任。      蓝凤凰看着眼前的人,考虑了一会说:「你武功外表都是一流,却都隐藏起来,看来有苦衷。」蓝凤凰想起汉人女子诸多规限,也就推论叶礼婷就是像赵晓婷般逃婚或是离家出手。「说真的,我是有点放心不下,但是你毕竟对我们有恩,看来也不会加害我们。我们五仙教有恩必报。要是有什麽麻烦,大可以找我。我们教里也有不少医术高明的人,可以替你看一下病。」      「那是我练功不得其法而成,恐怕药石无灵,必要从武功入手。」叶礼婷摇头道。      「你知我们也是练毒练外功的多,这个……」      「蓝教主不必忧心,我倒是没什麽的。洛阳里我无居所,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留在这里?」叶礼婷跟阿纹她们一直相处,虽知道总有一天要跟她们分别,但是却从来没想过之後何去何从。现在最怕就是蓝凤凰要赶她离开,这样她真是天下之大却无容身之所了。      「这自是小事。我们在这里至少还要留上十天。」      「谢谢蓝教主。」叶礼婷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被赶走了。 23   叶礼婷在洛阳大街游荡。蓝凤凰一眼就看出她易了容,这样一双埋在笑容里的透视眼,叶礼婷不知道再对着她,她还会看出什麽来。她的秘密,不是她易了容,不是她是女生,不是她曾是华山门下,而是她是林平之的替身,她拥有辟邪剑法,甚至乎她不属於这时空的人。虽然知道蓝凤凰对她没恶意,但叶礼婷实在有点害怕跟蓝凤凰相处,谁被人什麽都看透都感到不舒服的,不知所措中就只有借机出街来逛。      其实在洛阳活动,叶礼婷还是有点避忌。要知道林平之的外公就是洛阳中挺有名声的金刀王家。不过,她还是有点想要看看金刀王家有多厉害。原着中金刀王家也是贪图辟邪剑谱的人。一口咬定令狐冲偷了剑谱便欺负受了伤的他。令人怀疑到底他们是真的为林平之着想还只是想要剑谱。      不过,令狐冲现在才不会来洛阳。他应该在华山上跟小师妹卿卿我我吧。叶礼婷边走边想。旁边是一间酒楼,叶礼婷正感到有点肚饿,走进去却见到刚想起的人。      令狐冲正跟陆大有坐在酒楼中。有令狐冲的地方,自不少了酒。中午时份也叫了一大壶酒的人,也就只有寥寥可数的几桌。叶礼婷好奇怎麽令狐冲竟会抛下小师妹来洛阳,於是便选了接近他们的桌子。随便叫了个小菜也偷听一下。      现在叶礼婷内功也算是有点基础。令狐冲跟陆大有的对话,她总算听得出来。看来是岳不群说小林子不辞而别,华山派总要负上责任。身为大师兄,在岳不群不便下山之时来跟小林子的亲人交待一下的工作就落到他身上。      「剑宗的人上来找麻烦,嵩山派又欺人太甚。真希望立即回山上出一分力。」令狐冲说。令狐冲外表虽吊儿郎当,但只是因为他不追求名利权力。他心中对忠义孝道等很是注重,只是跟他人那种形式化不同罢了。      「我也想快点回去。金刀王家的人都说得好像是我们杀了小林子把辟邪剑谱抢了那样。」陆大有忿忿不平说。      「这也怪不得人。」令狐冲心想自己得风清扬传授独孤九剑後剑术大进,却又偏偏不能说出来。说不定岳不群也抱着同样心思,否则怎麽会把他使到洛阳来?「相信我的就只有你和小师妹了。」      叶礼婷心想,此时小师妹愿意相信你当然是好。这小姑娘其实倒也不是相信不相信,而是她喜欢你,就自己相信你。她把叶礼婷看成情敌,也就自然不会接受情郎偷了小林子的辟邪剑谱。就如原着一样,她喜欢林平之,就自然会处处护着他,即使最终知道他只是利用她,还是愿意包容着他。