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锁的棺材 分节阅读 35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底毁灭罪证。   正因为对方“恶迹累累”,山名脑子里的想象顿时凝固了。   ——要是佐佐木真的被他们烧掉了,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他没有人可商量,而且这也不是一件可以和别人商量的事。   ——太可怕了,这哪是人干的事!   怒火腾地燃了起来,但随即又马上冷却了。敌人找到了佐佐木,这不意味着也知道了山名的存在?   正如他一直担心的,他们一定是通过布丽奇特找到佐佐木的。佐佐木也许在枕头边和布丽奇特谈起过山名。不,更可怕的是佐佐木在被杀前有可能供出山名来。   ——我要是不采取措施,也会落得个和佐佐木一样的下场。   山名甚至感到自己马上要被扔进烈火熊熊的焚烧炉中去了。   ——不管怎么得把佐佐木被烧的事告诉警察。山名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甚至没有想一想和警察联系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便抓起了电话。   3   山名关于江东区胶合板厂焚烧炉中发现的人骨的通报使得警察方面不知所措了,因为骨片业已确定是旅馆劫持以来下落不明的西特尼·比尔布罗的。   “佐佐木信吾?皇家饭店从业员,年龄多大?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对方回答是二十三岁的,接到通报的探警立刻明白这是个假通报,因为骨片的主人已鉴定出是三十五——四十岁的男性。   “您的住址、姓名?”通报者见问到这个问题马上把电话挂断了。   “这个电话是怎么回事?”探警大惑不解。   “怎么回事?”同事们问道。探警把刚才的电话内容说了。   “我看是虚报。”   “最近老是有人寻开心,真伤脑筋。”   探警们马上把刚才那个电话忘到脑后去了,焚烧炉里烧人,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奇闻,充满着使人脊梁发冷的残忍性。正因为这个轰动社会的事件,象刚才那样寻开心的人也多。   当然,其中也有很多失踪者的亲属,听到这个消息后担心出事的正是自己失踪的亲人才打电话来讯问的,但这些人肯定会报出自己的身份。凡不肯通报自己的姓名的,基本上都是恶作剧。   “不,也许不是恶作剧也说不定。”在一旁听到几句探警们交谈的片言只语的搜查系长说。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他身上去了。   “不是说骨片的主人肯定是比尔布罗吗?”   “再说年龄也鉴定有三十五——四十岁。”   系长微笑地听着部下的反驳说:“也许和骨片无关,但听说是皇家饭店的从业员,我总有些放心不下。”   “……”   “因为比尔布罗是在皇家饭店发生旅馆劫持事件的慌乱中失踪的,刚才那个电话不是说有个皇家饭店的从业员失踪了吗?难道这是偶然的一致?”   “要不要去查查看?”   头脑灵敏的部下从系长的话中受到了启发,突然嗅到了火药味儿。   “对,如果说那个叫佐佐木的平安无事,那就说明刚才那个电话是跟我们捣蛋;如果真的失踪了,那就说不定和事件有牵连。”系长把视线投向空间。   4   久高得知警察开始搜寻佐佐木的下落的消息后大大地吃了一惊。他一直不知道佐佐木失踪的事。想来想去,唯一可能绑架佐佐木的只有古谷。   ——可是为什么古谷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个就把佐佐木弄走了?   他发现一直和自己紧密协作的古谷突然甩开他单独行动起来了,心里不免有些发慌。   久高立即打电话找到古谷。   “什么!警察出动了?”看来古谷也是吃惊非小。从古谷的反应中久高察觉到他和佐佐木的失踪不无关系。   “你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对佐佐木下手了?该不会要了他的命吧?”   久高最怕的就是这一点。古谷是个身份不明的人物,因为他们要对付的正好是同一人物他才和他携起手来的,他始终觉得他们的同盟是假的,无非是互相利用而已。因为他们毕竟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如果古谷以他所栖息着的黑暗世界的尺度轻易地把佐佐木干掉了,到时候又要自己负共同的责任那怎么受得了。归根结底久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目的才和古谷结成同盟的,当他意识到这种自我保护的手段很可能反而要危及自身了,便禁不住惊慌失措起来。   “先不谈这个吧,警察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古谷好象对这个问题很是放心不下。   “老兄,莫非你已经把佐佐木干掉了?简直是胡来!到时候可别牵到我头上来,这事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久高战战兢兢地说。   “怕什么,请象个经理的样子,拿出点气魄来。我怎么会这样轻易地杀人。”   “这么说你没把他杀了?你把他关到挪儿去了?”   “目前应该关心的是,是谁去报告警察的。