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锁的棺材 分节阅读 57
首 页 书 页 下 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D-  系长大吃一惊。他们原是作为参考人找山名了解底片的情况来的,不料撞着了意外的“电梯劫持”,知道逃亡海外的榊原省吾也在里面。最后通过紧急通话装置,政财界勾结犯罪的真相也暴露在他们眼前了。   系长直接请求警视厅增援。因为事关重大,警方封锁了消息,把被占领的电梯重重包围了起来。榊原不知道电梯里的声音点滴不漏地全通到了外面,这为警察创造了极其优越的条件。   必须在榊原察觉以前把人抢出来。里面还有个三岁小男孩,时间一长孩子可能受不了。电梯里有充分的空气,虽然并无窒息的危险,可因为孩子太小,承受不了闭塞间监禁的重压。   “请你们快点把孩子救出来吧!”负责看管孩子的保育员急得快发疯了,可是为了孩子的安全,不能突然动手。   警察方面的意见有二:一是从天花板逬去强行救出;二是接受罪犯的要求,检修完了以后把电梯开下去。第一个方案因为没有接受罪犯的要求,可能危及人质生命安全。第二方案太花时间。如果马上启动电梯,万一由于刚才地震平衡锤脱了轨,或者吊缆缠结,那就会造成重大事故。   可是检修再快也得两个小时。电梯里的气氛眼看着越来越紧张。   “不能等那么长时间!”   “可是强攻危险太大。”   两种方案都有危险性。意见对立中,时间白白地流逝着。   电梯里,孩子因为肚子饿又哭了起来。榊原越来越感到烦躁。他已陷入了彻底的困境。受传讯前他逃往海外,如今为了调查部下的交通事故真相伪造身份回国,不料被地震所袭困在电梯里。周围已被警察重重包围。   要是不知道外面有警察,也许他早就痛痛快快地出来了。而且警察已把他们是来找山名的事告诉了榊原。尽管警察当时还不知道榊原也在里面,可榊原却对警察准确地知道长良冈和山名在同一电梯里大为吃惊。   榊原知道,一旦落入警察之手他就逃不掉了。如果电梯能降到地面层,距他停车的地方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也许是他想到了从上层挟着人质顺楼梯下来的难度才提出这个要求的。   可是即使接受罪犯的要求把电梯降下去,他也不可能解放那孩子,他无疑是打算挟着孩子上车逃走的。   这样一来危险反而更大了。一个刑事提出了一条折衷的意见:“现在孩子在山名身边。所以我们不妨装作接受榊原的要求把电梯稍稍往下开一点,开到下一层,然后一口气冲进去救人。”   很多人都赞同这个折衷方案。这样的话卡在四十八楼和四十七楼之间的电梯的移动距离仅只“半楼”,动这么点距离危险不大。这和从头顶上方攻入不同,因为是从电梯门攻进去的,敌人不易察觉,而且也便于速故速决,人质的危险也相应得到减少。   警方立即向店方提出了协助要求。上面有人喊话了。喊话的是饭店的技术员。为了不刺激榊原,警察好象都退下了。   “紧急检修结束了,电梯可以缓缓移动了。因为中途有突然停车的可能,请紧紧抓住壁上的扶手。”   话音刚落,电梯马上缓缓下降了。榊原来不及怀疑为什么检修突然结束了。   “小弟弟,抓住我,抓住啊。”   山名用被捆着的手搭住孩子的肩膀把他拉了过来。电梯好象摇摇晃晃地下降了,指示器在移动着。电梯微微一震,突然停住了。   “我怕!”孩子抱住了山名。   “不怕,不怕。”   就在山名安慰孩子的当儿,电梯门迅速打开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人一涌而入。榊原来不及抵抗便被他们扭住了。   “请扣下这个人带着的收录机和照相底片。”山名迫不及待地喊道。长良冈虽被救出,脸色更苍白了。 孤独   1   事件可怕的全貌通过山名的嘴被描绘了出来。起初长良冈和榊原还矢口否认,但是底片和录音录下的长良冈的电话是不可推翻的铁证。   在抓获这两件物证以前他们在电梯里的交谈内容也成了他们犯罪的有力证据。