说起来,岳灵珊也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      「走吧。我们这就回去辞行。反正小林子没回来我们也知道了。跟王家赔不是也赔了。」      「对。他们认定了我们抢剑谱我们怎样说也没用。留在这里也只是白白受气。」陆大有站起来走到掌柜处埋单。      叶礼婷也大概了解形势。岳不群想来还是想要寻到她的,只是在意的应该是剑谱吧。要是岳不群能接受令狐冲,把他留为己用,其实对华山派也是有利的,只是岳不群心胸狭窄,容不下别人说徒弟比师父还有本事,这样对令狐冲跟岳灵珊的路倒是不好走了。      叶礼婷目送令狐冲离去,越看越奇怪。以前跟令狐冲喝酒喝通宵也不见他脸红,现在就已经脚步浮浮,好奇他是否有伤在身,匆匆结帐也暗暗的跟在後面。      怎料只是转到小巷中,令狐冲俩师兄弟便被人袭击。陆大有武功平平,在袭击者围攻以下两下子便被打倒。令狐冲起初还能抵抗,却越打越乏力,渐渐只能靠着墙站。      「酒里有药。」令狐冲拼命摇头,想要把药力摇走却不如他所愿。      「这小子也挺聪明的。」带领的人说。「给我搜!不要伤他们性命,只是手脚断了一两支倒是不错。」      叶礼婷心想这大概是金刀王家的人。知道令狐冲他们要离去却找不到辟邪剑谱,也就只好强来搜身了。只要他们不伤人,她躲起来继续看就好。她没信心能把他们都击退。而且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跟华山和王家有什麽关连。      「找到了!」一人从令狐冲身上搜出了一本书,欢天喜地惊叫起来。      这时後面一直躲在暗处的男子走出来,身穿华丽衣服,应该是幕後主使的人。「哼!华山派,我呸!还不是下三流偷林家绝学。」      「王家骏,我不容你辱我华山派。」令狐冲已倒在地上,抓着墙壁希望能站起来。「那不是辟邪剑谱,只是一本曲谱。」      王家骏已接过册子,打开看,也发觉不像是剑谱。喃喃自语:「说不定剑谱是埋在曲谱中。」      「曲谱就是曲谱,什麽剑谱?」令狐冲受不了这人,想剑谱想得疯了。      「你一个粗人,带着本曲谱做什麽?你说是曲谱,那你就奏出来听听!」王家骏一方面是放不下面子,另一方面所说的也不是无理。虽然岳不群号称君子剑,但令狐冲自小就只对武功感兴趣,的确对音律一窍不通。      「很好,那就去找个懂得的人来奏,作个公道。」      令狐冲总算是华山首徒,而且这几天在王家作客也是洛阳众所周知的事。王家骏虽然很想就这样把剑谱抢回去,最好就把令狐冲杀掉,只是跟华山交恶之事对王家实在有害无益。王家骏虽不是很精明,但利害关系总是明白的。无可奈何,也就同意令狐冲所说的。      「好!我家师爷正懂音律,找他评理即可。」王家骏说。      「你家师爷?我只怕你说是剑谱,他断不敢说是曲谱。」      「你……那你想怎样?」      「去客栈找个中立的人来问即可。」於是,他们一行人便领着令狐冲和陆大有回到刚才的酒楼去。      这时叶礼婷已回到酒楼,若无其事般喝酒。      「就他吧。」王家骏指着叶礼婷说。酒楼中也就只有叶礼婷是孤身一人的书生。想来他也不会是令狐冲的人。      叶礼婷本打算跟随着故事的发展,令狐冲会带着曲谱去找绿竹翁,然後任大小姐便会出场。怎麽竟然找了她来演奏?幸好叶礼婷当了书生这麽久,总有一支笛子旁身。在穿越以前,她有玩过笛子,不过是西洋笛就是了。原理相通,她很快便上手了。      王家骏走到叶礼婷前,请她演奏这曲子。