没有人通报,警察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行动起来的。”   “我看八成是前川明义。”   “不会是前川明义干的,因为他有把柄被我们抓着。”   “也许他还不知道我们抓住了把抦呢?”   “就算是这样,他心里怀着鬼胎,也极不愿意有警察介入。如果他少不了佐佐木,也只会凭自己的力量搜寻。”   “你是什么时候‘诱拐’佐佐木的?”   “几天以前。我把他弄到某个地方精心地‘保护’起来了。因此即使是有人提出搜索请求的,警察的行动也太快了些。最近蒸发者很多,一两个饭店侍者失踪警察是不会出马的。”   “你是说他们在佐佐木失踪上嗅到了什么事件?”   “我看多半是这样。情况不妙啊。”   “赶紧‘释放’佐佐木!”   “这我办不到,因为这小子可能掌握着我的致命伤。”   “警察正四处在搜寻他啊!”   “用不着这么害怕,他们怎么也找不到我头上来。”   “你刚才不是说情况不妙吗?”   “我的意思是目前已不能轻易把他放掉了。”   “不放他?那岂不越发要被人怀疑了?”   “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把佐佐木放了,他肯定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要这样就不好办了,有些事说出去对您也不方便呀。”   “我可没有参与这次诱拐。”   “事到如今您还说这样的话?我们两个是一条线拴两只蚂蚱,跑不了我也就蹦不了你。假设我把佐佐木放了,他要是把您和总经理夫人的风流勾当给捅了出去您打算怎么办?”   “佐佐木未必就是那个恐吓犯。”   “您的风流艳事我也知道。如果佐佐木不是那个恐吓者,我要是有兴趣完全可以对您进行比他们要猛烈得多的恐吓。”   “你!你——”   久高感到这个“危险的同盟者”终于撕下了假面具。   “您露要的是沉住气,就当什么也不知道,这关系着您个人的安危。”   “佐佐木就是你在追寻着的那个人吗?”   “估计没错。因为他还没有把事情讲清楚,我把他关起来了。”   “如果确定他就是你追寻着的那个人,你打算把他怎么?”   “这得到时候再看。”久高感到古谷似乎对着电话微微笑了笑。   “老兄,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呀,我只是想知道恐吓者的身份,别的可没指望你去干。”   “放心好了。你我之间是完全隔绝的,只要您自己不惊慌失措地干出什么蠢事来,那就绝对出不了事。从现在起我们暂时中断联系吧,这个联络地点我马上就要撤离了,必要的时候我会找您联系的。”   古谷切断了电话。久高知道完全被他甩到一边了。刚才他说过他和久高之间是“完全隔绝的”,不过这是个以古谷为中心的想法。万一警察找到久高头上古谷还是置身于安全圈之中的。   他告诉久高的只是青山天城一个联络场所。这个地方一作废,久高除了知道古谷和某个“暴力团组织”有联系以外,对他一无所知,而古谷却随时能和久高联络。这种所谓的“切断关系”只是保障古谷的安全的单方切断。除非发现了佐佐木的行踪,不然警察是不会先找到古谷头上去的。   这时久高忽然觉得刚才和古谷通话的时候好象忘了说一件什么重要的事了。   “我忘了说什么呢?”   古谷说他将撤离联络场所,这恐怕是由于他意识到再和久高保持联系有危险了吧?这就是说,久高已经面临危险了。动物具有察知危险的敏感的本能,莫非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古谷也具有这种动物性本能?   如果古谷就此和久高断了来往,可以认为他们之间的同盟实际上已经瓦解了。   警察开始搜寻佐佐木的下落,此事固然有点令人不安,不过这也许不可能直接危及到久高的安全,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久高和佐佐木之间的关系。别的不说,就连佐佐木究竟是不是恐吓者也还没有确实下来。久高无非是从明义手下的水岛和佐佐木的接触发现有佐佐木这么个人物的。   尽管如此,古谷却为了保全自己匆匆和久高切断联络。这是为什么?   ——难道我已经落入那样危险的境地了?   久高觉得古谷刚才那番话显然是在向他暗示危险已经迫近了。这本是个应该掘根刨底问问清楚的重要问题,却被古谷巧妙地拿话支开了。   久商拼命反刍和古谷的通话内容。对了!古谷对警察为什么这么快就得知消息很感奇怪,说若不是有人通报警察是不会那么快动手的,对这个通报者是谁很是放心不下。   久高提出可能是明义,他马上否定了。那么水岛或者布丽奇特?他们是明义手下的,不可能违背主子的意思擅自通报,那么,究竟是谁通报的呢?   想到这里,久高不由得大吃一惊——自己只顾打听佐佐木的安危下落,却忘了去追查谁是通报者了。应该先查清这个通报者。   如果明义、水岛、布丽奇特都不是通报者,那么这个通报者很可能是佐佐木的同伙。正因为是恐吓的同伙,才能最早发现佐佐木的失踪。   佐佐木有同伙!   ——对了,古谷之所以这么快选定了退身之路,是因为敏感地察觉到了佐佐木的同伙的存在,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恐吓者不是复数。既然是恐吓的同犯,对于佐佐木的失踪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于是这个同伙便向警察报告了佐佐木失踪的消息。通报是可以匿名的。   ——完了!   久高由于绝望,感到一阵头昏目眩。首先找到佐佐木所在部门调查的警察,说不定已把追踪的矛头指着久高一步一步逼近过来了。   ——古谷这畜牲,嘴巴上说和我是一条线上拴着的两只蚂蚱,可一察觉到危险便自顾自溜得无影无踪了!   久高在绝望的深渊中呻吟着。虽说是出于一时的互相利用,他本不该和古谷这样的人来往的。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如果古谷把佐佐木杀了,久高很可能会被拉到同犯席上去。而且古谷还暗示他自己也可能成为久高新的恐吓者。警察正在一步步逼近,而同盟者又在背后给了他一剑,久高进退两难不知所措了。   5   另一方面,前川明义对于警察的出动也是忧心忡忡。水岛告诉他佐佐木失踪的消息时也并没有把这件事往心里放,直到警察介入,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佐佐木如果真的下落不明,会不会是被人绑架了?”明义问水岛。   “我看八成是这么回事。因为考虑到有这个可能,在发现他失踪的同时我就向您报告了。”   “你说是谁绑架他的?”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能是久高。”   “他会干出这么野蛮的事情来?”   “确实,我也觉得久高干这样的事似乎有些过于野蛮,可佐佐木掌握着他的致命弱点。如果知道恐吓者就是佐佐木,为了堵住他的嘴久高恐怕也是会不择手段的。”   “我们也拿握着久高的弱点,他光在佐佐木一个人身上做文章有什么用?”   “如果久高还不知道我们和佐佐木的接触,他当然是会首先找佐佐木下手的。目前最可疑的只有久高。”   “久高是怎么发现佐佐木的存在的?”   “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他手下也有一个和我一样去干这一行的人。”   “就算是这样把,是谁向警察通报佐佐木的失踪的呢?是久高?”   “久高不可能去通报,因为佐佐木失踪第一个受怀疑的就是久高。”   “莫非是你干的?”明义察颜辨色地看了看水岛的脸。水岛虽说是他的“私兵”,可这副表情说明他还没有十分相信他。   “我怎么会自作主张地这样干?”   “那究竟是谁通报的呢?”   “会不会是布丽奇特?对于佐佐木的失踪好按理是会担心的。”   “不是布丽奇特。她最讨厌和警察打交道,再说没有我的指示她也不会去通报。”   “那又是谁?”   “我也心中无数。”   他们也对谁是通报者颇为关心,可没有一丝线索。   “我看会不会佐佐木还另有同伙?”结果,水岛作出了和久高相同的推测。   “佐佐木有同伙?布丽奇特可从来没有提起过。”   “也许佐佐木连布丽奇特也瞒着,再说她连佐佐木的名字也一直到以后才漏出来。即使她知道佐佐木另有同伙也不会轻易告诉您。”   明义尽管是个情场老将,对于布丽奇特是在他干得最忘情的时候漏出佐佐木的名字来的事情毕竟也觉得难于启齿,只告诉水岛是他好容易让布丽奇特交代出来的。   “如果佐佐木另有同伙,久高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吧。”   “这个推测太高明了。如果佐佐木有同伙,堵了佐佐木一个人的嘴也没有什么意思。”   “堵嘴?他们该不会杀人灭口吧?”明义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这个嘛,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明义见水岛言语吞吐,马上追问道:“你好象在担心什么?”   “如果敌人就是久高一人,我认为他是绝对不会杀害佐佐木的,而只可能收买他,为了保住他区区饭店经理的位置,他是不会去冒这样的险的。”   “区区饭店,这话过份了吧。对于我来说除了皇家饭店就无处安身立命了。”   “不,我不是在说您,我这是在推测久高的心理。可是这么一想久高又似乎没有绑架佐佐木的必要。”   “你刚才不是还说久高最可疑吗?”   “是的,我说过这话。因为目前除了久高我想不出其他还有什么人可能这样做的了。可如果是收买,那也没有绑架的必要呀。”   “如果佐佐木不接受他的收买呢?”   “即使如此,我也觉得绑架对于久高来说也似乎太野蛮了一点。刚才您问我‘久高会干出这样野蛮的事?’我听了也突然对此怀疑了。要绑架一个大男人,一个人是办不到的。而是绑架以后还得有个监禁的场所,还得派人看守。这对于久高来说似乎太大动干戈了。”   “他手下有一班专门人马?”   “问题就在这一点上。我一直担心的……”   “担心什么?”   “我感到敌人似乎不是受久高个人的指挥行动的。”   “不是久高那又是谁在指挥?”   “不知道。我越来越感到无论是上次跟踪布丽奇待还是这次佐佐木的失踪,有一个相当庞大的组织在活动。久高也可能是其中一员。”   “这么说久高是个被黑幕操纵着的傀儡?”   “我是这样想的。”   “喂,你可不要信口胡说啊,你说,久高是在受谁的操纵?”   “目前还不知道,这只是我的直感。说不定久高和佐佐木的失踪毫无关系。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佐佐木的失踪就越发令人担忧了。佐佐木究竟是为什么原因失踪的呢?”   “我看还是我上次的想法正确,这小子准是钻到哪个女人那儿去了,要知道他失踪了还没几天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警察是不会出动的。”   “这么说佐佐木是被和久高无关的另一只手弄走的?”   “可能性很大。”   “那又是谁干的?”   “关于这一点我倒有点线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