榊原以违反出入境管理令,护照法和监禁罪现行犯的名义当场逮捕。长良冈没有被当场铐押,算是看在他的社会地位的份上给他一点面子。   确定蒙勃朗的持有者是榊原后,首先就细川清惠被杀一案对他进行了审讯。   榊原基本上没有抵抗。他好象从被捕的时候起就放弃了抵抗的姿势。   他首先承认了杀害细川清惠的事实。据他的自供,事情是这样的:   他们作为杀害深谷克己的道具使用了细川清惠。这是长良冈指示的。收拾了深谷以后,他又杀害了细川清惠和水岛让,这也是杀害深谷的后遗症。他逃往海外的主要原因不是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查,而是害怕长良冈对他杀人灭口。   “想伪装成交通事故杀害船坂的是长良冈。”榊原肯定地说。   “船坂已经死了。”   搜查员告诉他这个消息。铁石心肠的榊原居然也露出了悲痛的表情:“他终于还是死了吗?”   “是因为伤势恶化死的。当时你正好被关在电梯里。”   “是长良冈杀害他的。”   “没有证据呀。”   “船坂和我一样,对长良冈的老底也知道得太多了。”   “对于长良冈的老底能不能跟我们详细谈谈?如果船坂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是长良冈杀害的,那下一个就是你了。”   榊原在警察的诱导下把自己所知道的统统倒了出来。船坂适得其时的死(对警察来说)似乎彻底打开了榊原嘴上的关闭。   根据榊原的自供,长良冈公造也罪责难逃了。   长良冈自供了。由此,这一连串的凶杀事件的动机完全清楚了。   根据长良冈的自供,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A国政府向和政府有密切关系的尼尔森公司订购了大量该公司发明的喷汽式高级练习机MST11A。   人们认为这是政府在为A国下一期主力战斗机的选定作准备。可是在这个投标百分之九十要投在尼尔森公司头上的时候,这种下一代主力战斗机呼声最高的尼尔森公司的新锐机居然在一次航空表演飞行中频频出事,把尼尔森公司一下子扔进了绝境。而尼尔森公司的竞争对手斯坦勒布拉克公司所开发的机种却因之一跃而上。   这样一来,已订购的MST11A只好退货。主力战斗机的练习机必须是同一家公司制造的。   可是尼尔森公司基本上已经完成这批飞机的制造。虽说是练习机,每架的价格也要二亿元(日元)。也就是说有二百架这样的飞机搁浅了。   根本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故的政府有关人员,因为看到新机种的选择肯定落在尼尔森公司,便不加思索地办了订购手续。   如此巨额的税金报废,自然引起了议会的争论。在野党激烈攻击说“还没有看到新机种的正式决定就向尼尔森公司订购大量的练习机,是政府和尼尔森公司之间存在不光明正大关系的具体表现”。弹劾“尼尔森公司为了把新机种选定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向政府要员和国防航空武官行贿现金一亿元(桉日元算)以上。”   为了这件事A国政府面临崩溃的危机。作为A国政府当然是要想办法有效处理这批搁浅的喷汽式练习机,以逃避在野党的攻击。   这时候,新机种选定问题的中心人物勃鲁逊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日本在新防卫力量增强计划中已内定向尼尔森公司订购下一代主力战斗机,如果把这批挂空了的MST11A处理给日本,就可以躲过在野党的矛头。   于是勃鲁逊通过老朋友长良冈在日本政府和防卫厅里做工作。对于日本来说,能够买下这批A国不用的处理品也正求之不得。这笔买卖如果谈成,长良冈将得到一笔巨额的酬金。   可是,日本方面不能公开购买A国报废了的练习机,由长良冈搭线,日A两国的谈判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着。   可是在这个当儿上出了件意外的事故。