叶礼婷看了看曲谱,假装沉思了一下。吹奏出来的,的确是笑傲江湖,不过是现代电影版的那首。反正他们不懂,随便吹奏一曲就是了。      令狐冲听到自然知道跟当日他得到曲谱时听到的不同。只是他亦是聪明人,既然有人给他一个方便,又不是什麽伤天害理的事,就随着事情发展又有何不可?      「这曲子不错。笑傲江湖吗?难得一见的佳作。」叶礼婷笑说。      王家骏面容扭曲,气得不行。「好!就当我们错了。令狐少侠,得罪了。」王家骏一气之下把曲谱丢到桌子上,悻悻然离去。 24   等待王家的人都离去以後,令狐冲跟陆大有连番跟叶礼婷道谢,双方互道姓名,叶礼婷当然不会再以小林子来自称。令狐冲高兴认识了位新友人,特地再叫了几瓶酒来请她喝。      「不必客气,我只是看不过眼有人持势凌人。」叶礼婷喝下陆大有替她倒的酒。「只是,这曲子可以再让我看一下吗?」      「当然。」令狐冲回答。「我本就想要替它寻个有缘人,但我却对音律一窍不通。要是公子感兴趣的话,我愿双手奉上。」      「客气。」叶礼婷再把册子打开来看。「刚才我故意吹奏另一首乐曲,是因为以我的造诣并不能把它完整演奏出来。我不清楚你们跟那些人的过节,但看得出他们对你不怀好意。要是不能把曲子演奏出来,看来他们会对你们不利,所以才大胆另奏他曲。」      「其实是王家的人一直坚持这册子是剑谱而非曲谱。」令狐冲对於认识的朋友都是推心置腹,不管日子长短。「只是这曲谱是由两位已故前辈处得到,但他们的身份不便公开。」      「其实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少侠能否接受。」      「请说。」      「我想,两位前辈把曲谱托付给你,是想要你替这曲子流传下去。但是要把文化流传,不能单靠一两人之力。要是前辈并非执着於寻找唯一的传人,何不把曲谱复制起来?」      「是说把它抄写吗?」令狐冲说。      「没错。这样,那些人也不能再找你麻烦,因为你的曲谱已经是街知巷闻。而且不论是京城还是江南,才子文人多的是,一个人不懂,多些人一起钻研便是。既然是好曲子,就这样失传就太可惜了。」      「这……」这事是令狐冲想也没想过的。在古中国里,不论是什麽技术工艺都是师徒传下来,即使是其他弟子,没师父同意偷看也是大罪。每家都把自己的绝学收得密密的,像叶礼婷提出把曲谱传开去,是他怎样也没想过的。      令狐冲到底也是心胸豁达之人,想了一会,感到这其实也没错。能把这曲子留传千古,应该是两位前辈的心愿。      「好。我先抄写一份给你。」我回华山後继续抄写传到不同的人手上。      「那就先谢过了。」      虽然令狐冲在文学上修养不高,但单是搬字过纸的抄写方式,他还是应付得来。很快把曲谱抄写完毕後,把副本给叶礼婷。      「谢谢令狐少侠。那我先离去了。」叶礼婷抱拳辞别。      「呃……」令狐冲欲言又止。「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叶礼婷心里一颤,难不成还是被令狐冲认出来。      「不,虽然声音很像,但又怎麽可能?」令狐冲喃喃地说。      「你放心吧。你的那位故人一定生活得很好。每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时机适当时,你们定会见面的。」      叶礼婷回到五仙教的根据地,却发现蓝凤凰铁青着脸,整个五仙教没人敢说一句话。      叶礼婷偷偷走到赵晓婷身旁,问个发生何事。      「要送给圣姑贺寿的礼物碎了。」赵晓婷轻声道。      「碎了?」圣姑自然是任大小姐任盈盈了。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都向教众及归顺他的各大小门派给予三尸脑神丹以防叛变。要是每年不服解药,丹内的三尸虫破茧而出,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而任盈盈感到不忍,都会向东方不败救解药分给属下,所以她的威望在教众中很高而被称为圣姑。虽然不知道蓝凤凰有没有吞下这丹药,但她跟任盈盈好像交情本就非浅,难怪为她的生日大费周章。      「嗯,给圣姑准备的是一支玉笛。是好不容易从大内流出来的。听说声音清脆,而且吹奏起来远至千里外都能听到。但不知怎的现在发现在尾端的部分碎了,其他地方亦有裂痕。」      叶礼婷看看手里的曲谱,看来可以借花敬佛。      「蓝教主,我手上有一份笑傲江湖的曲谱。我也知道这绝比不上你准备的玉笛,但是这曲谱也是珍贵之物。不知道能不能作为寿礼?」      蓝凤凰半信半疑地看着她。「这曲谱有何珍贵之处?」      「这曲谱跟贵教也挺有渊源的。当日日月教的曲洋跟正派的刘正风,因私交之事而遭逼害。其实他们二人只是沉醉於乐韵,并非他人所说的叛教还是什麽勾结。这曲便是他们二人呕心沥血之作,名叫笑傲江湖。」      关於曲洋的事,蓝凤凰是听过的。叶礼婷亦无需为这是向她编个谎话。「你认为这曲谱能当上寿礼?」      「圣姑身份专贵,有什麽东西是她没见过的?只是珍宝易得,真心难求。就如曲洋和刘正风之间的友谊,无关身份地位权力名利,有的就只是一番真诚。」      「好。」随後立即派人把这重新抄写,并已针线绣出封面,很快便从刚才简单的数页纸成了精美的册子。      蓝凤凰心想任盈盈隐居洛阳,为的就是讨厌日月教里的奉承。说不定,最懂得她的人是眼前的叶礼婷。 25   这里是洛阳东城。要不是蓝凤凰带路,叶礼婷绝不能想像在喧闹的洛阳城,穿过几条窄窄的巷子,竟有这麽一片绿竹林。微风吹过,绿竹摇曳,响起清脆的声音,伴随着丁冬的琴声,令人心旷神怡。      「好一个隐居之地。」叶礼婷叹道。      这天她到来,自是知道见的便是绿竹翁和任盈盈。话说当日蓝凤凰带着曲谱来见任盈盈,任盈盈心里欢喜得很,知道蓝凤凰有心,却未必懂得这般风雅之事,听到曲谱的由来,想要会一会这位有心人。      蓝凤凰在竹林外便先跟绿竹翁打个招呼,绿竹翁从林中走出来,看到叶礼婷,和蔼可亲地微笑道:「原来是叶公子,还真有缘。」      「前辈好。」叶礼婷躬身行礼。      「身体有好了点吗?」      叶礼婷听到绿竹翁对她的关怀,想起只是萍水相逢,实在感动。「我最近都没运功,一切安好。」      「嗯。」绿竹翁显然对叶礼婷的状况不大放心。「对了,今天你们是要来见姑姑吧。等一等。」      蓝凤凰听过阿纹她们说过得两位前辈打救之事,没想过竟然是绿竹翁和任盈盈,心里对任盈盈的感激又添几分。      绿竹翁先指示二人在大厅中坐下,又沏了一壼绿茶,茶香扑鼻,喝下去清甜,咽後有甘香残留,叶礼婷想什麽隐士高人也就是要有这般气派。既然蓝凤凰在场,又是任盈盈请叶礼婷来,也就不必再故弄玄虚,没有像在原着中见令狐冲时隔着布廉隐藏面目。      叶礼婷在见任盈盈前,曾有无数幻想,到底是有如女王般的气势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