长良冈知道勃鲁逊好女色,向他提供了一个女人陪他共度长夜,不料勃鲁逊竟失手把女的弄死了。   长良冈和政府中的有关人物知道这件事以后慌了神,觉得事情实在太棘手,如果公开出去,已经谈到这一步的练习机买卖势必得吹。而且这还不是吹了一笔买卖的问题。   首先,勃鲁逊的政治生命也得告终。现役政府要员在带着秘密使命对他国进行非正式访问时杀死了访问国提供的妓女,此事不可救药。   而且,通过区区一个商社的介绍想偷偷地把A国报废的练习机卖出去,政府也得为之受劾。长良冈公造非但得因此失去一笔莫大的利益,而且他和政府勾结的行径也将大白于天下。为讨好外国人而向对方提供日本女性的天知行为和责任也将受到严厉的追及。如果抄抄他的老底,还得伤了一大批政府要员。   于是长良冈决定在暗中把事件隐没。为了伪造死后经过时间,他在注意不让尸体出现淤血的前提下把尸体放进大型冷库“保存”了几天,于四月八日夜里扔在熊谷市郊。   这些事情都是他让榊原去干的。可是深谷克己嗅出了这件已被埋葬在黑暗中的事情。深谷为了作为恐吓的资本没有把材料甩出去。   这时候便出现了使用细川清惠杀害深谷的事件。在这个事件的调查中,长良冈是做了手脚的。长良冈指示的范围到此为止了。   清惠是榊原的情妇。五月三凌十一日凌晨一时半左右,清惠和榊原为男女情事吵了起来。争吵中清惠发疯似地喊着要死给他看,真的从窗口跳了下去。榊原想抱住她,结果没来得及。争吵中清惠抓走了榊原胸前的蒙勃朗金笔。榊原到清惠跳下去以后才发现这件事。   那支蒙勃朗的笔痕有明显的特征,有可能被人根据这个特征找到它的主人。榊原对山名和佐佐木的追踪就是由此开始的。   清惠的死招来了水岛这个新的恐吓者。水岛的恐吓相当厉害,弄得不好会把整个事件都暴露出来。这时候榊原就制造了抹杀水岛的钢材事件。这件事主要是船坂办的。因为找不到其他可以伪装事故的场所,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使用的长浜机械施工现场。长浜机械和事件没有直接关系。   最初是想伪装成交通事故的,因为有可能从车子和尸体状况被人看破,所以使用了钢材。   根据长良冈和榊原的供述,此案要波及政界要人是势所必然的了。调查水岛让钢材事件所害一面节节推进,一面又为事件的牵涉之广背景之大瞠目结舌。   担任中条希世子一案的熊谷署搜查本部和担任细川清惠的过失致死(据榊原所述)以及水岛让伪装凶杀案的所辖署正式配合进行物证搜查。   东京地区检察厅特别搜查部接报后也行动起来了。新年伊始,政界的大人物们一个个受到地区检察厅的传讯。虽然还只是任意出庭阶段,但受到传讯的大人物们已惶惶不可终日了。他们慌忙去找那些曾经干过检察官,目前改行当律师的“退职检察官”。这些人在检察厅里都很有路子,最高检察官是他们昔日的同事,而眼下的第一线人物又都是他们当年的部下。   他们利用这些关系为自己的“主顾”各显神通,大放杂音。可是特别搜查部在享有“独立官厅”别名的检察厅中也算是硬骨汉集中的部门。   与警察易受来自政、财界的压力相反,不受任何权力制压的检察厅中尤其对不正深恶痛疾的特别搜查部行动起来了。负责审理的都是些刚从刑事部、公安部选拔出来的血性青年。   要想暗暗地隐没这个事件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勃鲁逊的问题最难处理。他杀害中条希世子的事实已由照片和长良冈、榊原的供述明确地证实了。   可是要判断日本的刑法能否效及勃鲁逊却是个极大的难题。根据国际法上的关系,受信任的外国使节是不接受日本刑法的适用的。   但是,勃鲁逊能不能称“外国使节”?他是受永进商事的邀请非正式访日的。从这一点讲勃鲁逊不属刑法效力例外人员。   问题是永进商事只是个傀儡,真正的东道主尚在背后。而且如果逮捕勃鲁逊,对不管从哪一方面看都处在A国大伞下的日本实在太尴尬。作为政府,自然是希望设法使勃鲁逊的事不了了之。   不管主观想望如何,既然事件已公开到这个程度了自然不能单单放过一个勃鲁逊。警察部门决定根据和A国缔结的“罪犯引渡条约”要求引渡勃鲁逊。至于A国对之采取什么态度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事件波及了A国政界。一国的现任国务长官在他国犯了杀人罪被要求引渡,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A国政府为之失色了。这一事件不仅给日本政界,给A国政界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使两国的政府陷入了困境。   2   由山名点燃导火线的日A跨国凶杀事件和报废练习机不正处理事件的烈火越烧越旺,事件甚至波及了A国政界,山名所放的火在他的手已够不到的高处势不可挡地燃烧着。   与此同时,前川明义回皇家饭店来了。他没能回到原先的位子上,暂时只弄了个“顾问”当当,但这可以看作是他完全恢复的准备。   父亲礼次郎的怒火并未完全平息,但他总不能永远让总经理和经理两只位子空着。   明义虽因“欺诈收礼”嫌疑受过警察的传讯,但此事证据不足,而且最可疑的水岛已经死了。警察方面虽然对此事尚有怀疑,但也不再追下去。   前川礼次郎凭一时之怒把明义从总经理的位子上拉了下来,可最近他越来越感到自己身心衰竭,力不从心。他想趁自己多少还有点精力的时候把事业交给儿子,恐固“王国”的基础。   明义在“复职”的同时和容子正式离婚了。明义倒还是希望妻子回来的,可容子不干。   三月初,山名来到了羽田机场。佐佐木决定随布丽奇特一起去美国,他是为他们来送行的。他们已经正式结婚了,这次是去美国看望布丽奇特的母亲。明义夫妇的离婚和佐佐木、布丽奇特的结婚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这实在是一个讽刺。   佐佐木说他准备在美国找个工作永远住在那里。“我迟早会取得美国市民权的”充满着这一自信的佐佐木神情特别开朗。   播音员通知他们搭乘的飞机已开始登机了。   “你看,那不是久高吗?”   佐佐木指着一面和送行者告别一面朝出境管理事务所走去的人群中的一个人说。山名朝那面一看,只见久高和容子并肩而行的背影一闪就不见了。   “说不定他们和你们乘的是同一架飞机。听说久高要到美国的一家日本饭店任经理了。”   他们在久高那里敲榨过三十万元钱。久高被宣布无罪,他们的恐吓就成了“完全犯罪”了。   “你也到久高那家店里去干怎么样?”山名揶榆地说。   “嗯,这也不赖嘛。”佐佐木笑笑说。播音员催他们登机了。   “佐佐木,你该上飞机了。”   “好吧。我也许不会再回日本了,你多保重。”   “再见。”   “Good-bye!”   佐佐木和布丽奇特互相依偎着踏着红色的地毯走远了。一进出境处理事务所可以说是已在外国了。送行的人只能隔着密封的玻璃在侯机室外面跟他们见面。   山名没有到那边去。不管送到哪里总还是免不了要分别的。送行的和被送的心中也并无多大的感伤。   山名离开机场大楼的时候,一架喷汽式客机窜上了早春午后的晴空。不知道是不是佐佐木他们乘的那架。山名的心头涌起了一阵被遗弃者的寂寞感。   ——佐佐木、布丽奇特、久高,他们都走了,永远地走了。   进皇家饭店已经两年过去了。在这两年中,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自己充当点火人的日A两国跨国凶杀和贪污已大白于天下,可是自己又因此有什么变化呢?没有,什么也没有。   明天就是今天的延续,等待着他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今天不也是昨天的延续吗?   “……是,明白了。您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旅客就是上帝。”   “Yes ,sir,I at y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